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阁 > 重生之侯门嫡妻 > 第一百四十二章 落井下石

第一百四十二章 落井下石

一秒记住【笔♂趣÷乐 www.texmedinfo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这一刻,好像园子里的气息都凝住了。众人循声而望,皆是目瞪口呆,好半天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萍儿扶着傅柠,又大喊了一声:“王妃,王妃!快救救我们王妃,救救我们王妃!”

    众人这才反应过来,周大夫人挤过人群走过来,大声道:“叫太医,快叫太医!”

    傅柠是在周家出的事,万一有个好歹,周家也会被连累。

    傅柠也真是,怀着孕来参加什么宴会!

    萍儿急切的眼泪流下来:“王妃,您到底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傅柠面色苍白,满头的冷汗,表情很是痛苦。她捂着肚子,声音虚弱道:“孩子……快救救我的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借着灯火,萍儿仔细一看,发现傅柠海棠红的裙子已经是一大片的殷红,浓重的血腥味涌上来。

    她吓的花容失色:“血……血……”

    傅柠神色惊慌:“孩子……我的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不少夫人和姑娘都看过去,果然发现傅柠下面全是血,这分明是小产的迹象。

    周大夫人立刻道:“快,拿帐子来将这里围住!”

    这样说着,不少男子都离远了些,在远处看着这场闹剧。

    傅柠气若游丝道:“我的孩子怎么了?”

    周大夫人神色复杂:“要等太医过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傅柠身体软绵绵的靠在萍儿的怀里,趁人不备,余光一瞥,看向沈妤这边。这目光满是嘲讽、得意和挑衅,但是她很快就转开目光,又恢复了方才的悲恸和担忧。

    沈妤唇角微挑,笑容透着古怪,似乎在意料之中,又似乎是嘲讽。

    她想过傅柠对宁王的执着,却是不知道她可以为了宁王亲手打下自己的孩子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既可以除掉沈妤,又可以向宁王表忠心,不是很好吗?就算宁王知道了是她故意为之,还能为了沈妤杀了她吗?

    很快,太医就他匆忙赶到,挤过人群到了傅柠面前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萍儿催促道:“张太医,您快给我家王妃诊治一下罢。”

    张太医点点头,手指搭在傅柠的手腕上,过了一会却是愁眉不展的样子。

    众人都是一脸兴致勃勃,周大夫人却是很着急,沉默了许久问道:“张太医,景王妃到底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,张太医叹了口气,站起身。

    周大夫人忙问道:“太医,景王妃如何了?”

    张太医遗憾的道:“景王妃她……她已经小产了。”

    周大夫人面色一白:“孩子保不住了?”

    张太医摇头叹息:“保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傅柠两眼一翻,就要晕过去,周围人都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萍儿摇了摇她的手,声音带着哭腔:“王妃,王妃。”

    傅柠一双明眸泪水莹莹,蕴含的难以言喻的悲伤,很快她眼角的泪水就如珍珠一般一颗一颗的掉下来,就像寒风中一枝娇怯的花儿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:“张太医,真的没办法了吗?”

    张太医道:“微臣不敢说谎,这个孩子,的确……哎……”

    傅柠一下子放声大哭起来,眼泪顺着脸颊、下巴,最后跌落到领口。

    “我的孩子,我的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一开始大家还是抱着看戏的心态,可是当看到堂堂王妃不顾形象的大哭,众人也被这种悲伤的情绪感染了,纷纷面露不忍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开始劝说:“王妃,现在当务之急是先养好身子,你现在身子肯定很弱,快些去歇息罢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景王妃,身子要紧……”

    周大夫人最怕傅柠有事,赶紧吩咐人道:“还不快些将王妃扶进客房,再去请景王殿下过来。”

    这时有人提醒道:“大夫人,景王殿下被召进宫了。”

    周大夫人想了想,道:“既如此,就委屈王妃先在寒舍歇息了,张太医,劳烦您写张药方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傅柠就厉声道:“不,我不要去歇息,我的孩子没了,我去歇息还有什么用?我要这副身子还有什么用!”

