言情阁 > 重生之侯门嫡妻 > 第八十七章 找上门来

第八十七章 找上门来

一秒记住【笔♂趣÷乐 www.texmedinfo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“我不会的,我不会的。”陆灵雨不让自己流露出愤恨的表情,哀求道,“只要你放了我,我保证,以后我见了你就绕道走。我还会在我大哥和母亲面前替你说好话,你一定能嫁给我大哥,我会对你很尊敬……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什么?”苏叶冷声喝道,“我家姑娘是什么身份,怎么会看上你大哥?”

    陆灵雨才不相信,但这个时候她只能顺着沈妤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对,是我们陆家人配不上郡主,求求你放了我罢……”

    沈妤摇摇头,纤细的手指指着紧闭的大门,还可以看到门外有人影晃动。

    “若是我事先没有准备,你想让他们对我做什么?陆灵雨,你对我从未有片刻心软,凭什么要求我对你留情?”

    见沈妤的确没有放过她的意思,陆灵雨再也维持不了楚楚可怜的表情。她一边挣扎一边破口大骂道:“沈妤,你这贱人,你快点放了我,否则我们陆家一定不会放过你的,太后也不会原谅你!”

    沈妤俯身,声音温柔道:“这才是真正的你,方才你装作认错的模样,可真是让人恶心。”

    陆灵雨尖声道:“沈妤,你若现在放了我,我可以对你既往不咎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“否则怎么样呢?”她面容十分美丽,说出的话却是冷酷无情,“你以为你能逃得出去?依我看,你三哥替我准备的那个死人,应该用在你身上。”

    陆灵雨惊惧非常,看沈妤的眼神好像在看一个恶鬼:“沈妤,你敢这么对我,我大哥一定不会原谅你的!”

    沈妤笑道:“放心,你大哥一样跑不掉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要做什么!”

    “你们陆家曾经怎么对我,我也会怎么对你们,这很公平。若是你觉得冤枉,到了阎王爷那里问一问就清楚了,我想你会明白,什么是因果报应。”

    陆灵雨哭出声来:“沈妤,你这贱人。是,我就厌恶你,从小就厌恶你!同样是侯府千金,凭什么你要压我一头,太后明明是陆家的表亲,为什么却宠爱你忽略我?你性格娇蛮任性,却有那么多人捧着你,就因为你那张脸从小会勾引人吗?好不容易借着你喜欢我大哥这件事,我能压你一头,你却不傻了,开始报复我。我意难平,不教训你教训谁?“

    沈妤面色不改:“终于说实话了吗?自私自利,虚伪凉薄,说的就是你们陆家人。”

    虽然沈妤不喜欢沈妗,但就陆夫人为了陆行舟性命悔婚之事而言,完全不顾及女子的脸面,就足以证明陆家人多么自私。

    偏偏对外,他们还要维持着清正仁义的形象,真是道貌岸然。

    思及此,沈妤笑容越发粲然:“你想报复我没有错,可错就错在你没有那个本事。如今你落到我的手上,你该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陆灵雨惊恐万分,哀声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其实,你若想活命,也不是没有办法。”沈妤看着她慢慢道。

    陆灵雨的哭声戛然而止,呆呆地望着沈妤。

    沈妤斜睨了一眼陆行皓,道:“若是你能大义灭亲,我就考虑放了你如何?”

    陆灵雨惊住了,看向陆行皓。

    陆行皓怒视着沈妤,却是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沈妤挑挑眉:“怎么样,我数到三,你做个选择。要么,你们一起死,要么用你三哥的命换你的命,你觉得哪个选择更好?”

    陆灵雨嘴唇颤抖,不敢置信:“你是要我杀了我三哥?”

    沈妤叹了一声:“你是知道的,我只是个柔弱女子,一向胆小,实在是下不去这个手。但是我又不想放过要害我的人,既如此只能由你代劳了。用你三哥的命,换你自己的命,这很划算。”

    她胆小,谁会相信?若是可以,陆灵雨真的想撕开她这张平静的脸!

