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阁 > 重生之侯门嫡妻 > 第一百四十七章 赶尽杀绝

第一百四十七章 赶尽杀绝

一秒记住【笔♂趣÷乐 www.texmedinfo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四处都是刀光剑影,厮杀声震耳欲聋,月光下,一道道乌黑的影子飘来飘去,不一会就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郁珩和苏叶护在几人身边,除了沈婳和沈婵,都是出奇的镇定,好像笃定了他们会平安无事。

    前面还在激烈的厮杀,后面却是有人悄悄拨开草丛,举起刀剑,企图快速杀了几人。

    只听到一声呼叫,沈妤还未反应过来,郁珩就将他踢飞了出去,一把剑直指他的心口。

    沈婳和沈婵吓的浑身发抖:“天哪,差一点,差一点我们小命就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她一只手紧紧地抱着沈妤的手臂:“五姐,他们到底是谁,为何要刺杀我们?”

    沈妤红唇抿着:“我也不知。”

    那个黑衣护卫坐在地上,一双眼睛有些惊慌,一点点往后退着。

    可是下一瞬,剑尖就抵在了他的脖子上,沁出一点血来,黑衣人立刻不敢动了。

    月光下,郁珩面色冷凝,一身白衣,似与月色融为一体,明明在这么嘈杂惨烈之处,却好像遗世独立,随时会羽化登仙一般。沈妤望着他,只觉得他本就丰神如玉的面孔,变得更加完美无缺了。

    郁珩转了转剑尖,就要刺进去。

    沈妤却是道:“留活口。”

    郁珩神色一下子温和了许多,轻轻点点头。

    刚要吩咐人带走他,苏叶急声道:“他要自尽!”

    下一刻,苏叶就跑过去,一下子捏住了黑衣人的下巴,使他迫不得已嘴巴大张,果然,牙缝里藏着毒药。

    苏叶冷哼一声,手十分利落的将毒药拿出来,又给了他几脚,然后打晕了他。

    沈婵和沈婳都在,沈妤自然不能提出她将这几个黑衣人带走,对郁珩道:“劳烦殿下将此人带走,明日交由京兆尹严加审问。”

    当然,交给京兆尹的只会是个顶包的人,这个黑衣人沈妤还是会亲自审问的。

    郁珩淡淡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不知怎么,明明郁珩一脸淡漠,可是有人却听出了顺从的意思。

    沈婳的目光不经意间在沈妤和郁珩身上徘徊,觉得两人之间流动着不一样的气息。

    当然,她注意最多的还是郁珩,好像郁珩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样可望而不可即,他可是尽心尽力的救她们呢。

    从前,她以为许暄和那样的男子已经是世间难寻了,可是和郁珩比起来,还是逊色几分的。更何况,郁珩还是一国亲王,身份上也比其他男子更为高贵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个时候,众人劫后余生,无人会看出她的心思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终于停止了厮杀,地上已经是血流成河,尸体遍野。灰衣护卫收了刀剑,一同到郁珩面前拜见。

    郁珩淡淡道:“你们先离开罢。”

    很快,这里又恢复了安静,一具具尸体躺在地上,郁珩知道沈妤是不怕这些的,是以也没有多问,而沈婵和沈婳躲在两人后面,差点哭出声。

    沈婵悄悄擦了擦眼泪:“五姐,我们的马车翻了,马儿和车夫都死了,该怎么回府?”

    沈妤轻声道:“只怕还要劳烦楚王殿下。”

    郁珩声音清越:“你且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招了元骁过来,吩咐了他什么。

    一阵凉风拂过,更为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,沈妤觉得有些不适,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郁珩给了苏叶一个眼神,苏叶走过来道:“姑娘,奴婢这里有个荷包,里面是驱蚊子的草药,味道很香。”

    沈妤微微一笑,拿到手中:“你倒是考虑的周全。”

    苏叶笑笑:“现在天热,蚊子多,自然要准备齐全。”

    沈婵扁扁嘴道:“五姐的丫鬟真机灵,又会武功,又会照顾人。”

