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阁 > 重生之侯门嫡妻 > 第一百五十八章 暗箭难防

第一百五十八章 暗箭难防

一秒记住【笔♂趣÷乐 www.texmedinfo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周大夫人以为自己的好婆婆形象伪装的很好,所以她并没有觉得在沈妤面前露出了破绽,但是这次功亏一篑,就不能在短时间内对严卉颐下手了。

    只是,却也无法尽快将成桢嫁给周陵做继室了,在她看来,让成桢用表姑娘的身份寄居在周家,实在是委屈她了。

    都怪皇后,为何要让严卉颐嫁给周陵,偏偏周老夫人也喜欢严卉颐,所以没有多加思考就同意了,她的计划也被打乱了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她只能沉住气,又关心了严卉颐几句,嘱咐她好好养伤,就出了帐篷。

    却是吩咐身边人道:“去,将大公子叫来,就说我有要事与他说。”

    沈妤和严卉颐闲话一会,也出去了。

    她看着头顶湛蓝的天空,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风越发大了,云苓为沈妤披上一件披风。紫菀在一旁道:“姑娘还在为周少夫人担心?”

    沈妤没有言语,耳边是吵吵嚷嚷的声音。

    紫菀又道:“姑娘放心,太医已经看过了,周少夫人身上的伤并无大碍,休息几天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沈妤摇头笑道:“严卉颐不该嫁到周家去的,她并不擅长后宅之事。也可以说,她知道有些人用心险恶,却是不肯说服自己同样用阴险的手段对付别人,这也是她最难能可贵之处。”

    紫菀道:“周少夫人还是太善良了。”

    严卉颐这样的女子,就该嫁到一个简单又温馨的人家,闲来无事的时候看书习字,弹琴养花,她不该陷入周家这样的泥潭里。

    云苓笑出声来:“姑娘这样为周少夫人着想,感情深厚,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些戏文中所唱的。”

    紫菀也吃吃笑了:“这话可不能让楚王殿下知道,否则又要不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沈妤屈指弹了下两人的额头:“好啊,你们两个竟然都拿我取笑。”

    紫菀捂住额头,求饶道:“奴婢错了,姑娘饶命。”

    沈妤嗔道:“再胡说八道,我就让人将你们的嘴缝起来。”

    闻言,云苓和紫菀都赶紧捂住了嘴巴,做出一副惊惶之态。

    一路上说说笑笑,沈妤心情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很快,就到了日落时分,云霞满天,漫山遍野都被灿烂的晚霞笼罩,风轻轻吹着,凉意越发浓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今天的狩猎也结束了,许多人都满载而归,马上挂着不少猎物,身上还带着弓箭,喧嚣声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紫菀指了指前面:“姑娘,今天的狩猎结束了,想必公子很快就回去了,您要不要回帐篷等他?”

    沈妤微微一笑:“不必,我去迎迎他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向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有个人一直暗中盯着沈妤,见她往人多的地方去了,飞快的将此事禀告给了陆行川。

    陆行川骑在高头大马上,闻言挑了挑眉,看来机会来了。

    他刻意放缓了马儿行走的速度,落在了后面。而且现在人多,也无人会注意到他。

    他给了马儿一鞭,马儿调转马头去了别处,很快,他就发现沈妤。

    此时的沈妤,正在人群中穿梭着,目光在人群中逡巡,似乎在寻找着什么。忽而眼波一闪,面上绽放出一抹粲然的笑容,站在原地等着沈明洹策马过去。她周围有无数人马来来往往,极为杂乱。

    陆行川冷冷一笑,心中兴奋。沈妤,这可是你自找的,可怨不得我。

    现在人这么多,都是刚结束狩猎回去的,而且各个都带着弓箭,就算沈妤被一箭射死,也很难找出凶手。届时,大家只会以为沈妤是被流箭所杀,意外身亡,他完全可以逃脱干系。

    眼看着沈明洹就要趋近沈妤,他开始张弓搭箭,瞄准了那个方向。

    他对自己的箭术很自信,可以保证能让沈妤一击毙命。

    “洹儿。”沈妤笑道。

    沈明洹勒住马,就要下去,突然听严苇杭大声道:“快闪开!”

