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阁 > 重生之侯门嫡妻 > 第九十六章 安王郁珣

第九十六章 安王郁珣

一秒记住【笔♂趣÷乐 www.texmedinfo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太夫人道:“咱们沈家的女儿,没有必要攀龙附凤。原本我就不想让你嫁进皇家,只是当初陛下亲自做媒,你父亲也不好拒绝,只能答应了你和宁王的亲事。现在看来,是我们考虑不周了。早知如此,当初冒着冒犯龙颜的风险,也该替你拒了这门亲。”

    沈妘垂下眼睛,轻声道:“祖母别这样说,这不怪您。宁王殿下是人中龙凤,我又有什么不满意的?再者,除了需要应对傅贤妃,宁王殿下对我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笑了笑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皇家的男子哪里那么容易相信,就算当时对妻子好,以后为了权势,那点好也会悉数给另外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太夫人长叹一声:“其他的先不说了,现在最重要的是给宁王生下一个嫡子,你这正妃的位置才算坐稳。”

    沈妘点点头:“我知道。”想了想,她又道,“祖母,如今阿妤也大了,有些事该打算起来了。说起来,许表弟和我们阿妤没有缘分,真是可惜了……”

    沈妤顿觉头大,面色微红:“大姐。”

    沈妘宠溺的笑笑:“害羞也没用,这件事早晚都要定下的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笑呵呵道:“我正想着呢,只是要找个家世不错,才学人品皆出众,关键是要对妤儿好的,却是不容易。不过,横竖妤儿还没及笄呢,先慢慢找着罢,我总要让你们父母亲放心的。”

    在外面偷听的沈娴,连带着将太夫人都怨上了。她对沈妤这么好,为什么就不能帮自己进宁王府呢?她那么喜欢宁王,只是因为出身比不上沈妘,无法嫁给他。那么她退而求其次想做侧妃,可是因为她是沈妘的堂妹,侧妃也做不成……都怪沈妘!

    为什么人和人的命运这么不同……

    思及此,她对沈妘的杀心更重了,也更嫉恨沈妤。

    从慈安堂出来,一个小丫鬟悄悄走到沈妤跟前:“五姑娘,二姑娘刚回去。”

    沈妤微微一笑,这就是说,方才她和沈妘在里间对太夫人说的那些话,沈娴都一字不差的听进去了,包括宁王要纳傅杳为侧妃一事。

    紫菀给她一锭银子,小丫鬟面露喜色,轻手轻脚的退下了。

    沈妘又去青玉阁和沈妤说了会话,原想着见沈明洹一面,可是等到快到傍晚的时候,沈明洹还没有回来,沈妘只能先回去了。

    直到了戌时,沈明洹才回府,却是没有来青玉阁,直接回了昭文苑。

    以前,沈明洹每天早上出府都是先来青玉阁向她辞别,下午回来的时候再来青玉阁说一声,可今天却一反常态。

    是以,沈妤就带了人去昭文苑。

    沈易守在门口,见沈妤到了,行礼道:“郡主。”

    沈妤望着房门,道:“洹儿呢?”

    沈易想了想,还是决定出卖自家公子。他面上讪讪的:“二公子与人吃酒去了,不小心喝醉了,所以直接就睡下了。”

    沈妤没有生气,神色淡淡道:“我进去看看他。”

    沈易侧身为她打开房门:“郡主请。”

    寝屋里,布置的简单明亮,床头点着一支蜡烛。屋子里静悄悄的,只听到均匀的呼吸声。帷帐并未落下,她一眼就看到被子被滚成一团,将沈明洹包裹在里面。

    沈妤眉眼温柔,暗暗笑了:“多大的人了,睡觉的样子还和小时候一样,也不怕透不过气来吗?”