    苏叶笑道:“这是奴婢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紫菀突然‘呀’了一声:“姑娘,您的衣服都划破了,肩膀也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沈明洹顿时想起来,方才沈妤保护他,扑到了自己身上,她一定是在那个时候受伤的。

    郁珩下意识就想将自己的衣服解开为她披上,问她严不严重。可是他的手动了动,又僵住了。这里还有别人在,他必须克制住关心她的冲动。

    苏叶道:“马车里还有备用的衣服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就叫了几个人和她一起扶起马车,找到衣服给沈妤披上了。

    郁珩舒了口气,给了苏叶一个赞赏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只是金疮药不知道滚到哪里去了。”苏叶道。

    沈妤笑道:“不过是些许小伤罢了,不必小题大做,我回去再上药也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郁珩话到嘴边,又收了回去,只是默默地注视着她。

    沉默了许久,耳边只听闻呼呼的风声。少倾,一阵响亮的马蹄声传来,是元骁带着两辆马车过来了。

    他翻身下马,拱手道:“殿下,都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郁珩颔首,问道:“你可带着金疮药?”

    元骁一愣:“啊?”

    郁珩皱眉:“治伤的药。”

    元骁反应过来,从怀中拿出一个白瓷瓶交给郁珩:“玉肌膏。”

    郁珩看了看,亲自交到沈妤手中:“虽说是小伤,还是快些上药为好,免得留疤。”

    沈妤躲开他幽深的目光,接过去道:“多谢殿下。殿下救了我们几人性命,明日沈家一定会备上厚礼,登门道谢。”

    若是沈妤去他府上道谢,他一定会答应。但是沈妤明显不会去,显然会由姜氏登门道谢。是以,他道:“区区小事,不必挂怀,至于致谢,就不必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沈妤不置一词,只觉得手心里那个白瓷瓶越发烫手了。

    沈明洹拱手道:“此次我们能够得救,还要多谢殿下及时相救。但是天色晚了,我们也该回去了。明日我会带着谢礼亲自去王府致谢。”

    郁珩这次没有拒绝,道:“如此,小侯爷和郡主就请上马车罢。”

    沈明洹现在对郁珩的印象越来越好了,看他这么急着来救沈妤,还出动了自己的势力,明显就是将沈妤放在心上的。

    若是忽略身份,沈妤嫁给他也挺好的。

    眼看着几人上了马车,郁珩对元骁道:“你送送小侯爷。”

    沈明洹笑了笑:“这……不必劳烦了。”

    郁珩温声道:“天色晚了,人烟稀少,还是让元骁送你们回去罢。”

    还真是贴心啊。沈明洹这么想着,就直接答应了。

    车轮发出骨碌碌的声音,直到他们消失在月色中,郁珩才跟上去。

    坐在马车里好久,沈婵连续喝了几盏茶,仍是心有余悸:“方才真是吓死人了,我长这么大,还没遇到这么危险的事呢。好端端的,那些人为何要刺杀我们?”

    沈妤由紫菀上好了药,重新系上衣服:“我也猜不到。”

    沈婵轻轻嗅了嗅,面色惊讶道:“这个药好香啊。”

    沈妤淡淡一笑:“还要多谢楚王殿下。”

    沈婵心思单纯,倒是没往别处想。她托着下巴道:“今天我才发现,楚王殿下真是个好人呢。”

    沈妤失笑:“难道你以前看着楚王像坏人?”

    沈婵摇摇头:“也不是。楚王看起来温文尔雅,可是所有人都不敢接近他。就像是天上的月亮,多看他一眼就像是对他的亵渎。不过,我也没想到,这样一个站在高处的人,竟然这么乐于助人,不只救了我们的性命,还为我们准备马车,又关心五姐的伤势,无论是谁看到了,也会惊掉下巴的。”

    沈婳也低声开口:“的确,若非楚王殿下及时出现,我差点以为自己要死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底,那些人是来杀沈妤的,是沈妤连累了沈婵和沈婳。沈妤心里有些内疚,微笑道:“我也觉得很意外。“