    即便沈妤早就有心理准备,但还是心中一颤,眸光一瞥,就看到一道凌厉的箭光朝这边飞来,还夹杂着冷冽的寒风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所有人的心跳都停止了,眼睁睁看着这支箭朝沈妤射过去,却忘了如何反应。

    就在那支箭马上要刺进沈妤的心口时,突然又一道锐利的箭气飞过来,只听‘叮’的一声,第一支箭被打偏了,斜插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陆行川大感意外,眸光一凛,又抽出第二支箭搭在弦上。

    突然,伴随着马蹄声,一道焦急的声音传来:“躲开,快躲开!”

    陆行川一回头,发现是长兴侯策马奔来。就在他回头的时候,一支箭直直飞向他的眉心。电光火石之间,长兴侯将他扑倒在马下。马儿受到了惊吓,张开蹄子不断地踢踏嘶鸣。

    可是,躲过了这一箭,又有三箭齐发飞向这里,根本不给他们反应的机会,陆行川根本就来不及站起身,眼看着三支箭要刺入他的后心、额头和脖子。

    长兴侯心头一紧,将他推到一边。霎时间,三支箭重重刺入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惊的目瞪口呆,僵立在原地。

    直到陆行川一声呼叫,众人才回过神来,纷纷朝这里跑来。

    宁王在人群中,看了一眼平安无事的沈妤,舒了口气,转而就大声道:“还不快去叫太医过来?”

    陆行川双目赤红的看着沈妤的方向,恨意滔天。沈妤却是神色淡淡,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陆行川将昏死过去的长兴侯抱在怀中,他又是愤恨又是懊恼。

    原本他是极有把握一箭射杀了沈妤的,可是不知谁多管闲事救了沈妤,还对他赶尽杀绝。若非长兴侯及时赶来,今天死的就是他了。

    当然,身为儿子,自然不想亲生父亲代他受过,只是长兴侯到底还是爱护自己亲生儿子的,所以才舍身相救。

    很快,太医就急匆匆赶来了,和他一起过来的还有陆行舟。

    陆行川拽着太医的衣领:“一定要救救我父亲!”

    太医被他勒的呼吸困难,咳嗽着道:“老夫尽力而为,尽力而为。”

    陆行舟扯开陆行川的手,道:“二弟,不要为难太医。”

    陆行川看了陆行舟一会,目光含了几分怨气,轻哼一声,却是放开了太医。

    太医仔细检查了一番,沉吟道:“两支箭都准确无误的刺进了侯爷的腰椎,一支箭刺入了侯爷的左肩,能不能醒来还不能确定,只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怕什么?”陆行川恶狠狠道。

    太医一惊,赶紧道:“只怕这辈子都要躺在床上了。”

    陆行川心中大骇,悲恸涌上心头。他一边自责,一边怨恨沈妤。这一瞬间,他可以肯定,一定是沈妤早就防备着他,所以故意配合他,想趁机害死他。

    可是不曾想,长兴侯会及时赶到,所以他活下来了,长兴侯受了重伤。

    一辈子躺在床上,对于一个武将来说,这是一件生不如死的事。

    他双拳紧握,猛然站起身。陆行舟知道他想做什么,拦住他低声道:“二弟,不要冲动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——”

    陆行舟看了一眼沈妤的方向,情绪难辨:“回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陆行川恨声道:“总要抓住那个刺客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突然有人大喊:“快抓住他,抓住他!”

    众人循声而望,只见一个黑衣人飞快的穿梭在森林,而且手持弓箭。看样子,的确是伤了长兴侯的刺客。

    听到动静的禁军一拥而上,将刺客团团包围住。宁王一声令下,很快就将刺客抓住了。

    刺客被捆绑着,带到了宁王面前。陆行川疾步行去,恨不得一剑杀了他,终究只是咬牙道:“殿下,事关家父安危,请殿下将这名刺客交给臣审问。”

    宁王轻叹一声,很是惋惜:“长兴侯是大景朝的股肱之臣,没想到竟然有人加害他,本王也深感愤怒,只是事关重大,还是要禀告给父皇知晓的,让他为长兴侯主持公道。”

    陆行川当然知道宁王和沈妤是一伙的,他的话一定是假话,说不定就是要包庇沈妤。

    但是他也无可奈何,只能道:“殿下所言极是。”

    大不了他派人暗中盯着这个刺客,千万不能让他死了。

    刺客被宁王带到了皇帝面前,陆行川和陆行舟将长兴侯送回了帐篷。此时的陆夫人还在帐篷等着父子三人回去,若是见到长兴侯变成这副样子,还不知道要怎么哭闹呢。

    景王远远地看完全程,拳头恨恨的砸在一棵参天古木上。原以为沈妤这次能必死无疑,没想到她不但没有死,反而倒霉的是长兴侯。陆家现在可是他的人,陆家出了事,于他也没有好处!

