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阁 > 重生之侯门嫡妻 > 第一百四十四章 宛若疯狂

第一百四十四章 宛若疯狂

一秒记住【笔♂趣÷乐 www.texmedinfo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沈妤笑着呡了口茶:“一计不成还有一计,多准备一手自然是没错的,只是她没想到第一计会失败,所以就迅速用了第二计。”

    紫菀小声道:“您是早就猜到景王妃会在您的裙子里藏毒药了吗?所以才让苏叶去寻找红花粉?”

    沈妤失笑:“傻丫头,我又不是神,怎么会全然料到她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苏叶听明白了,笑道:“紫菀,姑娘是个极为谨慎之人。”

    沈妤轻叹一声:“每天活在算计中,有些事不得不防,虽然我知道怀宁公主和傅柠要对付我,可是我也不能完全猜中她们的心思,只能多加防备了。”

    紫菀越发迷糊:“那您是怎么破坏景王妃的计划的?”

    沈妤声音轻缓:“裙子被弄脏,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紫菀道:“自然是找房间换衣服,去马车里拿新的衣裙。”

    大家小姐,出门的时候都会带上备用的裙子,以防万一,所以沈妤便让云苓去马车拿新的衣裙了。

    沈妤轻轻一笑:“是啊,我们都能想到的事,傅柠想不到吗?她若想对付我,必然不会放过任何机会,谨慎起见,我吩咐云苓在拿衣服的时候,好好检查一番再出来。”

    云苓接话道:“幸而姑娘想到这点,否则姑娘真的要被景王妃陷害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从袖子中拿出一个拇指大的东西,紫菀一看,竟是缝起来的一块小布料,看起来扁扁的,可是用手摸一摸,却是能摸出来里面是粉一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紫菀拍拍心口:“太险了,若是这个从姑娘身上搜出来,您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,景王妃实在是太阴险了。”

    沈妤笑道:“当云苓将这个交给我的时候,我便让楚王检查了一番。”

    紫菀眼睛一下子变得亮晶晶的:“楚王?”

    苏叶笑道:“以前楚王殿下身体不好,时常吃药,久病成医,自然也是颇通医术的。”

    至于她为何要强调楚王只是以前身体不好,是因为怕沈妤误会楚王现在身体还不好。咳咳,万一沈妤误会了,因此不愿嫁给楚王了怎么办?

    不对,她为何这么确定沈妤一定会嫁给楚王呢?

    沈妤知道她的心思,也不拆穿,道:“楚王告诉我,这里面是能让人小产的药,我就知道傅柠要做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紫菀恍然大悟:“所以萍儿在请您过去和景王妃叙话的时候,您没有拒绝。那莲花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苏叶哈哈一笑道:“我一直在房顶听着景王妃和姑娘的谈话呢,听景王妃提起莲花糕,我就按照姑娘吩咐的,重新找来一碟莲花糕,撒上红花粉,在她们离开之后,马上潜入房间将傅柠吃的那碟莲花糕替换了。我悄悄找到楚王殿下,果然,殿下告诉我,莲花糕上的药和在姑娘裙子里发现的药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紫菀张大了嘴:“这个吃下去一定很痛苦罢,景王妃不只对别人狠,对自己更狠。”

    沈妤心情大好:“她原本想害我,牺牲了肚子里的孩子,可是后来不但没能害到我,还毁了容,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,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后悔。”

    苏叶冷笑道:“她或许会后悔,但是也会更加恨姑娘了,说不准又在想什么法子对付姑娘。”

    沈妤不甚在意道:“我倒是好奇,她后面还会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紫菀越发佩服沈妤了,笑道:“不论她要使什么手段对付姑娘,到头来还是自掘坟墓。”

    苏叶也笑容满面道:“还有怀宁公主,也不知道她会受到什么惩罚。不过,最受打击的应该是景王了。”

    沈妤一双剪水双瞳清澈清冷,水波在一下下晃动:“这也算是报了那次在宁国寺他利用我之仇罢。不过,他倒霉可怪不得我,谁让他有个拖后腿的妹妹和妻子呢。”

    苏叶轻哼一声:“崔葇落井下石一事,就这么算了吗?”

