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阁 > 重生之侯门嫡妻 > 第一百六十一章 弑君谋逆

第一百六十一章 弑君谋逆

一秒记住【笔♂趣÷乐 www.texmedinfo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舞姬冷笑两声,低头不言。

    皇帝抬手一指,侍卫立刻将舞姬脸上的面纱摘了下来。舞姬的容貌暴露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众人先是感叹这是个美人,然后觉得舞姬有些熟悉。

    很快,不少人都认出来了,这不是新月吗?她不是畏罪自尽在刑部大牢了吗,怎么会出现在围场?又如何会混进舞姬之中,来刺杀皇帝?

    刑部尚书吴山也是大吃一惊,立刻上前道:“陛下,这名女子就是那天刺伤太子殿下的人。因为事出有因,陛下网开一面,没有处死她,但是她却自尽在大牢,不知为何会出现在这里。是臣太过疏忽,才使得她逃之夭夭,现下又不知悔改刺杀陛下,求陛下治臣的罪。”

    皇帝眉头紧锁,似乎根本不记得新月是谁了。说来也是,他是至高无上的帝王,身边美人无数,怎么会记得一个舞姬?

    吴山适时提醒,将新月和太子的事又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皇帝冷冷瞥了太子一眼。

    只一个轻飘飘的眼神,太子的心猛然一缩,立刻跪倒在地,低下头去一句话也不敢说。

    皇帝轻嗤一声,怒视着新月道:“是谁指使你来刺杀朕的!”

    “无人指使。”新月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无人指使!”皇帝怒极反笑。

    吴山原本还同情这个性情刚烈的女子,可是现在却改变了看法。既然逃走了就换个地方好好生活,为何要刺杀皇帝?虽然他是个正直无私,喜欢为民做主的官员,可是他对皇帝更为忠心,这样一想,自然是皇帝的安危重要了。

    吴山冷冷道:“这是皇家猎场,守卫森严,既然无人指使,你是如何混进来的,又如何扮成舞姬刺杀陛下?还不快从实招来,说不定陛下仁慈,还能留你一个全尸!”

    吴山的话正是众人所想的,宁王开口道:“只怕,她能逃出刑部大牢都是一件蹊跷事罢?”

    吴山想了想道:“听闻她畏罪自尽,臣亲自和仵作查验过,发现她的确没有了气息,和死人无异,所以就派人将她送出了刑部,不知为何她会活过来,又出现在围场。”

    宁王道:“除了她假死逃脱,还有别的解释吗?”

    吴山沉吟道:“宁王殿下所言极是。”

    “但本王奇怪的是,她既然在刑部大牢关着,是如何有办法假死瞒过这么多人的呢?”宁王疑惑道,“不知新月在牢狱关着的时候,可曾见过什么人?”

    看管犯人,自然有狱卒在,吴山怎么可能这种事都管?他惭愧道:“臣不清楚,不过,倒是可以派人回刑部问一问负责看管犯人的狱卒。”

    有人道:“围场离刑部如此遥远,不知派去的人何事能回来呢。”

    宁王行至皇帝面前,行礼道:“父皇,若是此时要快些查清楚,看来还是要从新月身上下手。”

    皇帝颔首,给身边的康公公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康公公行礼,去了下面,指着新月,尖声道:“再问你一遍,到底是谁指使你刺杀陛下的!”

    新月抬头,目光冷嘲,就是不语。

    康公公挥挥手:“廷杖!”

    少倾,几个内侍和侍卫就拿着板凳和板子过来了,不由分说将新月抬上凳子,又厚又宽的板子一下下落在新月身上。新月一开始还忍住不发出声音,很快她就坚持不住痛呼起来,衣服上也渗出鲜血。

    众人平静地看着这一幕,生不出一丁点同情。对于他们来说,只要敢刺杀皇帝,不管有没有隐情,都应该处死。

    新月的手死死扣着板凳,紧紧咬着牙,不一会嘴角也流出鲜血。

    少倾,康公公抬抬手,侍卫停下了板子。康公公笑吟吟的问:“怎么,肯招了吗?不招没关系,只是还有更多好玩的刑罚要让你见识一下呢。”

    新月眸中满是倔强和恨意,她咽了口血水,过了一会,终于哑声道:“我……我招……”

    康公公笑眯眯道:“招了就好。”

    说着,挥手示意,就有人将凳子和板子撤下去了。

    新月趴在地上咳嗽着,康公公道:“说罢。”

    新月死死握着手,道:“我在刑部大牢的时候,的确有人去看过我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我娘。”

    “你娘?”康公公顿了顿道,“她可对你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新月又剧烈咳嗽了几声,道:“我娘给了我一包药,可以假死的药。告诉我,只要吃下它,就可以瞒天过海,走出刑部大牢。我当时并不相信,但是也只能试一试了。没成想,娘果然没有骗我,醒来以后,我就回到了家中。原来,娘知道我会被当成死人丢出去,所以一早就在乱葬岗等我,趁别人不注意将我带回家。