    众人唏嘘不已,纷纷摇头叹息,少倾就散去了。宁王路过景王身边,道:“我现在要去面见父皇,不知三弟是否要一起去?”

    景王不冷不热道:“发生这么大的事,我自然要和二哥一同前去了。”

    皇帝刚回到龙帐,就听说了这件事,他也很是震惊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?”

    宁王道:“刺客要射杀长兴侯,所有人都是看见的。幸而刺客被抓住了,若是好好审问一番,兴许能问出幕后主使。”

    皇帝皱眉沉思,道:“将那个刺客带过来,再召陆行川和陆行舟、刑部尚书觐见。”

    长兴侯替他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,可是有大功劳的,现在长兴侯被人刺杀受了重伤,他自然不能坐视不理。

    很快,陆行舟等人就到了龙帐,一个黑衣人被人推到前面,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皇帝沉声道:“就是你要刺杀长兴侯?”

    刺客倒是很倔强,面带冷嘲,低头不言。

    全公公怕皇帝发怒,指着他道:“陛下问你话呢,快从实招来!”

    刺客冷笑两声:“既然被你们抓住了,想必你们也不会放了我,既如此我就没什么不能说的了。”

    陆行川的心剧烈的跳动着,就像被火团团包围。可是皇帝在此,他不能审问,只能忍下这口气。

    皇帝的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过:“是谁指使你刺杀长兴侯?”

    “无人指使。”黑衣人道。

    陆行川怒极,忍不住道:“你胡说八道,若无人指使你,你怎么敢到皇家围场行刺?我父亲到底与你有什么仇什么怨,你为何要杀他?”

    “二弟!”陆行舟给陆行川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陆行川只能愤然退后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皇帝自然不会追究陆行川的失礼,目光不着痕迹的扫过陆行舟,陆行舟则没有抬头。

    皇帝心中暗自惋惜,这么多年,他怕引人怀疑,一直待陆行舟没有多亲近,想来陆行舟也一直认为他是长兴侯的儿子。

    现在,陆行舟荣华富贵、家世地位都有,更别提又中了探花,他再让人暗中提携,陆行舟自然是前途无量的。可是他私心里,又想让这个儿子认祖归宗,最好继承皇位,但实施起来却是有困难。

    就算他给陆行舟安排一个新的生母,让他恢复身份,就能成功继承皇位了吗?太子还未废掉,宁王和景王又虎视眈眈,陆行舟胜算不大。

    当然,他最怕的是事情暴露,遭世人唾骂。

    一想到他和太后的事被景王知道了,他对景王的不喜又加深的一层,即便他承认景王有能力,也绝不能让景王登上皇位。不但如此,最好还要除掉景王。一个敢于窥探君主秘密的人,绝不能留着。

    全公公见皇帝的脸色越发冷沉了,冷斥道:“在陛下面前还不说实话?到底是谁指使你刺杀长兴侯,还不赶紧说!”

    刺客道:“无人指使,就是我自己要找长兴侯报仇。”

    竟然是为了报仇,难道长兴侯与谁结过仇?

    陆行舟暗道不好,这恐怕是被人设计的。

    他立刻道:“陛下,这等贼人既然敢混入围场行刺,那么他说的话也不一定为真。依臣之见,还是尽快处置了他为好,以免夜长梦多,再生事端。”

    陆行川却是以为,陆行舟是怕刺客说出幕后指使是沈妤才急着处置这个刺客,他心下不快,道:“大哥,既然他胆大包天敢来行刺,自然要问清楚,否则,父亲的伤不是白受了吗?”

    “二弟……”

    陆行舟刚要阻止他,他立刻向皇帝郑重行了一礼:“为人子者,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亲生父亲被害成这样?陛下,此事一定另有隐情,求陛下彻查此事,将幕后主使绳之以法,还父亲一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吴山一向办案认真,喜欢刨根究底。他也道:“陛下,二公子所言极是,臣以为,此事不是那么简单的。若是背后无人,刺客是如何混进围场的?”

    刺客冷笑道:“你们不要胡乱揣测了,的确是我自己要来刺杀长兴侯的,反正我落在你们手里也活不成了,有必要说假话吗?”