    沈妤想了想道:“先看看罢,毕竟她还没有做什么太过分的事。”

    紫菀瞠目:“这还不算过分?她可是有意要帮着景王妃给您扣一个谋害皇嗣的罪名呢。”

    沈妤笑着吹吹茶叶。

    身为女子,她自然不愿为难女子,除非那种先对她赶尽杀绝的。

    这是她给崔葇的最后一次机会,若崔葇还是不知悔改,就不要怪她手下不留情了。

    这边正在说着崔葇,那边崔葇已经和陆行舟回了长兴侯府。

    一路上,陆行舟骑着马在前面,面容冷酷,没有和她说一句话,亦没有质问她为何要对沈妤落井下石。

    偶尔两人目光相碰,陆行舟看她的眼神也如同寒冰,没有一丝丝感情,似乎能将她冻死。

    到了长兴侯府,陆行舟下了马,大跨步进了门,先去见过陆夫人,又回到了自己的院子。

    崔葇在陆夫人面前一直强颜欢笑,出了门之后就笑不出来了。陆行舟步子迈得很大,走的很快,崔葇在后面一路小跑的跟着,可是仍旧跟不上。

    她觉得委屈,以前就算陆行舟不喜欢她,但是念及她是他的妻子,还是会照顾些她的,可是今天,陆行舟最后一点面子都不愿给她留了。

    她觉得慌张,在看到陆行舟去往书房的时候,她忍不住颤声道:“夫君,你去哪里?”

    陆行舟不理会她,头也不回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崔葇急了,她立刻跑过去,死死拽着陆行舟的袖子:“夫君,你不能这么对我,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陆行舟清俊的面容满是冷意,想要扒开她的手,可是崔葇手都红了,也不肯放开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含着乞求和愤然:“陆行舟,你不能这么对我。是你们陆家主动到太后面前,让太后做媒娶我为妻,我嫁给你这几个月,努力尽一个做妻子的责任,你却一直对我不冷不热,我不明白我到底做错了什么,你为何对我这般冷漠无情?近来,你又总是在书房留宿,你可知那些下人背地里是怎么看待我的吗?就连婆婆也话里话外觉得是我没有照顾好你,没本事笼络住你的心。”

    陆行舟闭了闭眼睛,终于转过头去看她,神色淡漠的看不出一丁点情绪:“这些日子以来,你做了什么,还用我一一说明吗?”

    崔葇呼吸一滞,然后低声哭泣起来:“又是为了沈妤是不是?沈妤到底哪里好,让你对她如此念念不忘?我虽不在京城长大,可是进了京,也听说过她的名声,那样一个骄横任性的女子你为何会喜欢?我……我不明白我哪里比不上她……”

    陆行舟凝视着她,就在崔葇以为他要生气的时候,却是听他淡淡的道:“你没什么不好的,和京城那些人家的姑娘一样,是个大家闺秀,沈妤她……与你不同……”

    应该说,与那些大家闺秀都不同。

    崔葇不能理解,她追问道:“既如此,你能喜欢沈妤,为何不能喜欢我呢?”

    陆行舟面无表情道:“我觉得夫妻之间,能相敬如宾就很好了,尤其是像我们这样的人家,能做到相敬如宾是很难得的事。”

    崔葇一下子松开了手,退后一步,神色惨淡:“相敬如宾?”

    若是她不知道陆行舟心有所属的话,可以接受和他相敬如宾的过日子,可是她既然知道了陆行舟的心思,怎么还能坦然安接受呢?

    她作为妻子,不能得到丈夫的心,别的女子却可以,她自然会意难平了。

    陆行舟点头:“我原想着,你既嫁了我,我就会尊重你。我会给你作为正妻的尊荣与体面,不会有妾室,不会有通房,没有哪个女子能爬到你头上。这是许多人家的正妻都得不到的,我觉得你该满意了。”

    崔葇百感交集。放眼整个京城,连通房都没有的男子少之又少,更何况是世家子弟呢。以陆行舟的性格,他既做出了承诺,就不会反悔,若是换成其他女子,半夜睡觉都会笑出声罢。

    可是她还是不甘心,她年纪轻轻就要心如槁木的过一辈子吗?