    萍儿用帕子擦擦眼泪:“王妃,身体要紧,至于孩子还会有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派胡言!”傅柠一把甩开她,气喘吁吁道,“本宫的孩子难道就如草芥一般可以随意丢弃吗?”

    萍儿忙扶好她:“王妃,奴婢不是这个意思,奴婢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傅柠捂着冰凉的小腹,哀哀哭泣:“我的孩子一直好好地,怎么会突然没了。我不相信,不相信他无缘无故就没了!”

    众人被傅柠突然小产的事惊到了,现在才想起来。是啊,傅柠好好的坐在宴席上,怎么会突然倒地小产呢,这也太奇怪了。

    “王妃……”萍儿抽抽噎噎道。

    傅柠眼圈通红,声音沙哑道:“我不管,今天一定要查清害我孩子的凶手!”她盯着周大夫人道,“周大夫人,本宫的孩子是在周家出的事,你必须给本宫一个交代!”

    周大夫人一时语塞,好半天才道:“景王妃不幸小产,而且此时也着实太过突然和奇怪,周家自然是有责任查明此事……”

    傅柠忍着疼痛,擦了一把眼泪:“好,那就查罢。”

    周大夫人暗暗叹气,吩咐人道:“去请京兆尹大人和刑部尚书过来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听说了此事,也到此处来了。周大夫人赶紧道:“太子妃来的正好,景王妃她……不幸小产了……”

    太子妃虽说不太喜欢傅柠,但是当看到她浑身是血,也起了三分同情,忍不住劝说道:“景王妃还是先去歇息罢,你这个样子,会落下病根的。”

    傅柠自然知道若是继续在这里耗着,会影响她的身体健康,可是做戏必须要做全,她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思及此,她眼泪越发汹涌:“不,我一定要亲眼看到害死我孩子的人被捉到,否则,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道:“话不能这么说,有郑大人和吴大人在,一定会将凶手绳之以法的。”

    傅柠声音哽咽:“大嫂不必劝了,我是不会回去歇息的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见实在劝不动,也不再坚持,只是十分惋惜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刚好,她一回头,就看见了沈妤,便去了她旁边。

    那次她被诬陷谋害舒姐儿,所有人都怀疑她,唯有沈妤站在她那边,一定要查明真相还她清白。所以,她对沈妤很有好感,一颗心也不由自主的偏到沈妤这边了。

    很快,吴大人和郑大人都赶来了,在路上,小厮已经将此事的经过说与了两人。

    事关皇室,郑蓟是不想参与的,可谁叫他赶上了呢?早知今日会发生这样的事,他还不如不来。

    吴大人是个正直无私的人,只关心案子,不关心身份。

    他思虑了一会,问萍儿:“景王妃的孩子,一直很正常吗?”

    萍儿重重点头:“自从王妃有了身孕,太医隔三差五就会去景王府为王妃诊脉,孩子很好,没有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吴大人捋了捋胡子:“既然孩子一直好好地,怎么会突然小产呢?”

    傅柠声音凝噎:“这就要劳烦两位大人了。”

    吴大人问道:“王妃今日可吃过什么?”

    萍儿道:“回大人,自从王妃有了身孕,胃口就和以前不一样了,吃的也比往常多一些。”

    吴大人点头:“那就将王妃今日所食之物拿来罢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大人。”

    萍儿刚走了几步,吴大人就道:“等等。”他指了一个官差,“让他与你一起去取。”

    这是怕半路上有人做手脚,吴大人办案还真是慎重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一刻,在萍儿的带领下,几个婢女拿着托盘过来了,里面是各色精致的点心,足足有十几盘。

    官差在吴大人耳边说了什么,吴大人点点头,看来一路上没有人做手脚。

    “张太医,劳烦您了。”

    张太医走过去,一盘一盘逐一检查,先用银针试了试,又闻了闻,甚至还尝了一点,皆是没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。

    很快,他来到最后一碟点心前。这碟糕点粉白相间,上面雕刻着栩栩如生的莲花,香气诱人,让人垂涎三尺。

    正是傅柠最后吃的那碟莲花糕。

    傅柠仍是满面悲恸,可是只有沈妤看得出来,她的眼底有压抑的兴奋和期待。

    因为她知道,很快,沈妤就要倒霉了。

    果然,就听张太医惊道:“这碟莲花糕有问题!”

