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阁 > 重生之侯门嫡妻 > 第一百一十八章 火烧美人

第一百一十八章 火烧美人

一秒记住【笔♂趣÷乐 www.texmedinfo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京城虽然没有发生很大的雪灾,但到底造成了一些影响,所以不少人家设厂施粥,虽然是为了图个好名声,但也算做了件好事。一些商人也带头捐款,以作赈灾之用。皇帝很是满意,给了他们嘉奖。

    别的府上都设厂施粥,定远侯府也不能落于人后,所以沈家的姑娘们也和其他府上的姑娘一样,亲自出府主持施粥。

    好巧不巧的,傅家的粥棚就在沈家对面。

    而正满面笑容站在一旁的便是傅柠。

    自从被傅贤妃敲打后,她一直都没有出府,更不敢去宁王府,也不敢出现在沈妤面前。可是施粥这样重要的事,不必她说,安乐侯夫人就会主动向安乐侯提起,安乐侯为了家族名声,自然会同意将傅柠放出来。

    傅柠也不是真心实意想在这样严寒的天气抛头露面,只是她之前做了错事,急于表现,想请求傅贤妃和安乐侯的原谅。更重要的是,可以营造一个善良的好名声,当然其他府上的闺秀也是这样想的。所以,近日来的粥棚,随处可见温柔美丽的大家闺秀。

    沈妤理解,却是不赞同,但是她也无可奈何,只能尽量低调些罢。

    沈家小厮和护卫刚搭好粥棚,傅柠也出现在了对面,沈妤淡淡瞥她一眼,又指挥沈明洹做事。

    傅柠却觉得这是沈妤对她的轻蔑。

    因为她觉得是沈妘抢走了宁王正妃的位置,她嫉恨沈妘的同时,连带着也不喜欢沈家其他的女儿,她最讨厌的就是沈妘的亲妹妹沈妤。

    更何况,上次沈妤破坏了她的计划,又在宁王面前揭穿了她。她一直担心,宁王是不是以为她是个表里不一的人,会不会厌恶她?

    都怪沈妤,若非沈妤多管闲事,说不定沈妘就五内郁结而死了,她就是下一任宁王妃。

    同样都是侯府贵女,为什么沈妤一副比她高贵的样子?她越想越是不平,将勺子递给婢女,绕过粥棚来到了沈妤面前。

    沈妤却是没看她见似的,让沈明洹将米搬过来,她自己也要亲自煮粥。

    别的府上的粥棚,姑娘公子们都是做做样子,煮好粥后只负责将米粥盛到灾民碗里。

    可是沈妤觉得,既是要亲自主持施粥,就要亲力亲为,否则也是没意思得很。

    被无视的傅柠很不高兴,沈婉不知道她和沈妤的恩怨,笑了笑道:“傅姑娘怎么到了这里?”

    傅柠自以为她的姑母居于妃位,对待沈婉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淡淡一笑道:“咱们两家有缘,粥棚在对面,所以我自然没有不来打招呼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沈婵察觉到了傅柠的高傲,轻笑了一声:“是啊,沈家和宁王府是姻亲,傅家和宁王府也是亲戚,咱们两家可不是有缘吗?”

    傅柠根本不将沈家三房的女儿放在眼里,只是没想到沈婵嘴巴还挺厉害。她维持着和善的笑容道:“宁安郡主还会煮粥吗?”

    沈婵挑高了眉头:“我五姐厨艺很好,煮个粥自然不在话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郡主身份尊贵,应该十指不沾阳春水呢。”

    沈婵道:“傅姑娘同样身份尊贵,不一样设厂施粥吗?难不成傅姑娘只是做做样子?”

    傅柠一噎,忍住气,笑道:“郡主怎么不说话?”