    可是她现在犹豫,她要不要为了自己活命而杀了陆行皓。

    苏叶面容冷肃:“一,二,三——”

    说着,就抽出腰间软剑,架在了陆灵雨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陆灵雨吓的惊呼一声:“别杀我!”

    “陆姑娘想清楚了?”沈妤眉眼含笑。

    陆灵雨咬牙点头:“我想清楚了,求你放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这就是要用陆行皓的命换自己的命了。

    沈妤看向陆行皓,十分遗憾道:“三公子,你的好妹妹选择自己活命呢。”

    陆行皓恨极了沈妤,但是看向陆灵雨的眼神也充满了失望。

    陆灵雨哭泣道:“三哥,你不要怪我,我也是没有办法。你是多么骄傲的一个人,如今被废了一只手,也不能说话,你活着也是生不如死,我也是为了你好。与其看着你痛苦的活着,不如就将一线生机让给我,你不是一直很疼爱我吗?”

    正是因为陆行皓最宠爱这个妹妹,所以对陆灵雨越失望。原来,他的好妹妹,是这么自私。若她直接杀了自己也就罢了,可她还为自己的自私找借口,说出这番冠冕堂皇的话。

    陆行皓趴在地上,无力而狼狈。他说不出话来,选择权全在陆灵雨手中。

    沈妤微笑道:“三公子果然和陆姑娘兄妹情深,为了救妹妹,甘愿自己去死。”

    陆行皓痛的冷汗直流,连瞪着沈妤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苏叶将手中长剑丢到陆灵雨面前:“陆姑娘,快动手罢。更深露重,我家姑娘还要赶着回去歇息呢。”

    陆灵雨犹豫了一会,在苏叶的注视下俯身拾起那把剑,整个人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苏叶还在催促:“快点!”

    陆灵雨用尽全身力气,用颤抖的双手握住长剑,一步一步走向陆行皓。

    陆行皓摇着头,似乎在乞求陆灵雨不要杀他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三哥。”陆灵雨闭上眼睛,手起刀落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沈妤闭上眼睛,打断道。

    苏叶轻声道:“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里杀人不合适,先将陆行皓带走,关押起来。”沈妤垂下眼睛,眼睫颤动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带走罢。”

    她不得不承认,她心软了,她无法眼睁睁看到一个人死在她面前,也无法看着亲人之间互相残杀。

    她自嘲一笑:“将陆行皓关起来,随便你怎么处置他,只要不让我看见。”

    突然,她心思一动,道:“别让他死了,我觉得留着他还有些用处。”

    苏叶道:“奴婢知道。”

    只听到“哐啷”一声,陆灵雨丢了剑,瘫倒在地。目光望着前面,空洞无神。

    陆行皓目光嘲讽的望着沈妤,好像在说,看罢,你还是心软了,像你这种人,难成大事。

    苏叶指了指陆灵雨:“她怎么办?”

    沈妤淡淡道:“关她几天,时机到了再放回去。”

    苏叶颔首:“那外面的乞丐呢?”

    沈妤心知,这些乞丐是这兄妹俩找来玷污她的,就是为了折磨她,让她身败名裂。

    “赶他们走。”失踪几天再放过去,陆灵雨的闺誉同样要完。

    陆灵雨心头一震,沈妤没打算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吗?

    沈妤看着她,讥笑道:“是不是觉得很意外?”

    陆灵雨怔忪片刻,低下头去。她并不感激沈妤放她一回,她只后悔计划的不周祥,让沈妤反戈一击。

    这时候,沈易重新将陆灵雨的嘴堵上,一掌打晕了她:“郡主,属下先带她走。”

    沈妤颔首:“小心些,不要被人发现。”

    眼看着沈易跳出窗子,苏叶忍不住道:“姑娘,她要对您下手的时候可没有心慈手软。”

    沈妤垂眼,看着地下的影子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您为何要饶她一回?”