    沈婳突然记起,去年乞巧节的时候,纪晏行在大街上纵马狂奔,差点撞到了沈妤,也是楚王及时出现救了她。现在想想,京城那么多女子,从未见楚王和哪家闺秀有过传言,唯独对沈妤不同。

    看似楚王是救了他们几人,实际上他主要是冲着沈妤一人来的,救她和沈婵只是顺手。

    沈婳想在沈妤脸上看出什么,但是沈妤一向会演戏,她根本无法在沈妤脸上找出什么破绽。

    沈婵看了看这个布置的如同雅间的马车,又摸了摸榻上的引枕和被褥,惊叹道:“不过是临时借给我们的马车,竟也布置的那么好,茶也是顶尖的云雾茶,而且还派人送我们回府,果然是细心周到。”

    沈妤笑道:“瞧你惊讶的样子,难道咱家的马车没有吗?”

    “那不一样。”沈婵笑出一口雪白的细牙,“不过有件事我很好奇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沈妤淡淡挑眉。

    沈婳悄声道:“楚王和景王的年纪一般无二,景王已经娶正妃了,为何楚王还没有?而且陛下要为他赐婚的时候,他还一口拒绝呢。”

    沈妤双手捧起茶盏:“这就是楚王自己的事了,与我们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们都不奇怪吗?”

    沈妤戳了戳她的额头:“你以为我们都像你一样,喜欢打听别人的事吗?”

    沈婵深思道:“楚王生的那么好看,又身份尊贵,想要什么样的女子没有,为何不成亲呢?我真是好奇,这样一个谪仙般的人物,又是个热心肠,也不知道谁那么有福气被楚王看上。”

    沈妤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想了想,沈婵又神神秘秘道:“我记得有传言说,楚王殿下和太后、陛下讲明了,若要他娶妻,须得是他真心喜欢的女子。”

    沈婳握着茶盏的手一紧:“真心喜欢的女子?”

    沈婵点点头:“不论身份,只要是楚王钟意的,陛下都会赐婚的。”

    沈婳看了沈妤一眼,道:“这……不太可能罢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可能?”沈婵道,“自从去年陛下提过要给楚王选妃,被楚王拒绝,京城就再也没传出这样的事了,可见传言是真的,关于楚王妃的人选,是由楚王自己决定的。”

    沈婳故作轻松的笑笑:“若果真如此,那么被楚王看上的姑娘可真是几世修来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就算那个姑娘出身再低微,只要入了楚王的眼,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了。陛下又待楚王那么宽厚,好日子还在后面呢。”

    闻言,沈婳好不容易安分的心,又活络起来了。

    不论身份,只要楚王钟意,就可成为楚王妃……

    若那个女子是她该多好。当然,她看上的不仅是楚王的身份,更重要的事楚王这个人。

    今夜楚王及时出现救了她,那么丰神俊朗,风姿洒落,无双风华世所罕见。她躲在他身后被他保护着,一颗心突然悸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和她一开始想要嫁给许暄和的时候是完全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可是,她也感觉得到,楚王很可能是心悦沈妤的。沈妤手段那么厉害,她就算喜欢楚王,能抢得过沈妤吗?她一边想要得到楚王的关注,一边又惧怕沈妤。

    老天真是太不公了,为什么世上的事那么巧呢,每次她看上的男子,喜欢的都是沈妤。许暄和也就罢了,楚王这么好的人,为什么也看上了沈妤,难道他不知道沈妤的手段有多么狠辣无情?

    是了,楚王这样的人,怎么会喜欢一个心狠手辣的女子呢,一定是他不了解沈妤,被沈妤这张脸骗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飞上枝头的好机会,她不想放过。她不对付沈妤了,从楚王那边下手总行了罢。只要她拿下了楚王,还用怕沈妤吗?

    思及此,她坚定了信心,一定要嫁给楚王。

    一直到了沈家,她还在想着这件事,马车停了她都不知道,还是沈婵叫她下马车。

    元骁拒绝了沈妤请他进去吃茶,回去向郁珩复命了。

    夜深了,未免太夫人受到惊吓,几人商议着先不要告诉太夫人她们遇刺之事,反正第二天此事就会传出去的,届时再向太夫人说明也不迟。

    回到青玉阁,沐浴洗漱后,沈妤躺在了床上,但是看着头顶雨过天青色的帐子,毫无睡意,她恨不得马上知道是谁要杀她。

    可是郁珩却说,不是京城之人。这是不是意味着,刺杀她的人不是她的仇家,更不在大景?