    沈妤用勺子搅着锅,热气遮挡住她的面容,她只吩咐沈明洹加柴,还是不言语。

    傅柠气馁:“宁安郡主。”

    沈婵笑道:“五姐,柴太少了,我让人再拿些柴过来。”

    沈妤笑容温柔:“去罢。”

    还是无视了傅柠。

    傅柠暗暗唾骂沈妤,但若现在回去只会更难堪,她深吸一口气,屈膝行礼:“傅柠见过宁安郡主。”

    沈妤像是才听到,微微一笑道:“傅姑娘不必多礼。”

    傅柠有些后悔一时冲动来这里了,她强笑道:“郡主今日可是来迟了。”

    沈妤望了望对面傅家的粥棚:“傅姑娘今日倒是来得早。我比不得傅姑娘勤快,外面天冷,所以就多睡了一会,祖母心疼我,也不让人叫我起身。”

    傅柠只能道: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沈妤笑道:“许久没见过傅姑娘了,傅姑娘一直在府上闷着吗?”

    面对沈妤的明知故问,傅柠笑不达眼底:“是啊,过些时候是贤妃娘娘的生辰,我最近一直在家中做绣品,准备送给贤妃娘娘,所以没有时间出府。”

    沈妤了然的颔首:“原是如此,傅姑娘和贤妃娘娘感情深厚,真是让人羡慕。”

    傅柠觉得她不能再和沈妤聊下去了,否则会被气死。

    恰在此时,傅家粥棚的粥熬好了,傅柠终于从尴尬的境地解脱了,她笑道:“施粥的时候到了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沈妤微笑道:“傅姑娘自便。”

    沈婵道:“说了这几句话她就回去了?那她来这里这边到底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妤悠然道:“许是她就是想来见见我。”

    傅柠现在恨沈妤,又怕沈妤,但是又忍不住到沈妤面前表现她的存在,所以方才沈妤才故意无视她,会很容易激怒她。

    傅家四姑娘傅析是傅柠同父异母的妹妹,最喜欢跟在傅柠身后跑。见傅柠过来,她立刻露出讨好的笑容:“大姐这么快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傅柠心情郁郁,冷淡的点点头:“宁安郡主也在忙,我不好打扰太久。”

    很快,各个粥棚都聚集了好多人,傅柠一边心不在焉的施粥,一边不忘看着对面的沈妤,终究她发现她越看越气,将勺子摔在锅里,道:“我有些不舒服,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傅析忙追上几步:“那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盯着就好。”

    傅析求之不得,但不好表现出高兴的情绪,她低声道:“那……那好罢,大姐回去好好歇息。”

    目送走傅柠以后,她换了一副亲切的笑容,为灾民施粥,大家纷纷觉得,傅析可比方才那个姑娘真诚得多。

    傅柠一时冲动说了要回去的话,其实她走了几步就后悔了,但是又不能回去,只能一人生闷气,在心里又给沈妤记了一笔。

    婢女暮雨小心地道:“姑娘,咱们真的回府吗?”

    傅柠没好气道:“回什么回?”

    若是她现在就回去,一定会挨骂的。

    她在原地来回走动,看着聚集在一起的灾民,心念急转,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她在暮雨耳边说了什么,道:“快去。”

    暮雨踟躇道:“姑娘,这样真的好吗,贤妃娘娘说了,不让您……”

    傅柠不耐烦道:“又不是什么大事,我就是想给她一个小小的教训而已,娘娘不会知道的,快去。”

    暮雨只能听从命令。

    因着先定远侯战功赫赫又为国捐躯,所以沈家在民间还是很有名望的,再加上沈妤还有个郡主封号在身,所以来沈家粥棚的人特别多。

    沈妤不厌其烦,平易近人,亲力亲为,被人称赞。

    傅柠远远地盯着沈妤,越发觉得要给她一个教训。

    很快,施粥完了,沈妤坐了下去,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紫菀为她揉着肩膀:“终于可以歇一歇了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刚说完一会,突然从前面来了一个衣衫破旧的妇人,哭喊着走到这里来,身后还背着一个老人,她身边的孩子也在哀哀啼哭。

    沈家众人都惊讶的看着这一幕,沈婵指着他们道:“你们怎么了?”