    对于这一点,傅柠自然是知道的,这碟莲花糕被人下毒,能很快就让人小产。

    她急声问:“是什么毒?”

    张太医一怔,道:“回王妃,其实这算不得毒药,甚至还可以治病。”

    傅柠眸中闪过一抹幽光:“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红花粉。”

    “红花粉?”傅柠喃喃自语道,”太医,您可以确定吗?”

    “红花是很常见的一种药,微臣自然能尝出来。”

    傅柠的手不由自主的握紧了:“本宫听说过红花,但是对它的具体作用不太了解,它会让人小产吗?”

    张太医沉吟道:“红花的确会使人小产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傅柠的眼泪一下子涌出来:“是谁要害本宫的孩子!”

    萍儿泪流满面,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道:“两位大人,奴婢突然想起了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吴大人道:“何事?”

    萍儿悄悄看了沈妤一眼,低声道:“奴婢不敢说。”

    吴大人是个急脾气,冷声道:“事关此案,有什么不敢说的,你直说就是,有本官在,无人敢为难你。”

    萍儿捏着帕子,哀声道:“回禀大人,奴婢突然想起来。当时奴婢并未在屋里伺候,王妃想吃莲花糕拿不到,这碟糕点是宁安郡主递给王妃的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满堂皆惊,纷纷望向沈妤。

    沈妤眸光一闪,仍旧坐在席位上,不动如山,唇角含着若有似无的嘲讽。

    傅柠的神色变了几变,强撑着虚弱的身体站起来,苍白的容色如寒雪一般。她失声大喊:“宁安郡主,你为何要害我,为何要害我的孩子!”

    沈妤面色不改,越发坦然自若,却是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开弓没有回头箭,她既然这么做了,就要咬死沈妤。傅柠跌跌撞撞的走到沈妤面前,质问道:“宁安郡主,我到底与你何仇何怨,你为何要害我的孩子?!”

    太子妃猛然站起身:“景王妃,你不要胡言乱语!”

    即便沈妤和傅柠关系不睦,她也不相信沈妤会伤害一个无辜的孩子。

    傅柠冷声道:“大嫂,就因为你和宁安郡主和宁王妃关系好,就可以不分青红皂白袒护她吗?你身为太子妃,怎么能处事不公呢!”

    太子妃难得的态度强硬:“景王妃,正是因为我与她们姐妹相熟,所以我了解她们。二弟妹品性纯善,宁安作为她的妹妹自然也不会做出这等伤天害理之事,三弟妹可不要仅凭着萍儿一句话,就信口开河!”

    姜氏母女也想替沈妤说话,可是沈妤却以眼神制止了。她们都是沈家人,说的话不会有说服力。

    傅柠神色哀婉:“大嫂无条件的维护沈妤,实在是让我寒心。我们是妯娌,你为何只相信她?当时不只是我,长兴侯府的世子夫人也在场,她亲眼所见,是沈妤将这碟莲花糕端给的我。而我吃了莲花糕,就小产了,张太医也在糕点里尝出了红花粉。就算我说谎,但是张太医和世子夫人一定不会说谎。除了沈妤,还有谁会害我?”

    崔葇没想到这件事会牵扯到她,有些惊愕和慌张。但是转瞬,她就平静下来了,最有嫌疑的人是沈妤,这盆脏水泼不到她身上。

    想到方才傅柠、沈妤和崔葇一起出现,众人对傅柠的话倒是信了一大半了。

    吴大人看向崔葇,问道:“世子夫人,景王妃说的可是真的?你是亲眼所见宁安郡主将那碟莲花糕端给景王妃的吗?”