    秋天到了,树木凋零,秋风凉爽。正是晚上,清风徐徐的吹进来。

    沈妤亲自关好窗子,又吩咐紫菀打盆热水来,为沈明洹擦着额头汗水。

    沈明洹真的喝醉了,睡得香甜,等沈妤为他擦完了手,他还没有醒来。

    沈妤轻声道:“紫菀,吩咐小厨房的人,做碗醒酒汤,等洹儿醒了再端过来。”

    紫菀点头应了:“姑娘,我看二公子还要等一会才醒过来呢,您回去歇息罢。”

    沈妤轻轻摇首:“横竖现在天还不是太晚,我有话问他,还是在这里等等罢。”

    关于沈明洹的事,沈妤一向很认真。紫菀知道劝不了她,便不再劝了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沈明洹被饿醒了,他揉揉额头,撑起身子,却发现一个人影映照在雪白的墙壁上。

    他吓了一跳,一转头却发现沈妤正坐在一旁看书。

    大大松了口气,他道:“这么晚了,姐姐怎么在此处?”

    沈妤笑容戏谑:“我还没问你呢,今日这么晚才回来,去和谁吃酒了?”

    沈明洹有些心虚:“是严二哥,还有在军中新认识的几个朋友。原想着聚一聚,不曾想我酒量太浅,多喝了几杯便醉倒了。”

    沈妤将信将疑:“是吗,你说的真的是实话?”

    沈妤原本只是试探,但是沈明洹在沈妤面前一向不敢撒谎,闻言他立刻讨好的道:“姐姐,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沈妤挑挑眉:“你何错之有?”

    沈明洹立刻下了床,到沈妤身边坐下,乌黑的眼睛闪闪发光:“我不该晚归,不该……不该和安阳泽一起吃酒……”

    沈妤拧眉:“安阳泽,我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沈明洹急忙道:“我谨记姐姐的话,不愿和他有交集。谁知就在望月楼遇上了,他死皮赖脸的非要和我们一起吃酒,严二哥没办法,只能带他一个。而且,他还当着好几个人的面,向我敬酒赔罪呢。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,我才不会对他放松警惕。但是在望月楼,这么多人看着,他也不会轻举妄动,所以我就放心的喝酒,安然无恙的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妤冷笑:“他还真是贼心不死啊。”

    沈明洹叹了口气,十分苦恼的道:“都怪我生的太好看了,被怀庆公主盯上也就罢了,竟然还被安阳泽这样的纨绔盯上。”

    沈妤一口茶差点喷出来,神色古怪的看着他,意识到他在开玩笑,她捏了捏他的耳朵:“你呀。”

    沈明洹笑嘻嘻道:“姐姐不生气了罢?”

    沈妤将茶盏放下:“我哪里是生你的气,我是担心你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不必为我担心,我又不傻,会小心防备他的。”沈明洹拍着胸'口保证。

    防备并非是长久之计,应该免除后患才是。但安阳泽是永康侯府的嫡子,要除掉他怕是不容易,还需要另想办法。

    沈妤微微一笑道:“刚睡醒,头不痛吗,我让人熬了醒酒汤,你快喝了罢。”

    回到青玉阁,苏叶迎上去道:“姑娘,楚王殿下的信。”

    这次的信要用水浸泡才能看到上面的字,沈妤照着苏叶说的方法试了试,果然上面的字迹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她快速看完,面色一微沉,然后眼中泛起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“果然来了。”

    苏叶疑惑,将信上的内容看完,讶然道:“大公子和安公子?”

    沈妤望着外面一轮弯月,如玉的面容白皙似透明:“是啊,我这个大哥,还真是一点也没变。”

    和前世的手段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苏叶,注意着沈明汮的动静。”

    苏叶肃然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沈妤坐到梳妆台前,对着镜子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紫菀为她梳着头发,突然觉得身上一冷:“姑娘,您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妤抬手将发上的珠花卸下,看着镜子慢慢道:“二姐年长,终身大事怎么能耽搁下去,既然她那么喜欢别人的东西,我就给她找个如意郎君,这样她就没有心思抢别人的丈夫了。”

    翌日一早,宫中来了懿旨,太后召宁安郡主进宫,立刻动身。

    沈妤看到外面华丽的车驾,和马车旁边的侍卫,觉得哪里奇怪。

    紫菀往石公公手中塞了一个荷包,笑道:“劳烦公公等上片刻,奴婢伺候郡主重新梳洗。”