    她隐隐觉得,陆行舟不纳妾,是为了沈妤。

    对于陆行舟来说,前世他可以为了沈妗只守着沈妤一个人,今生自然也可以为了沈妤只守着崔葇一个妻子。

    崔葇的泪光在烛火中闪烁:“你心里只有她吗?”

    陆行舟道:“我觉得,人应该知足。”

    崔葇大受打击,僵立在原地:“我只想得到丈夫的心,也算是贪心吗?”

    陆行舟没有回答,只是道:“只要你安守本分,过去的事我可以既往不咎,将来整个陆家都是你的,无人与你争抢。”

    崔葇声音哽咽:“陆行舟,你怎么能这么对我,怎么能这么对我?”

    陆行舟转过身:“该说的我都说了,你若是想明白了,就去书房找我。”顿了顿她道,“以后不要再去招惹沈妤,今天的事你也看到了,她不是你能招惹的。”

    眼看着陆行舟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,崔葇没有追上去。她痴痴地看着前方,少倾蹲下身子小声啜泣起来。

    婢女为她披上一件衣服,小声劝道:“夫人,天色晚了,该回去歇息了。”

    崔葇站起身:“你说,他为什么喜欢沈妤,沈妤什么除了一张脸,哪里好了?”

    婢女低下头,不敢回答。

    崔葇自嘲一笑,用帕子擦擦眼泪:“好了,回去罢。”

    刑嬷嬷在院门口等着,终于等到了崔葇回来。她看见崔葇红肿的眼睛,惊讶道:“夫人,您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崔葇没有回答,低声道:“无事。”

    刑嬷嬷看了看院子里的人,也没有多问:“夫人快进去罢,老奴吩咐人备好了热水,沐浴过后去去乏再歇息。”

    刑嬷嬷亲自伺候崔葇沐浴,她用布巾为崔葇擦着身子,道:“夫人,今晚世子又留宿书房?”

    崔葇点头。

    刑嬷嬷叹了口气:“不是老奴多嘴,只是世子性子冷淡,有时候还需夫人放下身段主动哄哄世子才是,否则会让人看笑话。”

    崔葇苦笑:“我还不够主动吗?我宁愿他对我发怒一次,就算是责骂我,我也认了,也不想他对我这么冷淡,就当没有我这个人一样。”

    刑嬷嬷道:“苦了夫人了。”

    默了默,崔葇问道:“嬷嬷,你觉得丈夫的心重要,还是地位尊荣重要?”

    刑嬷嬷理所当然道:“那还用说,自然是地位和尊荣了。像我们这样的人家,那些情啊爱啊的,都是虚的,只有后者才是最真实的,谁也抢不走的。当然,若是要得到这些,要先生下嫡长子,才能真正在侯府站稳脚跟。”

    崔葇笑了笑:“你和母亲的说辞一样。”

    刑嬷嬷笑道:“老奴在宫里伺候多年,也算是见识过不少这样的事。但是崔大夫人才是真正的过来人,她的话夫人还是要听的。”

    在热水中泡着,崔葇心情舒缓了不少。突然她问道:“嬷嬷,你知道宁安郡主吗?”

    刑嬷嬷微怔,然后笑道:“老奴虽然见识短浅,宁安郡主的还是知道的,她可是太后宫中的常客呢。许是郡主长大了,近来倒是很少进宫陪伴太后了。”

    崔葇似是闲聊般的道:“哦,太后娘娘竟是这样宠爱宁安郡主?实在是幸运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?宁安郡主的好命,不知让多少姑娘眼红呢。”刑嬷嬷一边为她梳着头发一边道,“宁安郡主自幼没了父母,太后怜惜她,破例给了郡主封号,又时常召进宫陪伴,就是说一句和皇子们一起长大的话也不为过。沈家这么多姑娘,沈老夫人最宠爱的也是她,更何况还有个做宁王妃的姐姐……如今宁王的声势夫人也听说了,以后宁安郡主说不定还有更大的造化。”

    崔葇的手抓着木桶的边缘,心里有些嫉妒还有些艳羡:“集万千宠爱于一身,也难怪她能活的那么张扬那么骄傲了。”

    刑嬷嬷压低了声音:“可是,也未免太任性了些,不过现在倒是变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崔葇心中嗤笑,变了不少?沈妤只是学聪明了,以前的爪子会露出来,看着吓人,其实蠢笨。现在,她将爪子收起来了,却是在关键时候给人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听闻沈庭和护国公主也感情很好,沈庭亦无通房妾室,着实是个用情专一的人,而沈妤作为他们的女儿,也能得到陆行舟的整颗心。

    同为女子,为什么沈妤的命就这么好?