    吴山沉吟道:“那你说说,你为何要刺杀长兴侯?”

    陆行舟见实在阻拦不了,只能放弃。

    刺客额头青筋暴起,怒意勃发:“我不只要刺杀长兴侯,还要杀了他的儿子,杀了沈家人!”

    众人一惊,全公公尖声道:“你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刺客冷声道:“当年长兴侯在驻守边疆的时候,我父亲曾经在长兴侯手下做事,也有机会时常在他面前露脸。可是有一天,父亲罔顾军令,居然偷偷回家了,这不是他会做出的事。我当时年纪尚小,问父亲为何偷偷回去,父亲却是一副为难的样子,让我们不必多问,并且连夜收拾东西送我们离开。母亲不肯留下父亲一人,非要知道父亲这么做的原因。

    无可奈何之下,父亲只能说出了事情真相。原来,长兴侯要杀定远侯沈将军,却是无意中被我父亲听到了,巧的是,他发现了父亲。父亲原以为长兴侯会发怒,可是他依旧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与父亲谈笑自若。当时,父亲就明白了,他是活不成了,长兴侯一定会杀人灭口。所以,他才会偷偷回家让我们逃命。原以为我和母亲能成功逃脱,可还没出门口,就有十几个黑衣杀手将我们家包围起来,无论父亲如何求饶,他们都不肯放了我们,并且还提到了长兴侯。

    后来,我们一家都被杀了,唯有我跳进枯井逃过一劫。安葬了家人后,我就独自一人四处漂泊,改头换面,生怕被人认出来,否则不但报不了仇,而且小命难保。原本,我想去官府击鼓鸣冤,可是却得到一个消息:我家进了贼,一家人都被贼人杀死,抢走了我们的金银。我知道,这一定是长兴侯的手笔,这样谁也不会将我家人的死怀疑到他头上。

    再后来,我听闻定远侯死了,是以我更加确信,杀了我家人的人就是长兴侯,若非因为长兴侯要杀定远侯的秘密被我父亲听到,长兴侯又怎么会对我们赶尽杀绝?所以,这么多年,我一直勤学箭术,找机会报仇。只是没想到,好不容易混进了禁军,到了围场,寻机杀了沈家人和陆家人,却是功亏一篑。但是,罪魁祸首陆弘致变成那个鬼样子,我也算是出了口恶气,但没能杀了他还是可惜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话,他猖狂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活着杀不了他们,死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他们!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尤其是皇帝的脸色已经变得极为难看了。

    谁也想不到,审问刺客,居然牵连出陈年旧事。

    刺客说,是长兴侯杀了沈庭,到底是真是假?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,但是皇帝却心里很清楚。沈庭被杀,的确是他和太后商议后的决定,执行者就是长兴侯。

    他以为,这个秘密永远不会被人知道,一场刺杀居然将此事抖落出来了!这到底是凑巧,还是有人故意设计?

    若是有人故意设计,除了景王,他想不到还有谁知道这个秘密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他阴冷的眼神在景王身上停留片刻。景王觉得浑身一冷,再抬头,发现皇帝的目光已经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心中升起一种不妙的感觉,皇帝不会怀疑他是幕后主使罢?

    陆行川没想到问着问着,居然给父亲按上一个谋杀定远侯的罪名,勃然斥道:“简直是一派胡言,我父亲根本没有理由杀害定远侯,分明是你意图挑拨陆家和沈家的关系。快说,到底是谁指使你这样做的,目的又是什么!”

    刺客道:“我所言句句属实,就是因为我父亲无意听见了这个秘密,长兴侯派人杀了我全家!后来我想,一定是长兴侯嫉妒定远侯罢?明明都出身世家大族,同样有爵位在身,为什么定远侯是主帅,而他却作为副帅,屈居定远侯之下呢?果然,定远侯死了,他取代了定远侯的位置,沈家也备受打击,倒是你们陆家一直永葆繁荣,节节攀升!”

    陆行川终究是沉不住气,狠狠给了他一脚:“再敢胡说,撕烂你的嘴!”

    他才不相信他的父亲是这样的人!

    陆行舟是知道真相的,他心中五味杂陈:“二弟,陛下面前,岂容你放肆,还不退下!”

    皇帝神色凝重:“若有半句虚言,你该知道自己是什么下场!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,实际上他巴不得赶紧将这个人处置了,免得这件事传出去。若是被有心人知道了,顺着这件事深入调查,难免不会察觉到她和太后的事。

    刺客哈哈一笑:“我今天来行刺,本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,还有什么可怕的?”

