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阁 > 重生之侯门嫡妻 > 第一百六十章 一波又起

第一百六十章 一波又起

一秒记住【笔♂趣÷乐 www.texmedinfo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这只老虎长得十分高大凶猛,身上的皮毛油光水滑,还有一身漂亮的花纹。

    可是在这个时候,无人有心情欣赏这只老虎,亦无人敢上前救人,都往后退去。

    老虎发出吼声,崔葇的手死死扒着地面,浑身泥土,极为狼狈,手心已经被磨出了血。大声道:“快救我,救我!”

    众人惊恐万状,有的已经吓得惊叫出来。

    陆家人和崔家人闻讯赶来,俱是心惊肉跳。崔葇像是看到了救命的稻草,大呼道:“救我,救我——”

    崔大夫人身体一软,差点晕倒,又赶紧道:“快救救我女儿!”

    不少侍卫已经赶来了,张弓搭箭,可是又怕伤到崔葇,所以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老虎不是人,看不出人的情绪,自然不会心慈手软。它伸手十分敏捷,一伸爪子,崔葇的衣服被抓破了,只听到崔葇一声惊叫,老虎张开四肢,整个身子飞扑到了崔葇身上。一只爪子还摁在了她脸上,下一瞬,几道血印子出现在崔葇脸上。

    又是一声尖叫,老虎的嘴就要咬住崔葇的脖子。她眼睛瞪得大大的,似乎要从眼眶里掉出来,恶臭的气息涌入鼻端。

    就在她以为自己要被咬死的时候,忽然听到一声哀嚎,老虎趴在了她身上,一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崔葇缩成一团,紧张的盯着面前的老虎。过了一会,当她发现老虎头上的箭时,大哭出声。

    众人都看到了,射出这一箭的是陆行川。

    其实,沈妤完全可以趁机要了崔葇的命,但是皇帝在这里,不好下手,还是静观其变为好。再者,崔葇变成这样,实在是丢人至极,又毁了容,她的日子也不会好过的。

    但是沈妤奇怪的是,这只老虎为何会破笼而出,又为何会只咬崔葇呢?熊吃沈妤不成,转而老虎就要吃了崔葇,这也太巧了罢?

    下意识的,她回头看向郁珩,郁珩冲她微笑颔首。她顿时了然,这件事有郁珩的手笔,他故意这样做,想来熊要吃沈妤的事,和崔葇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等宴会结束后,再好好问问他。

    很快,就有人将那只大老虎拖了下去,崔大夫人走到崔葇身边,吓的流出了眼泪,拉起崔葇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没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差一点,差一点崔葇就被老虎吃掉了。

    崔葇身体如风中落叶一样剧烈的颤抖着,衣裳脏乱,伤口染着鲜血,目光空洞无神,就像失了灵魂一般。

    崔大夫人轻轻拍着她的脊背,安抚着她。过了一会,又招呼人将她扶过去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,陆行舟都没有开口说一句话,完全对崔葇漠不关心,崔大夫人心中憋闷,又不好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不能让女儿受这么大的委屈,直接行到皇帝面前,跪下道:“求陛下为我女儿做主!”

    先是熊闯出笼子差点杀了沈妤,又是老虎出了笼子使得崔葇遇害,就算崔大夫人不说,皇帝也是要彻查的。

    皇帝沉声道:“来人,将负责看守野兽的人带过来,再检查一下老虎和熊!”

    很快,人就被带上来了,无论如何,玩忽职守的罪名还是逃脱不掉了。可是崔大夫人却觉得此事另有蹊跷,请求皇帝审问这几个人。

    但无论如何审问,他们坚持说是自己疏忽大意,无人指使他们故意放出老虎和熊。

    皇帝龙颜大怒,直接下令将这几个人拉出去斩首。

    很快,太医就过来禀告道:“回陛下,臣检查过了,那只老虎和熊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无人在野兽身上动手脚,所以无论是熊和老虎吃的是谁,都是巧合?