    石公公将荷包塞进袖子里,笑眯眯道:“请郡主不必着急,咱家在这里等着就是。”

    一刻后,沈妤重新换了妆容,穿着郡主该有的华丽衣裙,先去慈安堂和太夫人辞别,然后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到了宫中,一个女官引着她去了寿康宫。

    沈妤将一个羊脂白玉的镯子悄悄塞到她手中,女官四下看看,放到袖子里,低声道:“一个时辰前,陆夫人和陆世子进宫了。”

    沈妤一怔,瞬间了然,同时对陆行舟更加厌烦。

    她都已经说了不愿和他破镜重圆,他还想怎么样?

    太后为了满足陆行舟的心愿,便召她进宫,以为她还像以前那般喜欢陆行舟吗?

    不过,太后不让太夫人进宫,想必知道太夫人不会答应,便从她这里入手。

    太后对陆行舟这么好,她不得不怀疑太后和陆家的关系。

    女官态度恭谨的将沈妤领进去:“太后娘娘,宁安郡主到了。”

    宫里燃着檀香,在空中缭绕。佛龛中是一尊菩萨,笑的慈眉善目,正看着沈妤。

    太后手里转动着佛珠,闻言立刻道:“快请进来。”

    沈妤乖顺的上前行礼:“宁安见过太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太后对她的态度一如往常的慈和,连忙让身边的女官扶起她。

    “你可是有好些日子没进宫了。”

    沈妤顺势站起身,淡淡笑道:“这些日子家中发生了太多的事,怕扰了太后的好心情,是以未敢进宫打扰。”

    这时,宫女搬来一个绣凳,沈妤行礼谢恩后才坐下。

    太后叹道:“沈家发生的事,哀家也听说了,二房也太不像话了,竟然这样害你。但哀家毕竟只是个外人,无法为你主持公道。好在沈老夫人是个明事理的人,你才免受其害。只是你小小年纪就要遭此算计,真是苦了你了。”

    沈妤腼腆的笑笑:“有祖母护佑,有太后惦念,宁安不苦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个好孩子。”太后笑道,“哀家记得,你还有半年及笄,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,你都长这么大了,不是以前那个在哀家面前和皇子们打闹的小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沈妤似乎有些不好意思:“宁安小时候不懂事,让您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太后轻笑:“哀家是欣慰。”

    沈妤垂首微笑。

    太后看了她一会,又道:“既是长大了,有些事该打算起来了,你这样好的孩子,一般人家的公子是配不上你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就说到亲事上去了,果然是为了陆行舟。

    沈妤心中不屑,面上却有些难为情:“祖母说了,我还小,要在家多留我几年呢,而且,她说了会慢慢挑个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太后眉头舒展:“你祖母那么宠爱你,必定会为你挑个好人家,但终究还是你喜欢才好。”

    太后以为女儿家脸皮薄,干脆直截了当道:“哀家记得,你以前很欣赏陆行舟的。可是巧了,那孩子央求陆夫人进宫,到哀家这里来,让哀家为你们做媒呢。哀家想着,你们两个家世相当,陆行舟秋闱刚中了亚元,以后定然前途无量,配你是再好不过了,你觉得呢?若是你答应,哀家就为你们赐婚,有哀家在,他不敢对你不好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个份上,看来太后是打定主意要让她嫁给陆行舟。太后到底是太后,虽然她是以询问的口气说这番话,但是一般人谁敢拒绝呢,拒绝了就等于彻底得罪了太后。