    沈妤目光幽深,看着她道:“我的目的和她一样,是让她身败名裂,既然关几天就能做到的事,何必多此一举?苏叶,身为女子,我不能忍受这种报复,我也不能让自己使出这种手段。我可以设计她与人苟且,却唯独不能让一群乞丐……”

    苏叶想了想道:“我虽然不能理解姑娘的想法,但我听从您的命令,既然您要饶她一回,那就这么办罢。”

    等陆家人发现陆灵雨失踪,定会焦急不安,过几日再将陆灵雨放回去,陆家的名声也别想要了。

    沈妤道:“不要在此地逗留了,洹儿等不到我回去,一定会着急。”

    苏叶笑道:“若他们发现姑娘完好无损的回去,一定会大吃一惊的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宁国寺里一片哭天抢地,很快就惊动了寺里的主持和僧人,立刻有许多僧人前来救火。过了许久,火终于被扑灭了,院子里也是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可唯独不见沈妤的影子。

    院子里浓烟滚滚,房屋也倒塌了,沈明洹立刻冲进去,寻找沈妤。

    可是寻到的却是沈妤的焦黑的尸体,一张脸也被毁了,看不到本来的面目。但是看到地上的钗环玉佩,足可以确定这的确是沈妤的尸首。

    没有将沈妤背出去,沈明洹就放声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外面的人听到了,也露出悲戚的神色。姜氏身体发软,差点晕倒,许夫人也是泪流满面,搀扶住她。

    姜氏道:“快,快将妤姐儿和洹哥儿带出来。”

    沈婵泣不成声,甩开沈婉的手,跑了进去。紧接着,丫鬟们也跑进去帮忙。

    沈明洹却是抱着沈妤不撒手,劝了好一会,才将他拽出来,身后还有一具尸体,很明显是女子的尸体。

    几乎可以确定,这就是沈妤。

    沈家姐妹都赶紧过去看,沈婵跪坐在地上,泪如泉涌。

    姜氏擦着眼泪:“好端端的,怎么会走水,我该怎么向母亲交代?”

    众人除了悲伤,还有恐慌。

    沈家主子倒也罢了,他们做下人的很可能难逃一死。沈妤可是太夫人最疼爱的孙女,现在沈妤出了事,太夫人一定会悲愤交加。不能处置沈家夫人和姑娘,还不能拿下人出气吗?

    第一个受到处罚的就是沈妤的丫鬟。

    可是他们找了一圈,并未见到紫菀几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可曾找到她们的尸体?”姜氏问道。

    有人回道:“小的们仔细查找了,没有发现什么尸体。”

    沈妗眼泪汪汪,闻言道:“她们是自幼伺候五妹的,和五妹感情深厚,怎么会寻不见她们呢?”

    沈婳惊讶道:“走水的时候,好像并未看到几人救火,也未看见她们冲进去去救五姐。现在又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,她们不会逃跑了罢?”

    沈娴擦眼泪的手一顿:“怎么会,她们和五妹感情深厚,怎么会丢下五妹不管?”

    “在生死攸关的时刻,主仆情分算得了什么?若是她们进去救人,那么自己的命很有可能搭进去。若是不救,她们也因为护主不力难逃一死,所以她们逃走也情有可原。”沈婳分析道。

    沈妗愤愤道:“这些贪生怕死的奴婢,忘记五妹素日对她们多好了吗?一到关键时候,就跑的无影无踪了。既如此,定要上报官府,将她这等逃奴捉回来严加惩罚。”

    “三妹说得有理,可是咱们该如何向祖母说起?祖母年纪大了,若是得知此事,恐怕会难以承受。”沈娴哀哀戚戚道,“大姐最疼爱五妹,若是她得知了此事,也定然会伤心欲绝。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众人哭声越发大了。其他人家的夫人姑娘得知此事,也忙过来劝慰,替她们出主意。

    其中便有韦家人和陆家人。

    韦夫人倒是真的为沈妤惋惜,真心劝慰姜氏。可陆夫人就不一定了——即便她还不知道这件事是陆灵雨和陆行皓做的。

    哭了一会,姜氏想起来道:“为什么会走水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没有人能回答她。

    就连主持也不能向她保证,会查出走水的缘由。

    沈妗眼含泪水:“有谁会害五妹呢,京城的人家,发生走水的事并不少,也许是伺候的人不小心打翻了烛台也未可知。”

    沈娴也道:“如今最重要的事,是要想一想,该如何将此事禀明给祖母,不让她老人家受到刺激。我看,不若派人将大姐请来罢,大姐一向沉稳持重,也许能想个办法。有她在祖母身边劝说着,说不定祖母就不会太过激动了。”

    沈妘是沈妤嫡亲的姐姐,若是她知道沈妤出事了,只会比太夫人更受打击,怎么还会有心情给她们出主意并安慰太夫人呢?