    这样一想,她眼前越发迷雾重重,她从未踏出过大景一步,是如何与那些人结仇的?

    “苏叶。”她翻了个身。

    苏叶走过来掀开床帐:“姑娘叫我?”

    沈妤叹息一声,摇摇头:“没什么,你去睡罢。”

    苏叶为她掖了掖被角:“今夜姑娘遇刺,奴婢不放心,所以还是由我来守夜罢。”

    沈妤淡淡一笑: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到了天蒙蒙亮,沈妤才闭上眼睛,可是没睡两个时辰,就被紫菀叫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姑娘,快起来罢,太夫人叫您和六姑娘、七姑娘一起过去呢。”

    沈妤坐起身,揉了揉眼睛:“昨晚的事传开了?”

    “想来是的,否则太夫人也不会急急忙忙的叫您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沈妤点头:“伺候我梳洗罢。”

    沈妤让紫菀给她梳了一个简单的发式,略微收拾了一番,就快步赶到了慈安堂。

    太夫人一看到她过来,眼圈都红了,忙将她拽到身边,上上下下打量她一番。见她毫发无损,叹了一声:“阿弥陀佛,无事就好无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沈妤心下愧疚:“让祖母担心了,是孙女的不是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道:“现在外面物议沸腾,都在议论昨晚沈家女儿遇刺一事,还捉住了一个活着的刺客,可是怎么审问都不肯招,后来趁人不备撞柱自尽了。听得我是心惊胆战的,生怕你出什么事。妤儿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沈妤暗中斟酌了一下,将事情的经过说与了太夫人。

    太夫人讶然:“妤儿,果真是楚王救了你们吗?”

    沈妤点头:“的确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凝视着她一会,只是叹了口气道:“只要人没事就好。明天我让你三婶带着谢礼去楚王府致谢。”

    沈妤知道太夫人在想什么,她是怕经过此事,有人会将沈家和楚王牵扯到一起,给沈家带来麻烦。

    果然,没过多久,楚王救了沈家女儿一事传遍了整个京城,不知是不是有意的,他们故忽略了遇刺的还有个沈明洹。

    这件事闹的这么大,京兆尹必须彻查此案,而且还亲自到了沈家和楚王府问话,详细了解事情经过。

    但是在这个时候,沈妤接到了郁珩的信,悄悄出了府。

    苏叶带着沈妤来到一个偏僻的别苑,四周荒芜而寂静,天高云淡,显得此地更为空旷,只有门前长着一片一寸长的草。

    沈妤掀开帘子,便看到郁珩手持一柄折扇站在门外,等到马车停下,他亲自迎过来,要扶着沈妤下马车。

    紫菀收回了手,站到了苏叶身边。

    沈妤无法,只能扶着他的手跳下去。

    不过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,郁珩却笑得很是满足,牵起她的手,不由分说拉着她进去了。

    他不是没感觉到沈妤在挣扎,只是他不能放过任何亲近沈妤的机会。

    紫菀和苏叶在后面跟着,都忍不住笑了。沈妤面上飞起两片云霞,但是她又不好当着两人的面对他发怒,只能任由他牵着。

    沈妤跟着他下了台阶,下面是黑漆漆的密室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。”沈妤挣扎了一下。

    郁珩一手拿着火把,一只手却握的她更紧了,面不改色道:“这里太黑,路又难走,我怕你摔倒。”

    这样说着,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,他的手指还在她掌心挠了挠,就像是羽毛轻轻划过,沈妤觉得,她的心尖也跟着颤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郁珩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勾唇一笑,故意放慢了脚步,又走了许久才到了一间密室前。

    他在墙上摸索了一下,只听到‘轰隆’一声,厚重的铁门被打开了,一个黑衣人出现在她眼前。

    黑衣人被铁链吊在墙壁上,脑袋低垂,似乎是还没醒。而周围则挂满数种刑具,上面染着斑斑血迹。

    少倾,元骁端了一盆凉水朝黑衣人脸上泼了过去。黑衣人打了个激灵,立刻醒过来了。他看着门外的沈妤和郁珩,神色有些迷茫。

    沈妤迈步进去:“怎么,昨晚你还要杀我呢,今天就不认识我了?”