    那个妇人不由分说就将前面的锅碗瓢盆掀翻了,大哭着道:“你们将我母亲害死了,这根本不是施粥,是施毒!”

    苏叶满面酷寒:“你胡说什么!”

    妇人大哭道:“我没有胡说,我母亲吃了你们的粥就一直腹痛难忍,拉肚子,就在方才突然晕倒了,怎么叫都叫不醒,一定是你们害死了我的母亲。”

    她一大哭,身边的孩子哭得声音更大了。

    苏叶气笑了:“吃沈家粥的人那么多,怎么就你母亲出事了,别人怎么没事?”

    夫人用打着补丁的袖子擦着眼泪:“我怎么知道,总之,我母亲就是吃了你们的粥才昏迷不醒的,如果我母亲出了事,就是你们害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沈婵怒道,“你这人怎么这么胡搅蛮缠?我们好心施粥给你,你却反过来诬陷我们?”

    妇人坐在地上,哭天喊地:“大家快来看,大户人家的小姐欺负人了,欺负我这可怜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故意来找我们麻烦的是罢?”沈婵道。

    许多人都好奇的看过来,尤其是其他粥棚的姑娘,看到是沈家的热闹,莫名多了些兴奋,因为近来沈家的热闹实在是多了些。

    紫菀焦急道:“姑娘,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沈妤给苏叶使了个眼色,苏叶会意,走过去就要伸手检查一下那个老人。

    妇人躲开,大吼道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苏叶耐心道:“你既说你母亲病了,我们自然要看一看了。”

    妇人冷笑:“不用你们假惺惺。”

    苏叶抱着手臂道:“那你来这里做什么?为你母亲讨公道,不为你母亲治病?”

    夫妇道:“谁知道你们会不会害我母亲。”

    沈妤神色平静道:“我们与你素不相识,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害你?好,既然你不信任我们,那我请大夫来为你母亲诊治,你看可好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难不成你要眼睁睁看着你母亲的病情耽搁下去?”沈妤淡淡打断道。

    “苏叶,请大夫过来,为老人家诊治。”

    很快,大夫就被请过来了,对妇人道:“将老人家放下来罢。”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妇人也不好拦着不让诊治,只是哀求道:“大夫,求您救救我母亲。”

    大夫点点头:“我尽力而为。”

    他并不嫌弃老人身上的味道,掀开老人的手腕,为她诊脉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他站起身,看着沈妤道:“老人家身体本就虚弱,又接连腹泻,所以才会晕过去,吃几副药就好,并无大碍。”

    沈妤颔首,还未说话,妇人就大喊大叫:“瞧瞧,我说的没错,就是你们害了我母亲。”

    沈妤淡淡道:“到底是不是我们害了你母亲,还有待调查,现在最要紧的是给老人家治病。”

    妇人又要大哭,沈妤又道:“不管老人家为何会晕倒,她治病的银子沈家出了。云苓,跟着大夫去抓药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从面前又涌来一群人,全都到沈家粥棚这里来了。

    有个脸上有伤疤的男子大声道:“就是这里,方才我们吃的就是这里的粥!”

    一群人都附和着道:“对,就是这里,我们就是吃了这里的粥腹泻不止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沈家的粥棚,我们就是冲着先定远侯来的,可是却被你们害成这样!你们必须还我们一个公道!”

    沈婉被这个场面惊到了:“五妹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我们的粥怎么会让他们拉肚子……”

    沈妤暗自冷笑,她可以确定,一定有人故意给沈家找麻烦。看来好人还真是难做啊。

    伤疤男子又道:“不信的话,我的粥还剩了些,可以请大夫检查一下。”

    证据都带来了,准备的还真是齐全啊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也起哄,要求大夫检查。

    “姑娘?”苏叶请示沈妤的意见。

    沈妤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苏叶冷着脸将伤疤男子的碗夺过去,给了大夫:“您看看。”

    大夫闻了闻,拿过筷子搅了搅,甚至是尝了一下。他猛地将口中的粥吐出来,道:“此粥吃了的确会让人腹痛,拉肚子……”

    沈妤面色微沉:“大夫,请您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大夫沉吟道:“若是我所料不错,粥里被放了巴豆粉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沈婵道,“我们施粥是来做好事的,为何要故意放巴豆粉?害了灾民对沈家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大夫猜测道:“许是……许是不小心洒到了里面?”