    后面,无论皇帝和吴山如何问,他都咬定了是长兴侯杀了沈庭,无人指使他,是他自己要来报仇的。

    敢在皇家围场行刺,就算刺杀的不是皇帝,这个人都必须处死。

    全公公吩咐人堵了他的嘴,免得他乱喊乱叫被人听到,紧接着,就被拉下去了。

    皇帝的心口里口气顺了些,吴山犹豫了一下道:“陛下关于长兴侯谋杀先定远侯一事……”

    皇帝面色一沉:“难道吴卿也相信这些无稽之谈吗?”

    吴山低头道:“臣不敢。只是那个刺客一口咬定是长兴侯暗杀了先定远侯,自然要彻查一番,也免得长兴侯被人随意诬陷,先定远侯九泉之下忠魂难安。”

    皇帝重用吴山这样的纯臣,可是有时候吴山也太死心眼了,没看出来他不想彻查吗?

    “吴卿,你作为朝中大臣,可知此事已经过去多年,当年沈庭为国捐躯的时候,没有人怀疑他是被人暗害。若是现在突然旧事重提,冒出一个背后黑手,朝野上下会怎么想,那些百姓会怎么想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吴山仍旧觉得需要重查。

    皇帝声音带了些警告:“吴卿,长兴侯已经变成这样了,现在彻查还有什么意义吗?陆家毕竟和太后有亲,朕不想太后为难。”

    吴山即便不情愿,但也只能违背本心,迟疑道:“臣遵命。”

    出了龙帐,陆行川愤慨道:“大哥,你早就知道这一切是沈妤设计的罢?她可是害了我们父亲的人,你为何还要维护她?”

    陆行舟目光疏冷:“我早就提醒过你,不要在围场对沈妤动手,你听了吗?父亲也告诉你,不要招惹沈妤,你听了吗?现在出了事,你反倒怪起我来了。若非是为了护着你,父亲怎么会被伤成这样?你只顾着怪别人,没有好好反思自己吗?当那个刺客说他要找父亲报仇的时候,我就意识到了不对,沈妤一定还有后招,所以我阻止你再刨根究底。可是你只以为我在维护沈妤,一定要问出个所以然来,现在好了,父亲还被扣上了谋杀先定远侯的帽子,沈家是受害者,就算要揪出沈妤,也是不能够了。”

    听完这番话,陆行川对长兴侯的愧疚更深。是啊,若非是为了保护他,父亲怎么可能会手上,都怪他太自大,不听陆行舟和父亲的劝告,如今可真是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想到这,他狠狠给了自己一个耳光。陆行舟无奈的叹气:“行了,回去罢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这个案子……”

    陆行舟淡淡睨他一眼:“放心罢,陛下不会让吴大人彻查的。”

    陆行川狐疑:“为何?”

    陆行舟眼波深深:“陛下不愿将当年之事公之于众,你觉得是什么原因?”

    陆行川僵立在原地,陆行舟这话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难道……难道果真是长兴侯杀了沈庭,而且还和皇帝有关?

    他的面色变了几变,着实是不敢相信。他尊敬的父亲,竟然会做出谋杀忠良之事吗?

    若此事是真的,沈妤要害陆家人,也就可以理解了。当然,这仍然不减他对沈妤的怨恨。

    “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回头,发现陆行舟已经走远了,咬咬牙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宁王站在远处,看到陆行舟和陆行川走过去,叹了一声:“长兴侯这下算是完了,他也是一名武将,在沙场打过滚的人,如今落到这个下场,实在是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沈妤面无表情:“这是他罪有应得。”让他死了便宜他了,就让他痛苦的过完下半生罢。

    “这对于陆家来说,也是一个剧烈的打击。”宁王笑道,“当然,也是对三弟的打击。”

    沈妤道:“是啊,陛下在心里,一定是将这笔账记在景王头上了。不仅如此,我猜测,陛下对景王起了杀心。”

    宁王心下一跳,更多的是激动,突然问道:“你是从哪里找来的这么厉害的弓箭手?”