    我问我娘,是谁好心救我,我娘也不知道,只是说,过几天那个贵人会派人来的。果然,第二天,一个陌生人就到了我家,给我安排了任务。我才知道,那个贵人救我并非是出于好心,而是要利用我。只要我帮他做成这件事,就会给我家人一大笔钱,送他们离开京城,去别处享福。为了我的家人,我答应了。

    很快,我的家人就被送走了,原以为他们会安全离京,一生荣华富贵享之不尽,可是谁知道,在一个夜里,我弟弟浑身是血爬到了家门口。我也被吓到了,问他为何还在京中,他当时已经奄奄一息,让我快些逃走,不要再为背后那人做事。弟弟告诉我,背后那人根本就是个言而无信的小人,他怕我们会泄露此事,所以就准备杀人灭口。

    我弟弟不经意间听到了他们的计划,没有吃下有毒的饭菜,可是我的父母却被毒死了。弟弟连夜逃跑,可是还是躲不过那些人的追踪,被砍伤了。为了活着见到我,他跳进了河水装死,那些人才放过他。他好不容易回到家,告诉我他的遭遇,没坚持多久就死了。我很难过,可是我救不回我的弟弟,就连我父母的尸骨都不知在何处,我好好恨,好恨!”

    康公公看了看皇帝阴沉的脸色道:“杀你家人的又不是陛下,你为何要到围场行刺?”

    新月面上带笑,眼中却流着泪水:“我刺杀狗皇帝,自然是有理由的。”

    康公公厉声道:“敢对陛下不敬,你好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新月笑出声来:“我说错了吗?他就是一个昏君!不但他是昏君,他养出的儿子也昏庸无能,恬不知耻,色欲熏心!太子倚权仗势,利用我的家人,强迫我从了他。我虽是一个青楼女子,比不得那些世家贵女身份尊贵,但也是卖艺不卖身的清倌。可是太子却强人所难,我虽然不愿意,但是为了我的家人只能答应。我已经妥协,没想到跟更过分的还在后面。

    那日太子寿宴,他强迫我去弹琴跳舞,事后还强迫我白日与他……与他……即便我再厌恶,也只能忍受这份屈辱含泪应了。但是我万万没想到,他会将主意打到我弟弟头上。我已经受尽了屈辱,他还要凌辱我弟弟,所以我一气之下便用簪子刺伤了他。原本想与他同归于尽,可是他命大,居然被人救了。明明是他欺人太甚,可就是因为他是太子,所以他没有受到任何惩罚,我却身陷囹圄,受尽苦楚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有了机会逃脱出去,家人却被杀了。杀我家人的人固然可恶,但是罪魁祸首还是太子,若非是他强占了我,我会一直在乐坊卖艺,过几年攒够了钱,找个人嫁了,过安稳生活。我不知道杀了我父母的人是谁,所以只能找你们报仇了。”

    吴山道:“这和刺杀陛下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新月痴痴笑道:“自然是有关系的。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,太子鱼肉百姓,仗势欺人,却不受到任何惩罚,难道不是昏君在包庇自己的儿子吗?我曾听闻,陛下仁德,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,可是现在看来,就是一个笑话。你分明就是舍不得惩罚自己的儿子,所以将一切罪名推到我们这种身份低贱的人身上。你们欺人太甚,还怕被刺杀吗?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就来刺杀陛下了?”

    新月笑容有一丝疯狂:“反正我既然决定来刺杀昏君,就没想过要活着回去。如今刺杀失败,死就死了,只是觉得遗憾罢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艰难的抬起手,在别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送进口中。

    宁王急声道:“快拦住她!”

    看管新月的侍卫一脚踢过去,新月的手被打开了。然后,又有侍卫捏住她的手,不让她乱动。

    康公公走过去,俯身检查了一下她的手,发现她指甲里有一层红色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陛下,她的指甲里好像藏了毒!”

    皇帝面色更加难看:“太医何在?”

    张太医上前道:“臣参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皇帝道:“你去查验一下,是什么毒。”

    张太医走到新月面前,用银针挑起她指甲里的红色的东西,仔细看了看,突然面色大变:“陛下,这是鹤顶红!”

    鹤顶红可是剧毒,新月随身带着它,看来是真的不打算要这条命了。

    皇帝勃然变色:“还不从实招来,到底是谁在背后谋划这一切?”

    新月满头汗水,呼吸虚弱:“我说了,无人指使,我就是因为恨太子,很你这个昏君,所以想方设法混入围场的舞姬中刺杀你。若非是太子和你这个包庇儿子的昏君,我的家人也不会无辜枉死!凭什么坏事做尽的人安享荣华,我们一家要天人永隔?!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充满恨意的眸子盯着太子。

    太子心下一慌,明明新月很顺从他的,怎么他成了强占民女的人了,又怎么成了皇帝遇刺的罪魁祸首?

    他怒声道:“你胡说八道什么,是谁指使你往孤身上泼脏水的?”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一向威风凛凛,怎么现在敢做不敢当了?”新月大声道,“太子府寿宴那一次,许多人可是亲眼见到你强迫我,我一时情急就刺伤了你?现在你又说我是故意往你身上泼脏水,谁会信?”