    她从小就受到母亲的严格教导,规行矩步,不敢行差踏错一步。稍有不慎,就会收到父母的责罚。但为什么沈妤不必在意这些?

    因着陆行舟那番话,她勉强平息了对沈妤的怨恨,可是现在,她对沈妤的嫉恨越发浓烈了。

    刑嬷嬷手一顿:“夫人,您怎么浑身发抖?是不是冷了?”

    她试了试水:“不凉啊,我叫人来添些热水。”

    崔葇忙道:“不必,反正也快洗完了。”

    刑嬷嬷道:“那好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,崔葇就回了崔家。原本她是不想说实话的,可是崔大夫人一眼就看出了她的不对劲。经过逼问,崔葇只能实话实说了。

    崔大夫人又是心疼又是着急,劈头盖脸责骂了她一番,让她尽快找个台阶下,和陆行舟和好,并警告她不要再招惹沈妤。

    崔大夫人训斥道:“原本我也想为你出口气来着,可是那次在太后面前,你也见识过了,我们根本不能拿沈妤怎么样。偏偏你还去招惹她,差点和景王妃成为一伙的。景王妃招你叙话,明显就是故意设套,要利用你。你呀你,你让我说你什么好?你可是世子夫人,以后做事不要那么冲动了,难道你真的要让陆行舟彻底厌恶了你吗?”

    崔葇神色颓然:“母亲,您当初为何要答应这门亲事?”

    若是不嫁给陆行舟,她的日子怎么会过得这么苦?

    崔大夫人默了默,只是道:“这是太后的意思。陆家和崔家都是太后的亲戚,两家联姻不是很好吗?”

    母女俩又闲话一会,又留崔葇用了午膳,然后亲自送了她出了崔家大门。她自以为开导了崔葇,崔葇便能静下心做好陆行舟的妻子。

    可是崔葇表面柔弱,却是心思敏感,只要沈妤还活着并且在陆行舟的心里,她怎么能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继续做她的世子夫人呢?

    沈妤不知道崔大夫人劝导崔葇的结果是适得其反,她现在关心的是景王府的事。

    昨天,皇帝召了景王和怀宁公主进宫,审问了怀宁公主。怀宁公主一开始死不承认,可是人证物证俱在,她说不是她做的,谁会相信?况且景王和宁王的明争暗斗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,再加上皇帝如今不喜欢景王,所以不想再听怀宁公主狡辩,就算有景王求情,皇帝还是处罚了怀宁公主。并且对怀庆公主予以安抚,赏赐了不少好东西,以作补偿。

    沈明洹身穿一袭竹青色直缀,袖口和领口上绣着竹叶暗纹,玉冠束发,显得清爽又干净。

    他脸上的婴儿肥褪去不少,再加上习武,变得成熟稳重了许多,身量也越发高挑了,很快就要赶上沈妤。

    沈妤捏了捏他少了不少肉的脸,笑道:“你到底吃了什么,怎么长的这么快?”

    沈明洹面色微红:“我已经长大了,姐姐不要再捏我的脸了,被人看到多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沈妤四下看看,问紫菀道:“你们看到了吗?”

    几人都低下头,忍着笑一齐道:“奴婢什么也没看到。”

    沈妤摊摊手:“听见了吗?”

    “姐姐就会拿我取乐。”

    虽然沈明洹嘴上那么,但还是没有躲开,乖乖让沈妤捏着。

    他摸了摸愈显红润的脸道:“早知昨天会发生那样的事,我就该和姐姐一同去参加宴会的。姐姐早该派人去叫我嘛,说不定我还能帮上什么忙呢。”

    沈妤叹息道:“也不知道是谁,一大早就跑的没影了,我要到哪里去寻你?”