    沈娴这么说,是想趁机打击沈妘,最好沈妘也跟着出什么事,她好趁虚而入。

    沈妗听出了沈娴的言外之意,她并未再接话,沈娴想要算计沈妘,她可不参与。

    但是她万万没想到,她还没动手,沈妤竟然就死了,真是大快人心,也省了她的力气。

    姜氏略一思索,觉得叫沈妘来很合适,她刚要派人下山送信,就听到一道清泠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过就是睡不着,去别处散散心,二姐就要惊动大姐,这恐怕太小题大做了罢?”

    众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面前那个女子,素衣长发,身姿纤柔,眉眼清艳,正巧笑嫣然的望着她们,不是沈妤又是谁呢?

    而她身边还跟着几个婢女,正是苏叶四人。

    沈妤看着眼前的情形,大吃一惊:“这是怎么了?我不过是一会不在,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?”

    主持双手合十:“阿弥陀佛,施主无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沈婵哭着跑过去,拉着沈妤的袖子上上下下看她:“你没死?”

    沈妤失笑:“你说什么呢,我好端端的在这里,怎么会死呢?”

    “可是那个人是谁?”沈婵抬手一指。

    沈妤疑惑道: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沈婵拉着她走过去,看着地上焦黑的尸体:“就是这个人,她身上还有你的梅花簪子和玉佩呢。”

    沈妤观察了一番,突然笑了:“这可奇了怪了,我怎么不知道我这世上有两个我?”

    沈婵拍了她一下,擦着眼泪:“你还有心情笑,你不知道人家看到这具尸体有多害怕多伤心。”

    沈妤为她擦擦眼泪,轻声道:“好了,别哭了,我不是没事吗?只是我很好奇谁那么好心,给你们留了具我的尸体。”

    苏叶开口道:“很明显,是有人想让所有人以为姑娘葬身火海。”

    沈妤若有所思,轻笑一声:“可是我好端端的站在这里,那人为何会这么做,难不成是开玩笑?”

    “寻常人哪里会用大家的性命开玩笑,这么大的火,明显是有人蓄意纵火。”

    沈婵惊疑道:“难道是有人故意纵火,想掳走五姐,然后将事先准备好的尸体扔进去,造成五姐葬身火海的假象?”

    苏叶冷声道:“还有别的解释吗?”

    沈婵一脸担忧:“幸好五姐出去散心了,否则你就危险了。不,幸好你也及时回来了,万一那个人找到你,他们不是一样会得逞?”

    闻言,所有人都惶惶不安起来,若果真如此,他们在宁国寺岂不是一样有性命之危?

    姜氏和许夫人见沈妤安然无恙,失了贵夫人的端庄,拉着沈妤的手又哭又笑,沈明洹在外面根本挤不进去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沈易悄然回到沈明洹身边,低声道:“公子,事情都办妥了。”

    沈明洹咬牙切齿:“敢谋害我姐姐,活的不耐烦了。先别让他死,好好折磨一番。”

    若是报官,依照陆家的身份,有陆家人和太后从中斡旋,陆行皓没有谋害沈妤成功,很可能不会死。

    “至于陆灵雨,就便宜她了。”

    沈妤虽然知道这件事是查不出来的,但还是要报官,敲山震虎。

    是以她将这个想法对主持说了。

    主持道:“郡主在宁国寺遭人谋害,老衲也深感愧疚,明日一早老衲就让人去报官。”

    沈妤回礼:“如此,就多谢主持了。”

    沈妤平安无事,最失望的莫过于沈妗和沈娴。

    对于她们来说,这是空欢喜一场,而沈娴也失去了打击沈妘的机会。

    姜氏为难道:“这一场大火,烧了整个院子,如今咱们要另找住处了。”