    同样都是差点丧命野兽之口,对比沈妤的平静,崔葇好像更为凄惨。

    崔葇被婢女搀扶着回去了,路过沈妤身边的时候,突然觉的浑身发冷,打了个寒颤,又快速移开目光,脸上闪过一抹心虚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沈妤确定了,她差点被熊吃掉,的确有崔葇的参与。至于她还有没有同谋,沈妤不能确定。

    宴会进行到这里就散了,恭送皇帝回了龙帐,其他人仍旧是心有余悸,一边窃窃私语,一边相携离去。

    风一吹,血腥味越发浓重了,不远处的围阵,已经是尸骨遍地。侍卫们小心翼翼的将野兽关进槛车,押送回去。很快,围阵就空空如也,伴随着野兽的嚎叫,整个围场的氛围极为诡谲。

    至于那几个惨死的斗兽之人,自然是被扔进乱葬岗了。

    月亮似乎也被惊吓到了,缩进了云彩里,一时间明亮的夜空也变得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紫菀和苏叶打着灯笼,和沈妤一起回帐篷。因着沈妤差点丧命,所以她们很是自责,一路上也很小心,生怕沈妤摔倒。

    婢女早已经备好了沐浴要用的热水,沐浴过后,沈妤心头的紧张放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沈明洹一直在外面等着,过了许久才被请进去。

    他得了允许,一阵风似的跑了进去,靠在沈妤身边:“姐姐,都怪我不好,没有保护好你。”

    沈妤头发湿漉漉的,服帖在身后。她微微一笑道:“不是你的错。”

    沈明洹心头的惊慌还未消褪:“我当时真的要吓死了,如果姐姐被熊吃了,我……我也不活了……”

    沈妤揉了揉他的头发,声音温柔:“傻瓜,说什么胡话?”

    沈明洹握住沈妤的手臂,认真的看着她:“我说的是真的,来参加狩猎的时候,我还向祖母保证会保护好你,若是姐姐没有脱险,我一定会内疚一辈子了,还不如陪姐姐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沈妤失笑:“你是男子,哪里能为这样的事就要死要活的?若是被祖母知道,一定会责骂你的。再者,我不是好好地吗?”

    沈明洹靠在沈妤的肩上,语气带着鼻音:“幸好姐姐平安无事,改天我一定要去宁国寺拜一拜,多捐些香油钱,让佛祖继续保佑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说的倒是不错,等狩猎过后,挑个日子,我与你一起去。”沈妤想起了她放在一旁的平安符,那是沈妘从宁国寺求来的,看来还是有几分灵验的。

    “等狩猎结束,先去宁王府看大姐,免得她听到外面的传言受到惊吓,动了胎气。”

    沈明洹点点头,突然抬起头道:“这次又是楚王殿下救了姐姐呢。”

    沈妤面色不改:“明日你陪我去向楚王道谢好了。”

    有了两次救命之恩,沈明洹对楚王的好印象又加深了一层,看来楚王的确是将姐姐放在心上的。

    犹豫了一下,沈明洹悄声道:“姐姐,你觉得楚王如何?”

    沈妤眉眼含笑:“楚王……是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沈明洹扯了扯沈妤的袖子,笑的贼兮兮的:“想来,他是爱慕姐姐的,所以才舍身相救。”

    沈妤敲了敲他的头:“什么爱慕不爱慕的,胡说什么?”

    沈明洹捂住头,‘哎呦’一声:“楚王都做的这么明显了,我若再看不出来就真是傻子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沈妤笑容一顿。

    郁珩那次救了她也就罢了,毕竟没几个人看见,可这次众人却是亲眼所见,难道他们不会暗中揣测什么吗?

    尤其郁珩身份特殊,皇帝一定会有所怀疑。

    沈明洹长叹一声,嘀咕道:“可惜楚王好是好,就是身份上……祖母不会同意的。这样一想,楚王真有点可怜呢。”

    沈妤没有说话,似乎在沉思。

    沈明洹在她眼前挥挥手:“姐姐,你在想什么,怎么这般入神?”

    沈妤淡淡笑道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关于郁珩的身世,还是过些时候再告诉他罢。

    少倾,云苓在外面道:“姑娘,周少夫人来看您了。”

    因着严卉颐有伤在身,不便参加宴会,所以今夜发生的事她没有亲眼见到。听人说了以后,就赶紧让婢女扶着她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请她进来。”沈妤道,“天色不早了,洹儿,你快回去歇息罢,明天还有狩猎呢。”

    沈明洹起身:“那我先回去了。苏叶,今晚要好好守着姐姐,万一给敌人可乘之机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沈妤也站起来,为他系好领口上的扣子,柔声道:“秋夜寒气重,晚上睡觉的时候小心些,别着凉了。”

    沈明洹表示他一定会听话,大步向门口走去,恰好和进来的严卉颐遇到了。

    两人见了礼,严卉颐笑道:“小侯爷也来看望沈妹妹?”