    黑衣人瞳孔一缩,然后冷笑一声,又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“郁珩,这个人还很倔强呢,也不知道要如何才能撬开他的嘴巴。”沈妤十分无奈的模样。

    郁珩笑意温柔,又给元骁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很快,两个灰衣侍卫抬着一桶辣椒水进来了,拿出里面浸泡多时的鞭子,二话不说就抽了上去,黑衣人发出一声闷哼。

    可是到第二鞭的时候,黑衣人一下子安静下来,任由鞭子一下下落在身上,好像自己的身体是石头做的,感觉不到疼痛。

    灰衣护卫用了最大的力气,才一会,黑衣人的衣服就被打碎了,满身都是血淋淋的鞭痕,可是他还是没有招认的意思。

    最后灰衣护卫没办法了,直接将辣椒水从头到脚浇下去,黑衣人终于忍不住,仰着头,呲牙咧嘴的叫出声。

    沈妤喟叹一声:“怎么,还不肯招吗?”

    黑衣人冷笑两声,轻蔑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沈妤微笑道:“我可是给过你机会了,你还不肯招,可不要后悔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就像没听到这话似的,干脆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郁珩笑声清朗,十分笃定道:“若是我没猜错,你是慕容国的人罢?”

    黑衣人猛然瞪大了眼睛,像见鬼一样盯着他。

    沈妤也迟疑道:“郁珩,你此言何意?”

    郁珩轻声道:“阿妤,等审问完此人,我想告诉你一些事。”

    看他这般郑重,想来那件事事关重大。沈妤缓缓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背后的主人到底是谁,你最好从实招来,否则,休怪我下手狠毒了。”

    在黑衣人眼中,沈妤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,若非侥幸被郁珩救下,她早就死了。所以,他根本不把沈妤放在眼里,一个弱女子,除了用鞭子打人逼供,还会什么?

    苏叶冷嘲道:“姑娘,您看,他好像不相信您的话呢。”

    沈妤轻轻一笑,在黑暗的密室里璀璨生辉:“对于要杀我的人,我一向不会心慈手软。也罢,既然你不肯招,那我就报仇了。”

    苏叶嗤笑一声,吩咐人道:“还不快抬上来?”

    很快,两个护卫就抬着一张钉板过来了,密密麻麻无数铁钉,让人看了毛骨悚然,更可怕的是,上面的钉子还是倒刺,若躺下去翻滚一圈,非撕下一圈肉不可。那滋味,可比普通钉板痛苦一百倍一千倍。

    沈妤微微一笑道:“慕容国和大景很多风俗习惯都是一样的,我想大牢里的刑罚也是一样的,这个钉板你一定见识过。只可惜,只是普通钉子实在是无趣,所以我让人改进了一下,你看看可还好?”

    黑衣人目光惊骇,恨恨的盯着沈妤。

    沈妤面色平淡:“既然你不说话,我就当你喜欢了。你既做了刺客,必然是有一副硬骨头,不过是滚钉板,想来不在话下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不自觉吞了吞口水,第一次觉得心慌。

    身为一个杀手,他们在训练的时候自然受到过很多考验,像滚钉板这样的惩罚,他也经历过。可是让他想不到的是,这个小姑娘看起来柔柔弱弱的,心肠如此狠毒,她居然把钉子改成了倒刺。

    谁能承受这种痛苦?

    沈妤挥挥手:“我这个人最没有耐心了。来人,砍掉他的手和脚,送他到钉板上去。”

    只见元骁手起刀落,一只手就滚落在地,一直滚到了火炉处。

    黑衣人痛的直起了身子,哀嚎声在整个密室不断回响着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只呢。”沈妤神色冷漠。

    然而,元骁刚举起刀,黑衣人既大声喊道:“我招,我招。”

    元骁用刀拍了拍他的脑袋,笑道:“早说嘛,少了一只手,多可惜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闭上眼睛,大口大口喘着气,脸上的肉不断抖动着,已经是惊恐欲绝了。

    沈妤淡淡问道:“想好怎么说了吗?”