    许夫人道:“依我看,明日就回府罢,今晚找个地方凑合一下就好。”

    姜氏也很是赞同,与主持说了此事,主持自然也想到了,又让人找了一个小院子给她们住。

    就在人要散去的时候,丫鬟绿枝跌跌撞撞的跑过来:“夫人,您快回去看看罢,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,这么冒冒失失。”陆夫人皱眉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……”绿枝搓手顿足,在陆夫人耳边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陆夫人惊耳骇目,僵立在原地:“你说的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绿枝连声道:“的确是真的,夫人快回去看看罢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惊惶失措,被绿枝搀扶着回去,可是不小心踩到了裙摆,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夫人!”绿枝忙扶起她。

    可是陆夫人根本就站不起来,还是韦夫人让身边的婢女帮忙搀扶起她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,怎么陆夫人这个反应?”人群中开始有人议论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怎么了,接连出事,拜个佛都不消停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早知道会出这样的事,今天就不该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有没有看到陆姑娘,她怎么没有跟着陆夫人来?”

    又有人惊呼道:“这不是陆姑娘身边的绿枝吗,看她惊慌的样子,难道真的是陆姑娘出事了?”

    “咦,难道纵火的贼人掳走了陆姑娘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所有人都想到了这一点,很可能是陆灵雨失踪了。

    陆夫人失魂落魄,惊悸难言,也没办法让这些人闭嘴,勉强打起精神一步步走回去。

    很快,就听说长兴侯和陆行舟上山来,然后将陆夫人接回去了。

    第二日,就有流言在京城传开,陆灵雨被人掳走了,和陆灵雨一起失踪的还有陆行皓。

    然后便是有人意图谋害沈妤一事。沈家人将那具尸体送到了京兆尹衙门,要求京兆尹尽快找出幕后主使。

    一时间,京城物议沸腾,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京兆尹更是头疼,沈家和陆家都不是寻常人家,不能拖着不办案。可真让他找幕后主使,他真的找不出来。

    长兴侯府。

    陆夫人从宁国寺回来后就没有歇息,而且不吃不喝。她不言不语,只是躺在床上,看着头顶的帐子发呆。

    长兴侯也是愁眉苦脸,也没心情上朝,只能向皇帝告了假,每日陪着陆夫人。

    “行舟,你说此事该怎么办?”长兴侯在屋子里一圈圈踱步,“你三弟和妹妹怎么会失踪呢?若是贼人要财,这时候应该送消息过来才是。可若是不图财,他们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还有句话他没说出来。若是两人真的找回来,陆行皓活着那是件喜事,可陆灵雨活着回来,喜事也会变成坏事。

    届时无论怎么样,陆灵雨的名声都完了,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陆行舟心中隐隐有个猜想,可是他不敢确定,更不敢在长兴侯面前说,只能尽力劝慰长兴侯几句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的院子,他就吩咐人道:“将姑娘身边的绿枝带过来!”

    绿枝战战兢兢的被带过来,跪在地上,不敢看陆行舟。

    陆行舟给身边小厮使了个眼色,小厮立刻将她的脸抬起来。她觉得下巴一痛,脸色也变得惨白。

    陆行舟厉声道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最好如实说出来,否则,我让你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绿枝吓的魂惊魄惕,哭喊着道:“奴婢说,奴婢说,世子不要杀我。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绿枝被放开了,哭着道:“是姑娘,她气不过宁安郡主给她委屈受,便写了信给三公子,让三公子为她报仇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宁国寺那场大火也是三公子放的?”

    绿枝点点头,泪水顺着她的脸颊和下巴滑落下去。

    “三公子没想杀了宁安郡主,只是想造成她葬身火海的假象,然后,然后……”

    陆行舟冷声道:“然后还有做什么?”

    绿枝猛地磕了一个头:“姑娘和三公子商议,要让宁安郡主受尽折磨,所以三公子找了一些人去……去玷污郡主……”

    只听到一声巨响,陆行舟的拳头重重砸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陆灵雨和陆行皓居然敢这么做?