    崔葇在心里纠结了一番,终究她对沈妤的恨意占了上风。她毫不犹豫的点头道:“我的确看到是宁安郡主亲自端了莲花糕给景王妃。因为景王妃请我和郡主前去叙话,丫鬟不方便在,所以房间里只有我们三人。那碟莲花糕就在郡主手边,就帮着景王妃拿了过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她觉得心底像是压了一块沉重的石头,手心也出了黏腻腻的汗水。她觉得不解,她明明说的是实话,为何还是会觉得心虚紧张?

    吴大人又问道:“世子夫人可是亲眼见到宁安郡主将红花粉加入了莲花糕中?”

    回忆了一番,崔葇道:“我离郡主比较远,而且女子袖子宽大,遮挡住了碟子,所以我看的并不真切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说完,她突然察觉到一道视线射过来。

    她一转头,看到了那个人,正是一脸冷峻的陆行舟。

    她那种心虚更浓烈了,赶紧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她知道陆行舟会因此气恼,可是她并不后悔。因为沈妤,她的婚姻和生活才如此不幸,她报复沈妤一下怎么了?再者,因为得不到,所以念念不忘。若是沈妤死了,陆行舟就再也见不到沈妤了。沈妤的影子就会在他心里渐渐淡去,他一定会忘记沈妤的。

    而且沈妤心机深沉又会勾引别人的丈夫,若是能给沈妤定下谋害皇嗣的罪,也算是为民除害了。

    沈妤瞥了一眼崔葇,唇角微翘。这就是傅柠叫崔葇叙话的目的了。名为从中调和,让沈妤和崔葇冰释前嫌,实际上是想让崔葇做她的证人。而崔葇嫉妒怨恨沈妤,不添油加醋就不错了,还指望她说什么好话?

    崔葇这话听起来模棱两可,不能确定,实际上,众人只会越发相信沈妤是凶手。

    傅柠怒不可遏:“沈妤,你作何解释!”

    旁边的张太医刚要开口,又被打断了。

    紫菀愤愤道:“景王妃,我家郡主根本没有害你,你不要诬陷我家郡主!”

    傅柠惊怒道:“主子们说话,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了?而且,你是她的亲信,又没有进里面伺候,你的话怎么能作数!”

    紫菀脸色涨红,嘴唇翕动了一下。沈妤淡淡道:“紫菀。”

    紫菀只能闭了嘴。

    沈妤神色淡漠:“景王妃说这话也太武断了。要知道,这碟莲花糕除了我碰过,还有其他人碰过。比如做莲花糕的厨子,比如送糕点的婢女,中间还会路过很多人。这个过程有很多人都有机会经手,自然也有机会下药,景王妃为何独独认定了是我做的?”

    傅柠怒声道:“那些人身份低微,又与我无冤无仇,为何要害我?难道他们不知道谋害皇嗣是什么罪名吗?”

    周大夫人生怕会连累道周家,也道:“那些下人都是周家的人,就算计要谋害皇嗣也要出自主子的授意。可是周家一向和景王妃没有仇怨,我们没有理由害王妃。”

    傅柠目光冷厉:“我也相信,周家人不会无端残害皇嗣。”

    沈妤冷冷的望着她:“这么说,王妃是认定此事是我做的了?”

    傅柠声音颤抖,身体虚弱,被萍儿扶着勉强站稳:“除了你还有谁?”

    “没有证据,空口白牙就认定我是凶手,景王妃就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傅柠的眼泪又一串串流下来,“你为什么要这么说,你明知我刚失去了孩子,心里多么难受。”

    沈妤面上浮起冷淡的笑容:“王妃的心情我自然可以理解,我也深表同情,可是我也是活生生的人,怎么能任由别人诬陷?”

    “宁安郡主,我好心请你和世子夫人与我叙话,就是为了让你们冰释前嫌,可是你表面上很感激我,却在无人发现的时候害我,你怎么可以这样,怎么可以这样?”

    吴大人看了一眼崔葇,崔葇忙道:“王妃说的不错,她一直劝我不要再因为兰沁的事迁怒宁安郡主,我也自知有错,和郡主握手言和了。王妃一片好心,怎料得郡主她……”

    沈妤冷笑道:“我以为崔大姑娘出身世家大族,是个端庄贤淑、德才兼备的人,没想到你也做了一回落井下石的小人。若是崔大夫人知道她教出的女儿做出这种事,也不知她会作何感想?”