    可沈妤不会答应。

    再者,她已经知道是太后派人杀了沈庭,就不在乎是否会得罪太后——杀父之仇,早晚都要撕破脸的。

    沈妤扯着帕子,低声道:“婚姻大事,宁安要回去问问祖母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太后轻声道:“沈老夫人那边自有哀家去说,你只说你愿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“陆世子家世才学人品,皆是万里挑一,宁安不敢高攀。”沈妤迎着太后的目光道,“再者,陆世子曾和二姐议过亲,沈家任何一个女儿再和陆家有婚约,都会引来流言蜚语,影响家族名誉。许是陆世子一时冲动,所以忽略了这些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拒绝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太后的眼眸立刻多了些冷意,仍是笑容慈和:“哀家明白了,只是陆行舟要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沈妤笑容和顺:“陆世子金玉之质,要更优秀的闺秀才配得上他,宁安空有家世,才学性情皆不出挑,只能辜负太后的一番好意了。”

    太后颇为遗憾道:“你太妄自菲薄了。”

    沈妤笑笑:“宁安有自知之明。”

    沈妤虽然言语和软,但太后看的出来她的坚持,只能放弃。

    按理说,她该愤怒于沈妤的不识抬举,竟敢拒绝她亲自做媒。可她面上却丝毫不显,道:“既进了宫,就多陪哀家一会罢。今日空明大师进宫讲经,你陪哀家去听一听。”

    沈妤应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太后没有再提及她的婚事,陪着太后听了两个时辰的经书,便让人送她出宫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她端端正正的跪坐着,神色平静而虔诚,就连裙裾也没有丝毫摆动,整个人就像老生入定一般。太后一直闭目听讲,也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,对她的定力和耐心多了几分欣赏。

    比起以前,如今收敛锋芒的沈妤更让人心折。

    但她是沈庭的女儿,真是遗憾啊——

    沈妤目不斜视,跟着宫女出宫,心中百转千回。

    她知道,今日她和太后的相处看似平静,实则就像平静地湖面起了波澜,她和太后之间有什么东西在悄悄改变了。

    正走到一道宫门,突然被一个女官拦住了去路,她屈膝行礼道:“宁安郡主。”

    沈妤认识她,她正是安德妃的得力女官曹女官。

    她停下脚步,淡淡道:“不知曹女官在此有何要事?”

    曹女官笑道:“德妃娘娘听闻宁安郡主今日进宫,想和宁安郡主叙叙旧,是以派奴婢来请郡主过去。”

    叙旧?她和安德妃有什么旧?再者,沈妘是傅贤妃的儿媳,她是沈妘的亲妹妹,两人算是对立的关系,要叙旧也轮不到安德妃罢?

    若说安德妃不是别有居心,谁会相信。

    但安德妃最得圣宠,她不能拒绝,是以只能道:“如此,就请带路罢。”

    昭仁宫。

    竹梢风摆,花柳争妍,高大的朱墙使得宫闱更深,琉璃瓦在阳光下折射出刺眼的光芒。

    花木掩映中,一个盛装女子站在花前修剪花枝,面容比枝头的海棠还要艳丽三分。

    一抬头,看见沈妤到了,她花瓣般红润的双唇弯起,黑玉般的眼睛含着笑意,风一吹,露出一截白皙的手臂,就像是被牛乳包裹一般。

    “郡主来了。”声音也如婉转莺啼。

    这样美丽优雅的女人,难怪会圣宠不衰了。

    沈妤上前行礼:“宁安见过德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沈妤在暗暗打量着安德妃,安德妃同样在打量着她。

    即便同为女人,安德妃看到她的第一眼也被她惊艳了。她不施粉黛却肌肤如玉,一双秋水似的眸子碧波荡漾,五官精致就像上天一点点量好的,面容清丽,偏偏又透出几分妩媚。却丝毫不显轻浮,反倒是清雅矜贵。

    即便安德妃年轻的时候,也比不得她的容貌,是以看到她的时候眼中不由带了些羡慕。同时她想到,这样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,嫁给她儿子也是一桩美谈。

    “郡主快别多礼,到这里来。”安德妃亲切的道。

    沈妤矜持的笑笑,走上前去。安德妃赞叹道:“早就听闻宁安郡主是大景第一美人,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。”

    沈妤恭谨道:“您过誉了。”

    安德妃摇头笑笑:“这孩子,我看了就喜欢,若是我有一个像你这样的女儿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沈妤好像听明白了安德妃话里隐藏的意思,不动声色道:“怀宁公主金枝玉叶,天之骄女,宁安难以企及。”

    安德妃笑道:“她虽是我的女儿,可是我说句实话,她是及不上你的。从小被我和陛下宠坏了,哪里有你懂事?”