    沈婵犹豫了,难道真的是不小心洒到里面的?

    沈妤笃定道:“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议论起来,有人道:“怎么不可能,也许就是你们不小心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要我说,你们这些大家闺秀就不该出来施粥。一个个十指不沾阳春水,恐怕素日连厨房都没进过,只怕无论是什么粉在你们眼里都是一样的罢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既然做不好,就不要出来丢人现眼,看看你们将大家害成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侯府千金,我呸,不过是惺惺作态,来博名声的罢了,根本不是真心实意的做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根本没有诚心……”

    不断有人附和着。

    苏叶冷声道:“简直是一派胡言,你们家粮食和巴豆粉放在一起?”

    那个哀哀啼哭的妇人,恨恨道:“别狡辩了,你们根本就不想救济灾民,只是利用我们为自己赢得好名声!”

    沈妤冷漠的目光扫过这群人,又略过各府的粥棚,觉得很是可笑。

    方才还在对你千恩万谢的人,因为别人几句话,转过头就开始怨恨你。虽然她知道此事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,但还是觉得心寒。

    她扬眉道:“各粥棚的粥都一样,我怎么知道,这个碗里的是不是我们府上的粥?”

    疤痕男子怒道:“一个人可以看错,这么多人都可以看错吗?这分明就是沈家的粥,你别不承认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突然听到有人高声道:“闪开,都闪开!”

    随之而来的还有响亮的马蹄声,刚下过雪,道路泥泞,马蹄重重踩在上面,雪泥也高高溅起,一不小心就会溅在人的衣服上,众人纷纷躲避。

    可是马儿却突然停下了,马儿踢腾着前蹄,来到了沈家粥棚前面。

    苏叶护着沈妤倒退了几步,拔出长剑,替沈妤挡去污泥。

    沈妤仰头看着马上的男子,和一双戏谑的眸子相碰。她微微蹙眉:“世子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纪晏行翻身下马,白色的大氅扬起。他将流光溢彩的马鞭丢给护卫,又掸了掸身上绣着金线的绛紫色华服,来到沈妤面前。

    沈妤:“……”

    到这里来,还穿的这样华贵,果然是纪世子的作风,不在意别人的眼光。

    纪晏行一双眸子如白雪一般闪动着莹莹光芒。他四下看看,唇角勾起:“宁安妹妹是遇到麻烦了?”

    沈妤懒得搭理他。

    纪晏行唇抵着拳头笑了:“若是你求求我,我可以替你解决这个麻烦。”

    沈妤冷声道:“不必劳烦。”

    纪晏行摇头叹息:“想听你求我一下都不肯,真是倔强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转过身,目光突然变得冷厉,落在妇人身上。

    面对他的眼神,妇人打了一个冷战。她感觉,这个男子好像随时可以一掌打死她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停止了议论,眼看着纪晏行走过来,不由自主的让出一条路。

    终于,纪晏行在伤疤男子面前停了下来,似笑不笑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莫名的,他心下一慌:“你……你想干什么?帮着沈家人欺负我们吗?”

    纪晏行笑容有些邪肆,道:“我不管你是受谁指使找沈家麻烦,但既然被我看到了,我自然不能坐视不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伸出手,护卫将缏子放到他手上。

    沈妤皱眉,他要做什么,难不成还要打人?