    沈明洹面上有些窘迫:“以后姐姐在哪我就在哪,不会再让姐姐一个人面对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沈妤微笑道:“昨天怀庆公主见你没去参加宴会,还问起你呢。”

    沈明洹皱了皱眉:“问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妤没有多说,淡淡笑道:“没什么,毕竟人家提起了你,我自然要转告你一下。”

    既然不喜欢,就不给对方希望,沈明洹做得很好。

    “不过,我倒是听说,因为怀宁公主算计怀庆公主,是以陛下龙颜大怒,贬怀宁公主为怀宁郡主。”

    沈妤笑道:“是啊,的确如此。”

    沈明洹冷声道:“如今她的品级和姐姐一样,又遭到陛下的厌弃,再也不能以身份压人为难姐姐了。但是她没有出卖傅柠,我还是很意外的。”

    沈妤淡淡笑道:“她若是出卖傅柠,就要再加上一桩罪名了,届时能不能保住郡主封号还是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傅柠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,谁让她心术不正陷害姐姐,这就是报应。陛下很可能会怀疑,怀宁公主和傅柠的所作所为是景王默许的,所以才会这么干净利落的处罚怀宁公主,看景王还怎么高兴得起来。”沈明洹道犹疑道,“景王接连受到打击,我们逼的太紧,他不会狗急跳墙罢?”

    沈妤抬手拂了拂白玉花瓶里艳红的花,微笑道:“就是要趁热打铁,不给他喘息之机。”

    沈明洹讶然:“姐姐是故意的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若非将他逼急了,他怎么会做出轰轰烈烈的大事呢?”

    沈明洹低声道:“姐姐是要逼景王造反?”

    沈妤笑容高深:“早在他失宠的时候,他心里就有这个想法了罢,只是迟迟不能下定决心,而我要做的就是推他一把。”

    沈明洹心中仍然存疑:“可是这要冒的风险也太大了!”

    “不冒风险,怎么能达到目的呢?”沈妤道,“苏叶,外面人现在如何说?”

    苏叶道:“现在外面人人皆知,怀庆公主被怀宁公主算计一事,也知道了景王妃意图陷害姑娘谋害皇嗣。许多人都暗暗猜测,她们两人这样做的目的,是为了拉宁王下水,景王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好名声,可是毁于一旦了。”

    沈明洹没有幸灾乐祸:“姐姐,我们接下来如何做?”

    沈妤托起茶盏,轻笑一声:“自然是除掉太子了。太子本就不得陛下喜欢,又昏聩无能,除掉他倒不是很难。”

    沈明洹端着茶盏,好半天都没有动:“难道姐姐真的要扶宁王上位?”

    “这还有假?”沈妤笑容绚丽。

    “可宁王不是什么好人,只怕将他推上太子之位,再想拉下他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沈妤微笑道:“谁说我要拉下他了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沈妤淡淡道:“让他抱着太子之位一起下地狱不是很好吗?”

    沈明洹哑然,过了一会道:“都听姐姐的。”

    沈妤唇畔微勾:“苏叶,傅柠现在如何了?”

    景王府,站在院子里都能听到一阵阵哀嚎。

    傅柠脸上缠着布条,只留下一只眼睛,浑身上下都痛。

    她忍着脸上的伤要撕裂的痛苦:“萍儿,萍儿!”

    一个婢女快步走来,神色谦卑道:“王妃,萍儿姐姐不在。”

    傅柠猛然想起了,萍儿被带到了刑部大牢,对于自己犯下的罪供认不讳,已经被判了剐刑。

    原本她对萍儿还有些愧疚,可是看到自己现在的惨状,她便迁怒萍儿,觉得是萍儿办事不利。

    她挣扎着要起身,婢女眼疾手快的扶住她:“王妃,您的身子还很虚弱,不能起身。”

    傅柠想坐起来,果然发现自己身上一点力气也无,她愈发气恼,又嚎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婢女小心翼翼道:“王妃终于醒了,您要不要吃点东西,说不得这样就有力气了。”

    傅柠怒声道:“我不吃!”