    安德妃自称“我”,而非“本宫”,看来是有意和她亲近,三两句话,沈妤就明白了安德妃叫她来这里的目的。

    沈妤笑的越发柔软:“祖母在家,时常嫌弃臣女太过任性,德妃娘娘这样夸赞臣女,臣女实在是愧不敢当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落落从容,安德妃见了心里更加满意,拉着她到一边坐下说话,又让宫人奉茶。

    沈妤防备心很重,只是做做样子,并没有沾一滴茶。

    德妃和蔼可亲,举止言谈之间很是亲善,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有多熟悉呢。

    沈妤态度温和,不卑不亢,沉静有礼,并未有谄媚之意,安德妃问一句她答一句,让人听了觉得十分熨帖。

    说着说着,又说到亲事上去了。

    沈妤觉得头疼,怎么今日一个两个都在算计她的亲事?

    安德妃打量着她:“这样好的孩子,也不知道谁家那么有福气,能得了去。我真是越看越喜欢,真想将你长长久久的留在身边呢。”

    暗示的这样明显,沈妤继续装傻道:“多谢德妃娘娘抬爱,只是臣女笨手笨脚,留在娘娘身边只怕会惹娘娘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你太谦虚了。”安德妃笑道,“再者,就算你做错了事,我也舍不得生你的气啊。”

    沈妤淡淡笑道:“德妃娘娘宽宏大量,臣女佩服。”

    安德妃的目光落到她满头青丝上,道:“打扮的倒是简单大方,只是太素净,不太符合身份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从发上拿下一支雕刻的栩栩如生的八尾凤钗,就要戴在沈妤的发上,笑道:“这才是你该戴的。”

    沈妤轻轻蹙眉,下意识推拒:“娘娘,这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安德妃笑道:“这又不是皇后戴的凤钗,有什么不合适的?”

    沈妤垂眼,看着上面名贵的点翠,道:“多谢娘娘抬爱,只是臣女到底年纪还小,配不上这样贵重的凤钗。德妃娘娘不但年轻貌美,而且雍容华贵,只有您才配得上。”

    安德妃笑了笑:“现在年纪小戴上不合适,以后自然就合适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手没有收回去,沈妤见推辞不过,只能接过去。

    反正只是一支凤钗,她并没有答应安德妃的提议。

    “娘娘,景王殿下前来拜见。”曹女官前来禀报。

    安德妃面露欣喜:“请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沈妤就要起身告辞,安德妃却道:“反正你们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,没什么可回避的,坐在这里就好。”

    沈妤都要被她的说辞逗笑了。她和景王的确小时候认识,但说从小一起长大就是胡说八道了。安德妃为了撮合她和景王真是什么话都说得出口。

    少倾,就见到一个身穿绛紫色华服、金冠束发的男子走了进来,袖口和领口都用银丝绣了云纹滚边,身形笔挺,英气逼人。

    景王大步走过来,对着安德妃行礼道:“儿臣拜见母妃。”

    安德妃面露欣喜道:“快起来罢。”

    沈妤也起身行礼:“宁安见过景王殿下。”

    景王颔首,一副端方君子的模样:“原来宁安郡主也在,宁安今日是来陪伴太后的吗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沈妤恭顺道。

    “太后她老人家很喜欢你,若是郡主能时常进宫,她一定很高兴。”

    沈序眼中情绪不明,道:“殿下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景王坐在安德妃对面,随意似的道:“听闻沈小侯爷去了军中?”

    “的确。”

    景王笑道:“令弟小小年纪便有这般胆识,不知京城多少世家子弟都及不上他。”

    沈妤谦虚道:“殿下谬赞。原也不指望他建功立业,只是怕他在家中无聊闯出祸事,所以才顺着他的意思让他去军中,权当是打发时间,也可强身健体。”

    “郡主过谦了。”景王道,“听闻是严家二公子引荐小侯爷进的军中?”