    事实证明,沈妤猜对了,只听到此起彼伏的惊呼,一道响亮的鞭声响起,鞭子落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疤痕男子连滚带爬的往后躲去,可是也躲不过纪晏行的鞭子。又一道响亮的声音,疤痕男子大叫出声,一道带血的鞭痕出现在他的手臂上,衣服都被打出了一道口子。

    沈妤下意识向前一步,可是又停下了脚步。她并没有阻止纪晏行,她觉得纪晏行不是这么冲动的人。

    沈婵和沈婉也看呆了,不知道该任由纪晏行继续还是该阻止。

    “姐姐。”沈明洹面露犹疑。

    沈妤摇摇头:“先瞧瞧罢。”

    一下一下又一下,鞭子如同雨点一样打在疤痕男子的身上,男子抱着头不断打滚哀嚎。周围人都用惊恐的眼神看着纪晏行,可纪晏行没有要停止的意思。最后竟是将疤痕男子的衣裳都打烂了,男子缩在墙角身体不断颤抖。

    纪晏行突然弯下腰,从地上捡起什么,笑道:“这世上还有你这么富有的灾民么?”

    纪晏行手上拿的不是别的,竟是从疤痕男破衣烂衫里掉下来的银票,看样子足足有几千两。

    疤痕男瞪大了眼睛,摇着头道:“这不是我的,不是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纪晏行轻嗤了一声:“众目睽睽之下,我将你的衣服都打烂了,这叠银票从你身上掉了下来,你现在说不是你的,当我眼瞎吗?”

    其他人也面露震惊,疤痕男子神色慌张:“不是我的,真不是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又一鞭子给他右脸开了花:“再不说实话,信不信我打死你!”

    如此嚣张的话也只有纪晏行能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其他灾民看到这么多银子,只觉得眼眶一阵阵发热,他们突然觉得,疤痕男子就是被人收买诬陷沈家。

    纪晏行笑容不改:“也罢,你既不要这条命,我就成全你。”

    疤痕男也顾不得思考为何这么多银子会从身上掉下来了,只觉得身上一阵阵钻心的疼。

    他捂着脸大哭道:“我说,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纪晏行收回鞭子:“早说不就完了吗,瞧瞧这一身伤。”

    疤痕男涕泗横流:“我也不知道收买我的人是谁,但是我知道她是个女子,我们这群人,都是被她收买的,那个妇人其实……其实是我妻子,为了瞒过大夫,就真的给我娘吃了巴豆粉。”

    方才还吵嚷着让沈家人给说法的人都慌了,包括那个妇人。

    苏叶眯了眯眼睛:“为了银子,给自己的婆婆吃巴豆粉,到底谁要害人?”

    妇人面色一白,瘫倒在地上: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沈妤越过她,看向那个疤痕男:“若是我没看错,你们不是灾民罢?”

    疤痕男浑身疼痛,不敢撒谎:“其实,我们是一群市井混混,就在方才突然一个女子找到了我们,给了我一碗粥,让我带着这群人陷害定远侯府的姑娘。小人知道错了,求您饶了我罢……”

    其他跟着诬陷沈家的人,也跪地求饶。

    纪晏行回头望着沈妤,唇畔勾起好看的弧度:“宁安妹妹觉得呢?”

    沈妤面无表情:“自然是交由京兆尹处置了。”

    “谭煦,没听见宁安郡主的话吗,还不快去?”

    谭煦拱手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很快,这些人就被带走了,纪晏行踱步到沈妤面前,笑道:“宁安妹妹可还满意?”

    鉴于他帮了她,沈妤对他多少有些改观,她的声音多了几分诚恳:“多谢世子出手相帮。”

    纪晏行笑出声:“其他人我可以不管,但是宁安妹妹遇到了麻烦我不能袖手旁观。”

    果然,千万不要指望他能说句正经话。

    沈妤垂眼,看到了他手上的银票。

    纪晏行大声道:“这些银票都是不义之财,既然它们没有主人,就分给这些灾民罢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有护卫接过银子,分给众人。

    方才还跟风指责沈家姑娘的人,兴奋的同时,又面露羞愧。人家好心好意来救济他们,他们不问清事实真相就人云亦云。

    沈妤眼神清若深潭,好像能洞悉一切:“世子仗义疏财,真是慈悲为怀,沈妤感佩。”