    绿枝吓了一跳,又接着道:“可是奴婢也不知道为什么宁安郡主会平安无事,也不知道为什么姑娘和三公子会失踪。”

    陆行舟闭上了眼睛,他可以预见,是沈妤提前洞悉了他们的计划,反过来报复他们。

    想来陆灵雨和陆行皓还在她手上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不知道该担心陆灵雨和陆行皓的安危,还是该埋怨他们成事不足败事有余。

    他重生回来,是要挽回沈妤的心,可是偏偏有人从中破坏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沈妤更不会和他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他睁开眼睛,凌厉的目光扫过绿枝,吩咐人道:“将她关押起来,不许她说话,不许她见人!”

    小厮应了,迅速将求饶的绿枝堵上嘴带下去。

    陆行舟沉思许久,起身道:“备马,我要出府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您快去看看。”又有人急匆匆跑进来道。

    陆行舟问:“何事?”

    小厮擦了擦额头汗水,气喘吁吁道:“公子,不知是谁将一个大箱子放到了咱们府门外,好多人都看见了,小的只能将箱子抬进来。”

    陆行舟身形一晃,有种不好的预感:“带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大厅里,长兴侯正围着那个红漆大箱转,那只锁上面,还有殷红的血迹。他可以想到,里面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    “父亲。”

    看到陆行舟进来了,长兴侯眉头深锁道:“行舟,你快看看这个箱子。”

    陆行舟一眼就看到了锁上的鲜血,他一颗心似乎浸泡在冷水里冻僵了。

    良久才开口道:“打开罢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要打开吗?”长兴侯犹豫道,“万一里面有什么伤人的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陆行舟摇摇头:“无碍,打开就是。”

    长兴侯叹息一声,吩咐小厮进来将锁砸开。

    只听到一声声刺耳的响声,一只锁跌落地上。

    小厮见两人没有开口阻止,抬手打开箱子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发出一声尖叫往后躲去,捂着一只眼,指着箱子道:“太可怕了,太可怕了,里面……里面……”

    陆行舟推开他,往里面探去。

    当看见里面的东西时,他也悚然一惊。

    这里面赫然是一只手,一只血淋淋的手。他清楚的看到,这只手的大拇指上,还有一枚碧玉扳指!

    这是陆行皓的手!

    陆行舟还能勉强保持镇定,长兴侯却已经是浑身冷汗,跌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他惊怒交加:“这是谁做的,说敢这样做?!”

    陆行舟不敢相信,难道这真是沈妤做的?

    即便他知道是陆行皓有错在先,沈妤只是反击,但是他还是不能接受他喜欢的人对他的亲人做出这样残忍之事。

    他只觉得身上寒意更甚,想要将这只断手上的扳指摘下来。

    这时,他目光一凝,他看见这只手下面露出了信封的一角。

    犹豫了一下,他将染了血的信封抽出来,又打开来看。

    长兴侯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陆行舟惊到说不出话来,里面写着陆灵雨和陆行皓被抓到的经过,还说了陆灵雨用陆行皓的命换自己命,以及在陆行皓身上施加的刑罚。

    他可以想象得到,写这封信的人对陆家的鄙夷和嘲讽,竭尽全力的激怒陆家人。

    长兴侯见他不说话,将信夺过去看。他勃然大怒,将这封信撕得粉碎。

    “欺人太甚,欺人太甚!背后之人心思歹毒可见一斑,我们陆家和他什么仇什么怨,他要用这么残忍的法子对付我们?行舟,不能让你三弟和妹妹在那些人手中受苦,我们必须想办法救他们出来。”

    陆行舟死死握住颤抖的手:“只怕背后之人不愿意放人。”

    而且,他最担心的是陆行皓和陆灵雨还活没活着。

    “那就和他们讲条件,只要能放行皓和灵雨回来。”

    陆行舟叹道:“可是咱们根本不知道如何联系背后那人。”