    婢女劝道:“您刚小产,身体虚弱,不吃饭是不行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!”话音未落,傅柠就嘶吼道。

    她现在最听不得有人提那个孩子,在她眼里,那个孩子是一种屈辱。

    婢女不知道说错什么了,赶紧跪下战战兢兢道:“奴婢知错,奴婢知错,求王妃饶了奴婢罢……”

    傅柠厌烦的瞥她一眼:“来人,将这个贱婢拖下去,杖毙!”

    婢女花容失色,又继续求饶。

    可是傅柠现在心情不好,急需出口恶气,又怎么会大发慈悲饶了她呢?

    很快,就有嬷嬷进来,将婢女拖下去了。

    离得老远,都能听到婢女怒骂声和惨叫声,没一会就断了气息。

    一个嬷嬷满脸恐慌的进来禀报:“回夫人,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傅柠点点头。

    脸上缠着布条,她觉得很不舒服,而且一股痒意传来,就像无数只蚂蚁在她脸上啃咬着。

    一开始她还咬牙忍着,可是后来她实在是忍不住了,隔着布条挠起来,却是发现没有指甲。

    她猛然回头质问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嬷嬷慌忙道:“太医就是怕您乱抓,不利于伤口的愈合,所以吩咐奴婢将您的指甲剪短了。”

    傅柠一怒,脸上的痒意越发强烈了,她还是忍受不住,要解开布条。

    嬷嬷忙道:“王妃不可。太医说了,要平心静气才不会觉得痒。”

    傅柠狂吼道:“平心静气?你看我现在的样子,如何平心静气?!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又一边解着脸上的布条。

    嬷嬷想阻止,可是又不敢,只能干着急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傅柠终于解脱了布条的桎梏,手不受控制的在脸上挠着。没一会,勉强黏连在一起的伤口就裂开了。少倾,一张脸又变得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嬷嬷挥舞着手臂:“王妃,不能抓了,真的不能抓了。”她指了指缩在一旁的婢女,“你们,还不快点阻止王妃?”

    可是婢女都躲得远远地,脸上的表情无比惊恐,无人敢靠近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疼痛盖住了痒意,她终于停止了抓挠。她呼吸急促的躺在床上,看着头顶的帐子,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大喊道:“我的眼睛,我的眼睛!”

    嬷嬷叹了口气,似是惋惜似是感叹。

    好好地一张花容月貌,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?

    原本就是身份尊贵的亲王正妃,又有了孩子,只要生下嫡长子,很快就能在王府站稳脚跟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……

    孩子没了,容貌也毁了,眼睛也瞎了一只,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?

    傅柠瞪着那只独眼,大吼道:“给本宫拿镜子来!”

    “王妃,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点拿来!”

    嬷嬷没办法,只能让人拿镜子去了。

    傅柠拿到了镜子,迫不及待的照着,下一刻,她的嘶吼似乎能掀翻屋顶。

    “我的脸,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?!”

    因为受伤,她原本白皙的脸,变成灰黑色,上面一道道疤痕纵横交错。因为她的抓挠,现在已经是变得极为可怖,就像一块太阳曝晒下的腐烂的肉,一只眼睛,勉强睁开一道细缝,却是看不见任何东西。

    傅柠用尽全身力气摔了镜子,然后重重摔倒在床上,一时间连吼叫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她只是声音低哑道:“贱人,贱人,害我到这种地步,我一定要杀了你——”

    她闭上眼睛歇了一会,目光骇人:“你们离我这么远做什么,还不快滚过来!”

    几个婢女身体打着哆嗦,一点一点挪到了傅柠面前。

    傅柠咬牙切齿道:“太医怎么说,我的脸还能不能好?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垂头不语。

    “还不快说实话!”