    纪晏行一怔,然后朗声大笑:“果然,什么都瞒不住你。再者,就算没有我,我相信你也可以解决此事。”

    没错,刀疤男身上掉下来的银子,其实是纪晏行趁人不备丢在地上的,这样他就可以顺理成章的严刑逼供了。

    沈妤轻声道:“无论如何,还是要感谢世子,稍后我会派人将银子送到镇北王府。”

    纪晏行有些不悦:“宁安妹妹怎地对我如此客气,毕竟咱们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。”

    沈妤才不会将他的话当真:“时候不早了,我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原本沈妤还想在这里待到晌午再回去,可是发生了不愉快的事,她心中不痛快,自然也没心情再设厂施粥了。她如何被冤枉所有人都是看在眼里的,想必也不会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吗?”纪晏行突然道。

    沈妤叹了口气,莫可奈何的模样:“不算了还能怎么样呢,毕竟那人并不知道幕后主使是谁。”

    纪晏行低低笑了:“我可不相信你会忍下这口气。”

    “世子,告辞了。”沈妤道。

    纪晏行上前几步:“我送你回去罢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。”

    虽然沈妤不想理会他,但是他还是厚脸皮的骑着马跟着沈妤马车旁,沈明洹对于这个莫名其妙缠着自己姐姐的人很不满,时不时瞪他一眼,纪晏行笑的更欢快了。

    风吹起帘子,一辆华丽的马车从对面行驶过来,和沈家的马车错过身去。马车很大,由三匹雪白的马驾驶着,车身是用上好的金丝楠木制成,上面雕刻着大片大片的牡丹花纹,不断传来环佩叮咚之声,原来车顶上四个角都挂着金银玉器,随着马儿的步伐不断摇晃。

    马车里坐着一个女子,水葱似的指甲涂着艳红的蔻丹,她掀开帘子,刚好看见骑在白马上那个男子。男子俊美绝伦,一双含笑的眼睛竟然比春水还要动人……

    就像一块石子投入心湖,湖水的涟漪一下子荡漾开来。

    她分明认了出来,此人正是镇北王世子,纪晏行。

    第二日,沈妤没有去施粥,但是沈婵回来的时候告诉她一件事。

    原来傅家粥棚突然起火了。

    “五姐,你没有看到那个场面,真是吓到我了。傅家婢女好好地烧着火,不知怎么,火把不小心碰到了傅柠的衣服,婢女吓了一跳,一下子将火把丢在了柴草上。傅柠身上的火没有被扑灭,其他地方又大火燃烧,风那么大,自然是越烧越旺。”

    想到那个场景,沈婵忍不住笑出声,可是她突然意识到幸灾乐祸不太厚道,立刻绷紧了脸,“当时傅家的人都乱了套了,只顾着逃命,哪里想得到救她们姑娘?好在暮雨还算忠心,及时将傅柠拉了出去,傅柠一下子摔在了雪泥里。但是她后背还在被火烧,她也顾不得形象,尖叫着扑到了积雪里,火总算是被扑灭了。五姐,你不在场,没有看到她狼狈的样子,啧啧……好在天气冷穿的衣服厚,否则她不死也要脱层皮。”

    沈妤面不改色,甚至配合着沈婵的话露出惊异的表情,苏叶却是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,沈妤轻飘飘看了她一眼,她赶紧捂住了嘴巴。

    沈婵继续道:“端庄高贵的傅家大姑娘,满身满脸的泥和灰,头发还被火烧了一半,其他粥棚的姑娘都看呆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都和沈婵一样,闷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虽然傅柠有些可怜,但是很快,她就要成为全京城的笑话了。火被扑灭后,傅柠便让那个不小心纵火的婢女过来,可是那个婢女却不见了,好像是怕被惩罚,趁乱逃走了。”

    沈妤似乎有些同情:“傅姑娘遭受无妄之灾,真是可怜。那个婢女做事不利,如果不逃跑一定会没命的。”