    难道要陆家人直接上门去沈家要人?要知道沈妤现在也是受害者,所有人都不会怀疑此事是她做的。若是去沈家闹事,只怕会被人打出来。

    长兴侯一下子变得颓唐:“那么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*

    陆行舟终究还是到了沈家,求见宁安郡主。

    京城人人皆知,沈妤惊吓过度,生病了。陆行舟这时候上门求见,自然会被拒之门外。

    第三次门房去通报的时候,紫菀亲自过来,道:“陆世子,您就回去罢。我家姑娘受惊生病,无法见客。再者,男女有别,您和姑娘也不宜见面。”

    陆行舟坚持不走,内心挣扎许久道:“请转告郡主,就说我愿意告知她想知道的事。”

    紫菀狐疑的瞧他一眼,关上门道:“我会转告给姑娘的,您先等着罢。”

    “她真是这样说的?”沈妤将毛笔放下。

    “的确。”紫菀奇道,“他怎么知道姑娘想知道什么事呢?”

    沈妤也是十分惊骇,片刻后她面上浮现出一抹灿若春花的笑容:“请他进来罢。”

    看来她猜想的不错,陆行舟果然也重生了。

    紫菀还未说什么,苏叶先惊道:“姑娘,您怎么能让他进来?”

    紫菀道:“你这么激动做什么?”

    苏叶尴尬地笑笑:“男女有别,这好像不太合适。”

    沈妤轻笑:“你们在院子里守着,又不是只有我们两个人,有什么不合适的?紫菀,请他进来罢。”

    青玉阁待客的小花厅,陆行舟坐在椅子上。手边有一盏茶,他却碰也不碰。

    他看似面色平静,实则心头巨浪滔天。他从未想过,有一天会和沈妤成为仇人、对手。即便他前世欠她良多,他今世是想来弥补她的。可是她没有给他这个机会,将两人的关系迅速拉开。

    他不甘,他愤怒,他想和沈妤破镜重圆,但是他内心深处早就知道,这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若沈妤还在意他,就不会对陆行皓下手如此狠毒。

    她是真的,一点也不喜欢他了。

    沈妤穿着一身烟罗紫的古烟纹碧霞罗衣,缓缓走来。她肌肤如玉,面如朝霞,清雅中带着妩媚,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矜持高贵,剪水双瞳没有了前世的天真纯粹。

    她面上温柔,笑意却不达眼底,径直走到上首的椅子上坐下。

    “陆世子大驾光临,真是令寒舍蓬荜生辉。”

    陆行舟神色复杂的看着她,却是不说话。

    沈妤接过茶盏,笑道:“怎么,陆世子一路赶来,就是坐在这里发呆的吗?既如此,本郡主可就不能奉陪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放下茶盏,要站起身。

    “沈妤。”陆行舟叫住她。

    沈妤笑容浅淡:“陆世子有什么话要说?”

    陆行舟声音沙哑:“你知道了是吗?”

    “陆世子说的话,我可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沈妤,你引我前来,不就是为了以前的事吗?”陆行道。

    沈妤转头看他:“陆世子果然聪颖过人,我不过是派人送去一只手,你就预料到我的目的何在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宁国寺,你跟踪我的时候。”沈妤笑容嘲讽,“你了解我,同样的我也了解你,甚至我了解你比你了解我还要多。毕竟前世我是那么喜欢你,就连你吃饭、喝茶细微的习惯,我也一清二楚。你那么讨厌我,怎么会对我那般温和?在加上我故意害陆灵雨落水,你没有找我麻烦,反而对我致歉,那一刻我知道,你也记起了以前的事。”
彩票走势图 北京快3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万彩票网 500w彩票 <59燃文小说阅读网>| <高h禁忌恋txt小说下载>| <完本的长篇玄幻小说>| <我爱小品网>| <我爱小品网>| <天天棋牌>| <女尊穿越小说np>| <天才儿子腹黑娘亲>| <有声小说打包下载>| <完美世界5200>| <人皇 最新章节>| <完美世界小说sodu>| <美男十二宫>| <美男十二宫>| <已完结免费小说阅读网>| <免费的言情小说阅读网>| <大主宰txt 天蚕土豆>| <刘猛小说txt下载>| <惹上首席总裁>| <重生小说打包下载>| <exo小说阅读网超能力>| <穿越之神医王妃>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