    今天崔大夫人没有参加宴会,沈妤突然提起她,崔葇面色一变。她强自平静道:“郡主是不是误会了什么,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,何来落井下石?郡主若是没有做亏心事,又怎么会怕我说实话?”

    傅柠泣不成声:“宁安郡主,即便你不喜欢我,也不能伤害无辜啊,你可知谋害皇嗣是什么罪名?”

    沈妤冷笑道:“我与你没有仇怨,为何要害你?”

    “到底为什么,大家心里都清楚,还用我说明吗?”

    这样一说,众人都有了想法。

    谁不知道景王和宁王表面上兄友弟恭,实际上明争暗斗?而傅柠作为景王妃,自然是景王的人,沈妤是宁王的妻妹,自然是宁王一派。

    巧的是,宁王妃和景王妃有孕的时间相差不远,沈妤为了帮助宁王,要害景王妃小产也不是不可能。再者,方才怀宁公主想谋害怀庆公主没有成功,沈妤自然要替宁王反击了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对于沈妤要谋害皇嗣一事,众人已经信了七八分了。

    大家都窃窃私语着,看着沈妤的眼神也微妙起来。当然,其中也能不乏嫉妒沈妤的,巴不得沈妤倒霉的人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太子妃一向温柔平和,这次明显的怒火燃烧,“没有证据,你们胡乱揣测什么?景王妃,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,让你非逼死宁安不可?!”

    傅柠泪眼朦胧,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:“大嫂这话是什么意思,难道是我要牺牲自己的孩子来陷害宁安郡主吗?同为女子,你何必为了替宁安郡主开脱,把我说的这么残忍?”

    一个女子要在夫家站稳脚跟,自然要尽快生下嫡长子,更何况傅柠还是皇家儿媳,子嗣尤为重要。谁都不会相信,傅柠会为了陷害沈妤而杀死自己的孩子。

    傅柠哭泣道:“既然郡主执意不认罪,可否证明自己的清白?”

    沈妤淡淡道:“真是可笑,你们无凭无据不能定我的罪,却反过来要我自证清白,凭什么?若是以后大家怀疑一个人,也无须什么证据了,直接让被怀疑者自证清白不就行了,那么还要官府有何用?郑大人,吴大人,难道官府素日就是这样办案的吗?”

    郑蓟不言,吴大人一脸严肃道:“自然不是。”

    傅柠怒极反笑:“郡主还真是巧言令色啊。若要给你定罪也不难,只要郡主配合,搜身即可。若是没有从你身上搜出药,那么你自然就是清白的,若是搜出来了,就是证据确凿,你无从狡辩!”

    沈妤笑了一声:“搜身?”

    傅柠道:“当然,郡主身份尊贵,搜身自然是委屈你了。但是清者自清,你若是心里没鬼,又怎么会怕搜身呢?未免流言蜚语对郡主不利,还是搜身为好。”

    沈妤脸上的笑容慢慢冷却:“搜身也不是不可以,但总不能只搜查我一人罢?”

    傅柠眸光雪亮:“只要经手过这碟莲花糕的人都要搜查,也包括我。让众人一起作证,郡主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沈妤点点头:“当时陆世子夫人也在场,不若连她一起搜了罢。”

    傅柠对崔葇道:“世子夫人可否委屈一下?”

    崔葇知道沈妤是在报复她,但是也只能点头答应。况且,她又没藏着毒药,没什么可怕的。

    周大夫人吩咐人找了一个空置的房间,又和太子妃商议请几个德高望重的夫人去监视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终于搜查完了,小到细钿,大到衣服,都仔仔细细检查了一番。

    等众人走出来后,吴大人先问道:“可曾搜出来了?”