    沈妤神色柔婉,声音如水珠滴落屋檐:“是,洹儿能进军中,多亏了严二公子的照拂,否则以他莽撞的性子,若非在严而公子眼皮底下看着,还不知要惹出什么事来呢,祖母也很感谢二公子。”

    闻言,景王笑容微滞,沈妤承认了沈明洹和严苇杭关系好,是在暗示什么吗?

    或者,她在告诉他,沈家和严家是一条道上的,不会被他拉拢?

    他面上依旧带笑:“如此说来,严二公子果然是个不错的人。”

    沈妤道:“洹儿很感激二公子,经常与我说二公子是个正人君子、德才兼备。”

    景王握了握手指,笑道:“小侯爷和郡主姐弟情深,知无不言言无不尽,真是令人羡慕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和怀宁公主兄妹情深,也很令人欣羡。”

    沈妤不动声色将这些话回击了过去,景王觉得就像接连打在棉花上,心中有火也发不出,难免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又在这里坐了一会,沈妤看看天色,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贤妃不再挽留,吩咐曹女官道:“送郡主出宫。”

    在宫道走了一会,沈妤思考着安德妃和景王的话,忽然觉得头晕了一下。

    曹女官一直观察着她,见此忙扶住她:“郡主,您怎么了?”

    沈妤看着她,目光直望进她的眼底。本就是清艳的眼睛,如同覆上了一层寒霜。

    曹女官心头一凛,轻声道:“郡主?”

    “我无碍。”沈妤挣开了她。

    曹女官依旧跟在她身边,不时的提醒她该往哪里走,注意脚下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沈妤揉着额头道:“我觉得有些头晕,你扶着我去那边的凉亭歇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曹女官犹豫道:“最近天凉,今天风又大,若是郡主去凉亭歇息,会生病的,不若奴婢先扶您去一处宫殿歇息,再去禀告德妃娘娘,请太医来为您诊治?”

    沈妤捏着袖子里的凤钗,暗暗将手腕划破,使神智保持清醒。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宫中空置的宫殿有许多,曹女官扶着沈妤来到一个人烟稀少的宫殿,扶着她躺在床上,道:“请郡主在此处等一等,奴婢这就去禀告德妃娘娘,然后再让人带着太医过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行礼离开。

    就在她转身的那一瞬间,她突然觉得脖子一痛,瞪大了眼睛倒在床上。

    沈妤用进全身的力气将她打晕,现在已经是气喘吁吁。她扶着床柱,看着曹女官:“茶里没毒,毒藏在你身上。可是你神智清明,想来事先服过解药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在她身上翻找一番,摸出一个白瓷瓶来,曹女官不敢置信的瞪着她,下一瞬就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沈妤将药吞下去,不敢在这里多做停留,连忙出了宫殿。不知想到了什么,她又折了回去,将那支八尾凤钗放入曹女官手中,冷笑一声疾步走出去。

    安德妃想算计她,自然会提前将这里的人支开,是以也无人看见她的身影。

    安德妃和景王使出这种卑鄙手段,着实激起了她的怒火。但她越愤怒,表面越是平静,仪态越发端庄。

    就在快要走到宫门口的时候,她脚下一滑,差点跌倒。

    关键时候,两只有力的手将她轻轻托了起来,又迅速收回。

    沈妤诧异抬头,看见面前的白衣男子,神色微愕,然后行礼道:“宁安见过楚王殿下、安王殿下。”

    外人面前郁珩依旧是气质温润,眼中却透露出冷淡和疏离。他掩藏起眸中的情愫,淡淡道:“郡主不必多礼。”

    安王郁珣生的容貌隽秀,似临风玉树。一双桃花眼弯起,不笑含情,面如傅粉,玉面朱唇,观之可亲。看起来玩世不恭,是众皇子众最风流,也是最与世无争的人。

    安王和宁王走得近,是以他和沈妤还算是熟悉。

    “宁安今日又进宫陪伴太后?”他笑眯眯的摇着折扇道。

    沈妤道: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沈妤,收起了扇子:“你的脸色似乎不好看,是生病了吗?”