    其实,那几箭并非是黑衣刺客发出去的,而是纪晏行。只是黑衣刺客故意被人发现,所有人的注意力被他吸引了,纪晏行自然能趁乱离开了。

    虽然纪晏行素日总是嬉皮笑脸,但是武艺还是很高强的。只是箭术,便无人能及得上。

    沈妤微微一笑道:“只要有心,自然能找得到。”

    宁王见她有意隐瞒,也不好多问,只是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。他和沈妤认识多年,又合作了这么久,却发现根本不了解她。他觉得沈妤明明就在他身边,却又好像离得他很远,永远是可望而不可即的。

    天色渐渐黑了下去,沈妤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似乎倒映出了点点光芒,璨若星河。看着这双眼睛,几乎能让人一直沉沦下去。

    宁王凝视着她的侧脸,许久没有移开目光。

    沈妤道:“殿下,这件事还没完呢。”

    宁王心思回转,笑容重新回到脸上:“你放心罢,我明白。先定远侯是我的岳父,我也不希望他白白被人害死。”

    沈妤敛衽行礼:“如此,就多谢殿下了。天色不早了,我也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宁王看看周围道:“我让人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劳烦,苏叶会护送我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宁王的眼底隐隐有些失落,道:“好,那你一路小心。”

    一路上,到处点燃着火把,将昏黄的天空映成白色。原本今晚应该围着篝火举办宴会的,可是发生了刺杀一事,想来皇帝也没心情举办了,是以许多人都回到了自家的营帐,生火做饭。

    不远处,炊烟袅袅,很快就到了沈家的帐篷。

    紫菀掀开帘子道:“姑娘今天也累了,用了饭早些歇息……楚……楚王殿下?”

    沈妤定睛一看,果然是郁珩。与以往不同,他身上似乎被沉郁的气息笼罩,专注的看着沈妤,却是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苏叶眨眨眼睛,拉着紫菀和云苓一起退下了。

    帘子落下,郁珩长身而起,缓步行到她面前,幽深的眼睛倒映着她的影子。

    沈妤眉心微动,微微笑道:“天色晚了,殿下来此怕是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郁珩眉眼藏着担忧,还有鲜少见到的责怪:“你为何不与我商议就行动?”

    沈妤瞬间明白他说的是什么,笑容收敛:“此事势在必行,没什么好商议的。”

    郁珩剑眉皱起,第一次语气严厉道:“你这是以身犯险。”

    沈妤略过他,走到几案前坐下:“这是个好机会,既然人家主动送上门,我自然要接招。况且,你是知道的,没有把握的事,我是不会做的。”

    郁珩放缓了声音:“陆行川的箭术你不是没有见识过,万一……”

    他无法想象,万一沈妤真的被伤到了,他会做出什么事来。

    沈妤面色坦然:“不会有万一,我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郁珩沉声道:“为何你让纪晏行帮你,也不找我?”

    莫名的,沈妤心头一慌,却还是面容平静道:“因为你不会同意。而且,纪晏行的箭术比陆行川还要好,他不会失手的。”

    郁珩笑了:“你倒是相信他。”

    沈妤张张嘴,想说什么,终究选择了沉默。一时间,帐篷里静谧无声,沈妤并没有发怒,没有理会他,也没有赶他走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终究还是郁珩先认输。他轻叹一声:“你说的不错,若是这个计划被我知道了,我一定会阻止你的,我绝不能看着你以身犯险,即便你有准备也不行。”顿了顿,他轻嗤一声,“纪晏行口口声声心悦你,却配合你上演如此危险的计划,可见他并非全心全意为你着想,所谓的喜欢也不过是三分真罢了,你可不要太相信他。”

    沈妤原本面容微冷,却是被他这句话逗笑了。

    郁珩眉眼弯起,声音清越低回:“不生气了罢?”

    沈妤抿唇微笑,面容绝俗,姣若秋月:“我是如此小气的人吗?”

    郁珩低声笑道:“自然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也是担心我。”沈妤将一盏茶推到他手边,“可是,你该了解我,我决定的事绝不会改变。所以,你不愿帮我,我只好找别人帮忙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妤。”郁珩无可奈何的样子。

    沈妤捧着茶盏,像是没看见他的脸色。

    少倾,她突然被带到一个温热的怀抱。她心头一惊,差点轻呼出声。待反应过来,赶紧推开他。可是郁珩看起来是个病弱公子,力气却很大,她根本就推不动。

    是啊,她怎么忘了,他身子弱有一半是装的。

    鼻端萦绕着清幽的药草香,她面色微红,颇有些恼羞成怒:“郁珩,你快放开我!”