    沈婵拍拍心口:“我回去就提醒咱家的婢女,烧火的时候小心点,万一出了人命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苏叶指甲掐着手心,才勉强不笑出声:“七姑娘,积雪未化,就算被火烧,也可以效仿傅姑娘,躺在雪地上。”

    沈婵想了想:“你说的不错,但还是小心一些为好。若是我也像傅柠一样在雪地和泥里滚一圈,多丢人呀。”

    很快,傅家粥棚起火的事就在京城传扬开来,傅柠的狼狈形象被当成茶余饭后的笑话谈论,尤其傅柠还是安乐侯府嫡长女,她的事情使得大家更感兴趣。

    传着传着,便有人给这件事取了个名字,叫“火烧美人”。

    傅柠听说了这个名字,当即掀翻了桌案。

    这件事热闹了几天,期间还发生了件不大不小的事。

    有人举报,明州贾家贩卖私盐,捐给灾民的物质以次充好,冻死了不少人,皇帝勃然大怒,下令抄了贾家。

    可是在抄家的时候,却少了两个孩子,无论怎么找也找不到,后来也不了了之了。

    只有沈妤知道,两个孩子,已经悄悄进京了。

    京城的雪悄悄停了,天气也渐渐变得和暖,很快,沈妤就要及笄了。

    沈妤的及笄礼,太夫人自然很是重视,每天都要和沈妤说一遍关于及笄礼的事。

    沈妤不想太高调,更不想折腾来折腾去,但是她不忍辜负太夫人一片心,只能装作很期待的模样,和太夫人探讨及笄礼需要的事宜。

    太夫人挑来挑去,觉得选的衣服都不够漂亮、隆重,她叹了口气道:“依我看,明日我让人请锦绣阁的莫娘子过来,让她重新为你量体裁衣。”

    沈妤笑道:“祖母,这是不是太麻烦了?再者,时间也不多了,现在重新做衣服,会不会来不及?”

    太夫人道:“我会让莫娘子日夜赶工,一生只有一个及笄礼,祖母自然要给你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沈妤拒绝不了,乖巧的道:“那我都听祖母的。”

    她将一盏茶送到太夫人手边,柔声道:“祖母,我在府上待的有些闷了,我看现在天气不错,过两日想出去走走。”

    以往,沈妤要出府,太夫人都要千叮咛万嘱咐,这次她略一思考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出去走走也好,去铺子里逛逛,喜欢什么就买回来,可以在及笄礼上用。”

    沈妤依靠在太夫人身上:“谢谢祖母。”

    两日后,沈府的马车行驶在大街上,软烟罗做成的纱帘扬起,可以看见外面热闹的情景。行人看见马车上的标记,纷纷让路,一路上畅通无阻的来到了珍宝阁。

    回来的时候,路过京兆尹衙门,前面的路被围的水泄不通,人群中喧闹不断。

    苏叶掀开帘子道:“外面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护卫走过去看了一眼,小跑回来道:“有人在击鼓鸣冤。”

    紫菀奇道:“京兆尹府衙外每天都有击鼓鸣冤的呀,怎么今日这般热闹?姑娘,咱们要不要绕道?”

    沈妤饶有兴趣道:“这样的热闹,倒是很少见。”
彩票走势图 北京快3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万彩票网 500w彩票 <波克棋牌>| <穿越之神医王妃>| <高h禁忌恋txt小说下载>| <波克棋牌>| <顶点小说无弹窗阅读>| <我欲封天 耳根 小说>| <神印王座小说>| <青春校园爱情小说>| <exo小说阅读网超能力>| <完美世界小说全文阅读>| <现代言情小说阅读网>| <重生小说打包下载>| <玄幻小说完本下载>| <都市玄幻小说完本>| <完本小说>| <高h禁忌恋txt小说下载>| <军旅言情小说排行榜>| <棋牌游戏>| <大主宰txt全集下载>| <神受男友 祭小尹 小说>| <exo小说阅读网超能力>| <小说阅读网青春校园版>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