    众人赶紧跪在地上,一个小丫鬟道:“太医说……太医说……留疤很正常,但是您的眼睛他无能为力……”

    傅柠哑声道:“其他太医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张太医,王太医、刘太医是太医院医术最好的大夫,都过来为王妃诊治了,他们的说法都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傅柠经受不住打击,手紧握成全,捶打着床和床柱,口中发出一声声惨叫。

    嬷嬷急急道:“王妃,您的身子还没好,不能这样啊。民间还有很多医术高明的大夫,再找找,说不定就能找到能给您治病的了。”

    傅柠冷笑道:“谁有这个本事,谁能让本宫的眼睛恢复如初?”

    这个自然是没有人能够做到了。

    傅柠现在恨不得和沈妤共赴地狱,沈妤太狠了,真的是太狠了。她分明是要自己生不如死!

    可是她偏偏不死,就算她要死,也要带着沈妤一起!

    书房。

    景王眉头紧锁:“外面是什么声音?”

    穆昶道:“回殿下,是王妃醒了……”

    景王冷笑一声:“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女人!”

    他很容易就能想到,是傅柠醒来看到自己的容貌气疯了。

    “一个两个,都给本王惹事!”

    “殿下……”

    景王握着拳头:“我都已经几次提醒怀宁,不要招惹沈妤,她就是不听,自作聪明,结果被沈妤反戈一击,还连累我被父皇责骂。父皇本就疑心我,现在只怕对我更生出了许多不满,说不定哪天就要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他这个父皇,靠着血腥手段登上皇位,于亲情上极为淡薄,想来就算要杀一个儿子,也绝不会手软。

    “尤其是傅柠,我真的怀疑,父皇当初把她赐给我,就是为了给我拖后腿的!”

    穆昶叹息道:“赐婚的时候,陛下想着要夺走宁王的助力,那时候陛下并未疑心您,谁知道王妃竟然……”

    “早知如此,在她没嫁过来的时候,本王就该让她‘病逝’,也免得给本王闯下这么大的祸事!”景王恨恨道,“现在人人都说,怀宁和傅柠的所作所为是本王指使的,本王一下子变成了心狠手辣、残害手足的人,宁王什么都不做,就成了受害者,难道本王真的要败在他的手上吗?”

    穆昶犹豫一会道:“事到如今,关于那件事,殿下下定决心了吗?”

    景王的拳头一松,道:“说的容易,做起来难。可若是不做,同样死路一条。”

    穆昶道:“殿下现在需要韬光养晦,找寻时机,一举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原本本王还想让怀宁嫁给纪晏行,以拉拢纪家,可是现在怀宁犯了大错,被黜为郡主,纪家就更不可能接受本王的拉拢了。傅家成了本王的岳家,宁王防备傅杳还来不及呢,本王怎么会有挑拨离间的机会呢?”

    穆昶劝道:“殿下不要恼怒,时间还长着呢,还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这个风波还未过去,没过几日,皇室又传出消息:太子妃有孕了。

    太子妃有孕和亲王妃有孕到底是有些不一样的,所以皇后和皇帝都派人给了不少赏赐,即便太子不怎么得皇帝喜欢,但到底还没有被废,前往太子妃道喜的人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太子也勉强算扬眉吐气一次罢。

    太子妃盼了多年,终于有了身孕,沈妤也为她高兴,紫菀道:“姑娘,您要不要去太子府道喜?”

    沈妤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微笑道:“去罢。”

    苏叶道:“太子到底是宁王的眼中钉,您和太子妃走得太近,只怕宁王会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沈妤扶了扶发间的镂空兰花珠钗,语气平淡:“太子妃是个好人。再者,她不会成为宁王的威胁。”
彩票走势图 北京快3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万彩票网 500w彩票 <exo校园小说阅读网>| <我欲封天 耳根 小说>| <免费完结言情小说>| <顶点小说无弹窗阅读>| <天天棋牌>| <天天棋牌>| <豪门军少宠妻无度小说>| <斗牛棋牌>| <亚马逊电子书阅读器>| <免费完结言情小说>| <斗牛棋牌>| <都市言情小说排行>| <59燃文小说阅读网>| <豆豆小说阅读网古灵>| <亚马逊电子书阅读器>| <女生小说>| <神印王座小说>| <免费的言情小说阅读网>| <神受男友 祭小尹 小说>| <斗牛棋牌>| <完美世界小说txt奇书>| <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>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