    沈明洹颔首道:“多谢严……周少夫人记挂着姐姐。”

    严卉颐微笑道:“天色晚了,不知道会不会打扰沈妹妹。但是我实在放心不下,就赶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一走到沈妤身边,好好打量了她一会,见她果然没有受伤才舒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沈妤吩咐人上茶,道:“你身子还没好,这么晚又赶过来,明天再来也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严卉颐抿唇一笑,接过茶去。

    沈明洹原本要掀开帘子,突然又回头道:“听闻前几日周少夫人也受伤了?”

    提起此事,严卉颐就想到了佛口蛇心的周大夫人。她只以为沈明洹是看在沈妤和严苇杭的面子上问候一下,所以也客气的道:“劳烦小侯爷费心想着,不过是小伤,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。但是,还要多谢沈妹妹救了我。”

    沈明洹自然不可能留在这里问太多,只是道:“姐姐和周少夫人关系亲近,帮您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出了帐篷。

    严卉颐在这里待了两刻,在沈妤的劝说下,也回去歇息了。

    紫菀铺好床,道:“姑娘,您今日受到了惊吓,也该歇息了。”

    沈妤点点头,又在梳妆台前坐了一会,便去了榻上。

    紫菀为她盖上被子,落下帷帐,轻手轻脚的退下了。

    一夜无梦。

    翌日,沈妤睁开了眼睛。透过白色的帷帐,阳光照射进来,想来这时候,外面已经天光大亮了。

    她意识到自己起晚了,缓缓坐起身,一手撩开帷帐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的,一张脸出现在她面前,她轻呼一声:“你……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郁珩坐在她床头的绣凳上,笑的眉眼生辉:“来见你。”

    沈妤穿着雪白的里衣,一头青丝流泻下来,在阳光的照耀下,似闪动着黑玉般的光泽,更清楚的显现出她玲珑纤细的身形。

    呆愣了一会,她猛然落下帷帐,面色微红。

    少倾,她想到,她的衣服不在这里,刚想叫紫菀进来,一只搭着衣服的手就穿了进来。

    沈妤狐疑的盯着这只手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帷帐被掀开一条缝,紫菀笑容满面道:“姑娘,您醒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不是郁珩。

    沈妤问道:“屋里只有你一人吗?”

    “云苓去给姑娘打水了,苏叶在外面守着,免得一些不长眼的人闯进来。”说到此处,她想起了什么,道,“楚王殿下来过一次,听姑娘还睡着,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沈妤笑了笑:“替我梳洗罢。”

    梳洗过后,苏叶就进来禀报了:“姑娘,楚王殿下在外面等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生怕别人看不到吗?”不知怎么,沈妤自早上看到他那张脸,心中生出几分火气,没好气道,“让他快点进来。”

    苏叶不明白为什么姑娘突然就生气了,‘哦’了一声,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阿妤。”郁珩走到沈妤身边,带了一阵清幽的药香。

    沈妤回过头,面无表情道:“殿下来做什么,若是被人看到了,还不知道要引来多少流言蜚语呢。”

    郁珩目光灼灼,声音温和:“昨天我又救了你,想来那些人背地里已经在揣测我们两人的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担心什么,你放心好了,我来这里,无人看到。”郁珩笑着打断。

    沈妤抿抿唇,她觉得郁珩就是故意的。明明可以走窗户,偏偏要走正门。

    似乎是看出了她的心思,郁珩笑叹道:“你不知道,我多么想光明正大的来见你,所以便想试一试。你怕被人看到,一定会让我赶紧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沈妤再一次确定,他是越来越得寸进尺,一点点的让她走进他设计好的圈套。

    思及此,她有些气馁,道:“殿下有什么话就赶紧说罢。”

    郁珩怕她惹恼了她,不敢太过分,道:“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何要对崔葇下手吗?”

    沈妤冷冷一笑:“果然是她想要我的命。”

    郁珩摇摇手指:“事关陛下安危,谁也不敢玩忽职守,凭她一己之力,如何能成事?”

    “哦,还有谁参与了?”