    周大夫人摇首:“什么都没搜查出来。”

    其他夫人也道:“的确什么都没搜查出来。”

    傅柠的表情僵住了。

    怎么会没有呢,在沈妤的衣服被弄脏之前,她明明派了人到沈家马车上,在沈妤的裙子里面藏了毒药,沈妤换了衣裙,毒药就该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搜不到?

    她只觉得一颗心缓缓坠落,失声道:“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可能?”沈妤慢慢道,“方才是你说的,若是搜出来,就定下我的罪,若是没有搜出来,就还我清白。现在没有搜出来,王妃打算不认账了吗?”

    傅柠不愿接受,失魂落魄道:“这又能说明什么,说不定是你下了毒之后,趁人不备将毒药丢了呢?”

    “景王妃,你别太过分!”太子妃声音含怒道。

    沈妤对太子妃投以感激一笑,淡淡道:“若是景王妃这么胡搅蛮缠,我也没有办法了。我也可以说,是你为了诬陷我,吩咐人在莲花糕里下了毒,趁人不备丢了毒药。毕竟孩子还可以再有,能置我于死地的机会可不多。只要牺牲一个孩子,就可以为景王除掉一个障碍,还可进一步说是宁王指使我谋害你的孩子,何乐而不为呢?”

    众人面露惊叹,沈妤真是大胆,什么话都敢说。

    可是仔细想想,她说的也有几分道理。

    这件事,越来越扑朔迷离了。明明就是来参加个婚宴,怎么会发生这么多事?

    “沈妤,你……”傅柠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沈妤对她微微一笑,这次是不加掩饰的嘲讽,好像在说:跳梁小丑,跟我斗,你还不够格。

    她以为这就完了吗,沈妤可是睚眦必报,一定会让她后悔终身的……

    沈妤的目光转向崔葇,声音轻柔,眼神却很冷:“世子夫人,以后可要看清了,不确定的事就不要胡乱说话,否则,会很容易误导别人。连累无辜之人受冤,这可不是世家夫人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崔葇的双手在袖子里颤抖着,低头道:“臣妇谨记郡主教诲。”

    沈妤不再看她,对吴大人道:“大人,现在可以证明我的清白了吗?”

    吴大人点头: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沈妤淡淡一笑道:“虽然我受了冤屈,但正因为此,我更希望将真凶揪出来。让背后之人得到惩处,才能平息我的怒气。”

    吴大人正色道:“这是自然,谋害皇嗣,罪不容诛!”

    傅柠从一开始的得意到最后的惊慌,她太了解沈妤了,沈妤绝对是有仇必报的人。她算计了沈妤,沈妤不会报复她吗?

    可是,她有什么理由阻挠吴大人查案呢,再者这么多人都看到了,想必很快就会传到皇帝的耳朵,她根本无法阻挠。

    看完一场戏的张太医,心情起伏不定,他看着吴大人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吴大人道:“太医有话直说便是。”

    张太医道:“其实,红花不只是用于落胎,还能治病,可以活络通经,祛瘀止痛,用来养血活血,只要适当即可。”

    沈妤奇道:“那有孕之人呢?用多少红花才可落胎?”

    张太医斟酌道:“若是服用太多了,自然会小产。”

    沈妤瞧了一眼傅柠:“那么,景王妃只吃了一块莲花糕,会小产吗?”

    “微臣方才检查过了,莲花糕上只是洒了一层粉,只吃一块是不会小产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如此啊。”沈妤似笑非笑道。
彩票走势图 北京快3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万彩票网 500w彩票 <小说阅读网作者福利>| <97言情阅读小说网>| <520免费小说阅读网>| <78免费玄幻小说阅读网>| <棋牌游戏>| <都市玄幻小说完本>| <波克棋牌>| <exo小说阅读网np>| <大主宰txt 天蚕土豆>| <完美世界5200>| <小说阅读网青春校园版>| <完美世界小说新笔趣阁>| <神受男友 祭小尹 小说>| <97言情阅读小说网>| <都市玄幻小说完本>| <天天棋牌>| <完美世界小说全文阅读>| <免费完结言情小说>| <人皇 笔趣阁>| <辰东完美世界小说下载>| <斗牛棋牌>| <穿越np小说排行>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