    郁珩也凝视着她,他自然也注意到了沈妤脸色不好,只是他的身份,不能再外人面前对她关心太过。

    好在郁珣替他开了口。

    这种事沈妤不会多说,只是点点头:“突然觉得有些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郁珣道:“既如此,你就快些回府罢,要不然我送你回去?”

    郁珩目光一沉。

    沈妤拒绝:“不必劳烦安王殿下,外面有我的婢女在等我。”

    郁珣颇为遗憾道:“好罢,那你一路小心。”

    等沈妤离开了,郁珣对郁珩道:“我想起来突然有些事要做,堂兄先去罢,我先出宫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对他拱拱手,大步离开了,宽大的衣袍扬起。

    出了宫门,紫菀和苏叶立刻迎上去,扶着她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紫菀看出她面色苍白,问道:“姑娘,您身体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沈妤道:“有没有金疮药?”

    紫菀一愣,然后道:“有,有的。”

    随后在抽屉里拿出一个青色瓷瓶,当她看到沈妤手腕上的伤口时大吃一惊:“姑娘,您怎么受伤了?”

    “发生了一些事情。”沈妤道,“回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紫菀很是心疼,小心翼翼的给她敷上药。

    沈妤唇色发白,又让紫菀拿出胭脂和镜子:“这件事别让祖母知道,免得她又为我担心。”

    回到沈家,沈妤先去见了太夫人,好在太夫人怕她累了,拉着她说了一会话就放她回去了,倒也没发现什么。

    紫菀和苏叶听沈妤说了在宫中发生的事,皆是愤慨。

    “他们怎么能这么做,真是……”因为安德妃和景王的身份,紫菀不能怒骂他们。

    苏叶道:“好在姑娘察觉出了不对,逃过一劫。但是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吗?”

    沈妤冷笑:“自然不能这样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想怎么办?”

    沈妤深吸一口气:“先等等看。”

    云苓推门进来,看着义愤填膺的紫菀和苏叶,一脸莫名。

    “姑娘,大公子那边有动静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什么动静?”

    云苓低声道:“就在方才,大公子那边请了府医。”

    “府医?”

    府医是很多府上都会养着的大夫,大多给仆婢和妾室诊病。沈明汮是主子,他若是病了,应该不会这么悄无声息。

    所以很可能是碧儿……

    碧儿是沈妤早就吩咐人盯上的,现在看来似乎有好消息了。

    沈妤笑了笑:“既如此,你悄悄去府医那里打探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明白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突然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,沈妤还未回过神,一个人影扑了上来,身上传来淡淡的清香。

    沈妤一惊,发现是一脸担忧的沈妘:“大姐,这时候你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从宫里回来身子不舒服,我就赶紧过来看看。怕祖母担心,便没有告诉她,只说是昨日回来落了一件宁王送的东西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几人面面相觑,沈妤道:“大姐是从何得知?”

    沈妘道:“是安王到宁王府做客,正闲话家常,他说在宫里正遇上你出宫,发现你脸色不太好。我听见了,就赶紧过来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竟然是安王?安王传递消息的速度真快啊……
彩票走势图 北京快3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万彩票网 500w彩票 <免费全本穿越小说>| <免费小说阅读女生版>| <穿越之神医王妃>| <完美世界小说全文阅读>| <重生小说打包下载>| <完本的长篇玄幻小说>| <免费全本小说txt下载>| <免费的言情小说阅读网>| <玄幻小说完本下载>| <完本小说>| <仙侠奇缘之花千骨有声小说打包下载>| <完美世界小说全文阅读>| <免费完结言情小说>| <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>| <完美世界txt下载txt>| <exo小说阅读网np>| <有声小说>| <免费完结言情小说>| <78免费玄幻小说阅读网>| <完美世界txt下载txt>| <我的贴身校花>| <建筑安装>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