    郁珩道:“我的人发现,崔葇和傅柠暗中接洽过。”

    沈妤轻笑一声:“果然,又想借刀杀人。怪不得傅柠来参加狩猎,原来是为了对付我。”

    傅柠毁容眼瞎了,怕别人嘲笑她,她根本就不再出府见人。这次她丢掉了面子,出现在围场,原来是别有居心。

    但是傅柠到底谨慎许多,未免和自己扯上关系,称病不出,没有参加宴会,否者,老虎要吃的就是她了。

    郁珩道:“她可以在笼子和熊身上做手脚,我自然也可以。只是崔葇及时得救,没能彻底为你出口气。”

    他一向温润的眉眼,难得闪过一抹狠厉。沈妤心下动容,方才对他莫名其妙的气也就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沈妤声音放柔了不少,道:“即便崔葇还好好活着,她也不会顺心如意,陆行舟对她冷冰冰的,再加上她毁了容,对于她来说,这是永远的惩罚,倒是比死了更有趣。”

    郁珩握住了她的手,面色紧绷:“这次就当饶她一命罢,再有下次,我绝不允许她再活着。”

    看到他明目张胆的‘占便宜’,沈妤也没抽回手:“我已经给了她多次机会,但愿她能悬崖勒马,及时收手。”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笑,不经意间越靠越近。沈妤觉得有些难为情,立刻往后退了退,却是不小心碰到了郁珩的手臂。

    郁珩皱眉,发出一声闷哼。沈妤忙道:“是我不好,我忘记你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再一看,他雪白的衣袖已经浸出鲜血来了。

    沈妤更加愧疚,不知所措。郁珩不在意的笑笑:“我没事,不过是小伤罢了。”

    沈妤瞪了他一眼:“这怎么能叫小伤?虽然只是被熊挠了一下,但是那可是凶猛的野兽,怎么能不在意?”

    然后,她亲自拿了药过来,又为他掀开衣袖。好在现在不是冬天,衣服不多,揭开几层衣料过后,就看到了被包扎住的伤口,血渗透了纱布流淌下来。

    沈妤想了想,还是没有叫紫菀进来,轻轻地为他解开纱布,露出里面几道伤口。

    她眉头微拧:“原来伤口这么深。”

    郁珩脸色发白,没有言语,低头看着她的脸,唇角微翘。

    昨晚他故意没有敷药,今天草草的包扎了一下就过来了,就是有意让沈妤看到他的伤,果不其然,沈妤很担心他,看她着急的模样,想来心里一定是有他的。

    果然,装可怜这招还是很有用的。

    郁珩心下满意,口中却云淡风轻道:“不过是些皮肉伤罢了,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沈妤抬头,横他一眼:“你是为了救我受的伤,若是因为你的疏忽大意伤痛加重,那就是我的错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她不施粉黛,可是依旧面如朝霞。那双眼睛极为清艳,眼尾一挑,媚意横生,就像一轮漩涡,使人沉沦。

    郁珩看着她,眼中是毫不掩饰的情愫。他声音低沉道:“救你是我自愿,怨不得你。”

    沈妤上药的手一顿,道:“我知道,方才我是在说笑。”

    又等了一会,沈妤为他包扎好了伤口,替他落下袖子,嘱咐道:“以后按时敷药,小心些,不然伤口又要裂开了。”

    郁珩‘嗯’了一声,目光却没有从她脸上离开一瞬:“还有三日,狩猎就要结束了,你想好接下来要如何做了吗?”

    沈妤轻笑:“自然,这么好的机会,放过岂不可惜?”

    郁珩专注的凝视她:“若有需要,让苏叶去寻我。”

    不知怎么,沈妤心中一热,淡然的道:“我知道。时候不早了,你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郁珩虽然不舍,但是也不得不离开。

    “阿妤。”郁珩走到窗边又回过头。

    沈妤挑眉询问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郁珩道,“离宁王远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沈妤一怔。

    郁珩一颗心都在沈妤身上,岂会看不出宁王那点龌龊心思?虽然他知道沈妤生的貌美又聪慧,被其他男子盯上很正常,可是他心里还是酸酸的。其他人倒也罢了,宁王却让他觉得恶心。

    这一对比,陆行舟都比宁王要好。

    郁珩笑容藏着深深的嘲讽:“宁王不是什么好人,离他远一些。”