    黑衣人咬紧牙关,好半天才道:“是……是顺宁长公主派我们来大景的,要我们务必杀了宁安郡主!”

    沈妤挑挑眉,看着郁珩:“顺宁长公主?”

    郁珩道:“是你母亲的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妹妹?”沈妤讽笑,“我可没有如此狠毒的姨母。”

    郁珩想了想,解释道:“她和护国公主并非是一母同胞,自然是会有摩擦的。”

    “她不惜派这么多高手,千里迢迢赶尽杀绝,这不只是一点摩擦这么简单罢?”沈妤目光平淡如水,问黑衣人,“顺宁长公主为何要杀我,我从未去过慕容国,不知道怎么与她结仇了?”

    黑衣人疼得面色发白,气息微弱:“这一点,我也不知道,我们只负责替主子做事,其他的一概不能问。”

    沈妤直视着他,忽而笑了:“一个俘虏的话,你以为我这么容易就会相信吗?”

    黑衣人瞪大了眼睛:“我所言句句属实,我……我只是替主子做事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什么是剥皮吗?”沈妤声音轻柔,如风徐来,“把人埋在土里,只露出一颗脑袋,在头顶用刀割个十字,拉开头皮,灌下水银。然后你的肉和皮就会分离开来,你痛不欲生,又无法挣脱,最后身体会从头顶爬出来,只剩下一张皮留在土里。一张完美的人皮就剥下来了。你说,是不是很有意思?可是我胆子小,没见过剥皮的情景,所以我想见识一下。刚好,你送上门了,就用你试试罢。”

    苏叶道:“姑娘,不滚钉板了吗?”

    沈妤闲谈似的道:“滚了钉板,他的身体就不完整了,剥下的皮都是窟窿不好看,还是直接剥皮罢。”

    郁珩用拳头抵着唇笑了:“元骁,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元骁嘿嘿一笑:“还是郡主聪明,早就料到这小子不诚实,所以属下一早就派人挖了一个坑,只等着将他埋进去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沈妤淡淡笑道:“如此,就带他过去罢。”

    元骁给黑衣人松了绑,拽着他道:“走罢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却是一下子滑落在地上,身体抖的跟筛糠似的,口中呼叫着,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元骁踢了他一脚:“怎么,不自己走还要我背你不成?”

    黑衣人却是一手撑着地面,爬到沈妤面前。郁珩将沈妤拉到自己身边,生怕她被伤到。

    沈妤居高临下的看着他:“怎么,肯说了吗?”

    黑衣人已经吓得涕泗横流:“顺宁长公主和护国公主不睦,在慕容国,全京都都知道。原本,您离她千里之遥,她是没必要现在就杀您的……不,有慕王在,她也不敢轻易动手。可是……可是就在不久前,顺宁长公主听闻一个消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消息?”沈妤这话问出口,郁珩却是心下一紧。

    黑衣人看了一眼沈妤,低下头去:“公主听闻,慕王属意您做太子妃。”

    沈妤眸光一闪:“太子妃?”
彩票走势图 北京快3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万彩票网 500w彩票 <玄幻小说完本下载>| <免费完结言情小说>| <bl高h文 书包网>| <完美世界小说人物月禅>| <59燃文小说阅读网>| <高h禁忌恋txt小说下载>| <完美世界小说新笔趣阁>| <青春校园爱情小说>| <免费完结言情小说>| <完美世界最新章节>| <穿越np小说排行>| <神荒>| <bl高h文 书包网>| <我爱小品网>| <军旅言情小说排行榜>| <高h禁忌恋txt小说下载>| <波克棋牌>| <完美世界手机阅读>| <人皇 笔趣阁>| <顶点小说网修真世界>| <小说阅读网作者专区>| <yy小说阅读网女生版>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