    “不放。”郁珩笑声闷闷的,“你可是我未婚妻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没答应呢,祖母也没答应。”沈妤怕惊动紫菀她们,只能压低了声音。

    郁珩温声道:“不过是迟早的事罢了,反正我们两人的事已经在父亲那里过了明路了。”

    沈妤越发羞恼,在他手臂上拧了一下:“再不放开我真的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这人看似温和有礼,实则次次得寸进尺。

    这点力度,郁珩根本不觉得痛,笑声越发悦耳。

    但是他也知道凡事该循序渐进,未免沈妤真的生气,过了一会,他就恋恋不舍的放开他了,优雅自如的整理了一下衣袖。

    沈妤立刻离他远了一些,道:“若下次你再无礼,就不要怪我了。”

    郁珩伸出瘦长的手指,执起茶盏,笑容干净纯粹:“好,阿妤说的话我的都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沈妤觉得就像一拳打到棉花上,而且她好像并非是真的生气……

    意识到这一点后,她更不想看到郁珩了:“天色晚了,你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郁珩站起身,拂了拂袖子,叹道:“真想这一切快些结束,届时我们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沈妤只觉得耳根发烫,好在帐篷点燃着烛火,看不清她脸上染上的薄红。

    郁珩见她不搭理自己,笑了笑,出了帐篷。

    紫菀几人进来的时候,沈妤已经拿出一本书在看了。紫菀拔下发上的簪子拨了拨灯芯,使烛火更亮一些。

    “姑娘,小心熬坏了眼睛,明天再看罢。”

    沈妤点点头,殊不知她其实也没看进去,好半天都忘了翻一页。

    紫菀将残茶端下去,吩咐人端着晚饭进来。

    “对了,方才周少夫人派人来看望姑娘,听闻姑娘差点被箭所伤,很是担心。可是方才楚王殿下在,奴婢就告诉她您受了惊吓正在歇息,打发她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提起严卉颐,沈妤问道:“苏叶,周大夫人那边如何了?”

    苏叶道:“周大夫人一直在帐篷待着,并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。”

    沈妤一边的黛眉挑起:“她倒是沉得住气。”

    紫菀道:“也不知道周少夫人哪里不好了,她居然生出这么狠毒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苏叶冷哼道:“楚王殿下已经派人去她的老家查问了,说不定能查出什么来。”

    沈妤淡淡笑道:“陆家那边呢?”

    苏叶噗嗤笑出声来:“陆家那边可热闹了,尤其是陆夫人哭天抢地。哼,不过是咎由自取罢了,谁让她想害姑娘。”

    陆家的营帐中,陆夫人扑在长兴侯身上哭的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虽然她和长兴侯时常发生争执,长兴侯也对太后念念不忘,可是两人毕竟夫妻多年,长兴侯变成这个样子,她自然是悲愤不已。

    陆行川跪在地上:“母亲不要这样,都是儿子的错,若非是为了护着我,父亲也不会被人暗害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哭的上气不接下气,头晕目眩,根本没听见陆行川在说什么。她现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:长兴侯落到这个地步都是沈妤害的,沈妤害了陆家好几个人,真是个灾星,她一定要找沈妤报仇。

    崔葇扶着陆夫人,擦擦眼泪道:“母亲,父亲已经被人害成这样,您不能也病倒,地上凉,您起身去歇息一会罢,别哭坏了身子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哭到声音嘶哑:“你们父亲都变成这个样子了,我要这副身子又有何用?沈妤害了行皓和灵雨还不够,还不放过你父亲,我宁愿不要这条命,也要与她同归于尽!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就站起身,可是刚站起来又倒下了。陆行舟和崔葇及时扶住她。陆行舟道:“母亲,事情并非是您想的那样,您不要冲动。”
彩票走势图 北京快3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万彩票网 500w彩票 <顶点小说网修真世界>| <无弹窗小说阅读网>| <棋牌游戏>| <我欲封天 耳根 小说>| <我爱小品网>| <斗牛棋牌>| <大主宰txt 天蚕土豆>| <棋牌游戏>| <顶点小说网修真世界>| <完美世界小说全文阅读>| <武动乾坤>| <天天小说网>| <一女多男np穿越小说>| <exo校园小说阅读网>| <都市言情小说排行>| <飞卢小说网>| <59燃文小说阅读网>| <玄幻小说完本下载>| <豆豆小说阅读网 总裁>| <完美世界小说全文阅读>| <女生小说>| <完美世界游戏下载>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