    沈妤面色一凝:“我自然知道。只是我现下正与他合作,就少不得与他虚与委蛇。”

    见沈妤果真厌恶宁王,郁珩稍稍放心了。他将沈妤揽在怀中,又快速放开她,亲昵的刮了刮她的鼻子:“我觉得,有些事情的进程该加快了,免得有些没有自知之明的人来烦你。”

    沈妤还未反应过来,他就跳出了窗子。

    她站在原地,思考着郁珩这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少倾,她恍然大悟: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三天时间很快就过去,很快就到了狩猎最后一天。无论之前发生了何事,今天还是要举办宴会的。

    众人都默契的没有提斗兽一事,宴会倒也算平静。

    皇帝一边饮酒一边观看歌舞,原本吴婕妤还算得宠,可是斗兽那天,熊闯出笼子,所有妃嫔都只顾着自己逃命不管皇帝,皇帝就对她们冷漠了不少。

    她们也很心虚,不敢开口说一句话。傅贤妃更是后悔,早知那只熊不是冲着皇帝去的,她就该挡在皇帝身前,届时皇帝对她的宠爱一定会更上一层楼。

    一群人各怀心思,连带着也失去了观看歌舞的兴趣。

    席位分列两旁,中间是无数身着艳丽衣裙的舞姬,各个生的貌美如花,身段窈窕。皇帝对这些妃子没了喜爱,将心思放在了这些舞姬身上,想着挑出一个最漂亮的带在身边,今晚就侍寝。

    尤其中间领舞的舞姬,薄纱覆面,但一定是个妖媚的美人,虽然比不得阮昭容,但容貌也在上上。她眨了眨眼睛,似乎有春水流动,几乎要溢出来。而这个眼神,就是冲着皇帝去的。

    皇帝放松身心,看着舞姬与他眉目传情。突然,舞姬长袖一甩,一边转着圈圈一边到了皇帝这里。

    皇帝以为舞姬要借着跳舞勾引他,再加上饮了酒,所以就放松了警惕。

    这时,舞姬俯下身子,在起身的时候手中寒光一闪,拿着一把匕首刺向了皇帝。

    皇帝一惊,眼看着匕首就要刺入他的喉咙,全公公大声道:“陛下,有刺客!”

    然后奋不顾身的跑保护皇帝。

    皇帝一侧身,匕首正好擦着他的脖子过去,留下一道血印子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呼出一口气,幸好皇帝没事,否则他们也会被牵连。

    全公公被伤到了肩膀也顾不得,大声喊道:“救驾,快来救驾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舞姬又从发髻中抽出两把匕首,朝皇帝刺过来。那些妃子见了,哪里顾得了别的?就连傅贤妃下意识想的还是自己这条命,再一次‘抛弃’皇帝躲开了。

    宁王无法及时冲过来,搬起一张食案扔到了舞姬背上,舞姬吃痛,猛然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全公公也趁机保护着皇帝离开这里,而这时侯,禁军也将这里团团围住了,并且有侍卫将舞姬拿下了。

    再三确认没有其他刺客混进来后,皇帝回到了宴会上,瞥了一眼瑟瑟发抖的妃子。

    他眼中含着冷嘲,没想到又经过一次刺杀,她们最先选择的还是自己的命,舍身救他的反而是全公公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全公公自小就伺候他,情分不是旁人可比的,比其他人忠心得多。

    思及此,他就让全公公下去让太医诊治了。

    下一瞬,他勃然大怒。他出宫狩猎,却是接二连三的发生事端,背后之人根本不将他这个皇帝放在眼里!

    皇帝看着跪在地上的舞姬,怒声道:“说,是谁指使你来刺杀朕的!”
彩票走势图 北京快3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万彩票网 500w彩票 <都市小说完本>| <完美世界小说人物月禅>| <完本的长篇玄幻小说>| <exo小说阅读网np>| <青春校园小说>| <97言情阅读小说网>| <建筑安装>| <17k手机小说网>| <刘猛小说txt下载>| <棋牌游戏>| <校园全能高手小说>| <思路客>| <免费小说阅读女生版>| <58免费小说阅读网>| <exo小说阅读网超能力>| <豪门军少宠妻无度小说>| <完美世界小说sodu>| <免费小说阅读女生版>| <神印王座小说>| <58免费小说阅读网>| <天才儿子腹黑娘亲>| <天天小说网>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