    太子有口难辩,磕了一个头道:“父皇,儿臣是冤枉的,儿臣是被人陷害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冤枉,陷害?”皇帝眼中是显而易见的轻视和嘲讽,“你当朕是傻子不成,对你的所作所为全不知情?”

    “父皇——”太子心猛地一沉,瘫倒在地。

    新月看到太子这副模样,笑的十分痛快:“刺杀失败,我自然是必死无疑的,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!”

    说完,她闭上了眼睛,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。

    吴山道:“陛下,臣觉得,应该严加审问,一定要将幕后主使找出来,否者即便处死了新月,还会再有人来刺杀陛下。”

    众大臣纷纷附议。

    皇帝很爱惜自己这条命,自然也想揪出幕后指使,可是新月死也不肯说,还有什么办法呢?

    皇帝又让人给新月用了刑,她还是不肯招。

    就在皇帝要下令处死她的时候,吴山再三提议将新月关押起来慢慢审问。

    皇帝也无法,道:“也罢,就先将她关押起来,关于此案,就交由吴卿查明了。”

    吴山道:“臣一定尽心竭力找出幕后真凶。”

    一场宴会就这样散了,皇帝离开后,其他人也回去了,至于新月,被单独关押起来,无论如何都是逃不掉的。

    皇帝一想到有人要刺杀他,就睡不安稳,所以一夜无眠。吴山同样一夜没睡,但他却是为了案子。

    “姑娘,您所料不错,吴大人的确派人在暗处盯着新月呢。”苏叶从外面进来道。

    沈妤就着烛火,坐在镜子前梳头发,闻言微微一笑道:“告诉宁王,到子时的时候就行动罢。”

    紫菀颔首。

    沈妤环顾一圈问道:“紫菀和云苓在何处?”

    紫菀道:“哦,她们在收拾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收拾东西?”

    紫菀笑道:“姑娘糊涂了?今天是狩猎的最后一天,明天一早就要出发回去了。不只是我们,其他人家也在收拾。”

    沈妤左手撑着下巴,眼中是点点星芒:“让她们回来罢,明天回不去的。”

    紫菀想了想:“是啊,明天又有热闹看了,怎么还能回去呢。我这就叫紫菀和云苓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沈妤叫住她。

    苏叶停下脚步:“姑娘还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沈妤不自在的看着她道:“你悄悄去楚王的帐篷看一看,问问他……问问他的伤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紫菀嘿嘿一笑:“原来姑娘是担心殿下啊,不过,比起奴婢前去问候,殿下显然更想亲耳听到你关心他。”

    沈妤横她一眼:“要你去就赶紧去,还敢拿我打趣。”

    紫菀赶紧道:“好,奴婢这就去,快些去,免得姑娘等着急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在沈妤丢出一本书前,她快速跑出了帐篷,外面传来她和紫菀说话的声音,明显是兴高采烈。

    沈妤重新拾起书,就着烛火看,手无意识摩挲着书页的一角,却怎么也看不进去。

    她又将这一切归咎于郁珩,都是他扰乱了她的心绪,等明天见了他,一定不会给他好脸色。

    等等,她为何笃定郁珩明天一定会来见她呢?沈妤又丢了书,有些生气,一定是郁珩总是往她面前凑的原因。

    想想一开始她对他的客气疏离,到后来的熟悉,不知怎么就便的亲近起来了……一步步走进他编织的罗网。

    她觉得有些烦躁,干脆走到窗前,打开窗子吹风。

    这时候,苏叶进来道:“姑娘,奴婢已经将您的话带到了,宁王已经准备好了,再过两个时辰就行动。”

    半夜的时候,发生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原本新月被关押着,周围严防死守。可是却有几个刺客闯入,要杀了新月。幸而吴山早有预料,亲自带人守在这里,听见这里的动静时,就让人进去,及时抓住了几名刺客。

    考虑到这是半夜,不宜打扰皇帝,所以吴山在第二天才将此事禀告给皇帝。

    皇帝龙颜大怒,吩咐人将几名刺客带过去,亲自审问。

    其他人见到了,自然也慢慢围了过去,想知道这出戏又有什么波折。

    皇帝问几人是谁派他们来的,可是他们牙关紧闭,就是不说,未免他们又自尽,所以一直被绑着,许多侍卫也死守在这里。

    康公公挥挥手:“搜他们的身!”

    原以为什么都搜不到,却是在一个刺客身上搜出了一块腰牌。

    康公公看清腰牌上的字,心头一颤,立刻呈给了皇帝。

    皇帝面色一寒,一下子丢到了宁王身上,怒斥道:“宁王,你好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宁王一愣,先跪下道:“父皇?”

    皇帝面沉如水,指着他脚下:“你看看!”

    宁王茫然不解的样子,俯身捡起腰牌,却也是面露震惊:“父皇,这……”

    皇帝冷声道:“你难道认不出吗?这分明是宁王府的腰牌!刺客身上带着你府上的腰牌,到底是怎么回事,还需要朕明说吗?”

    宁王死死捏着腰牌:“父皇,这块腰牌的确是宁王府的,但是为何到了刺客手中,儿臣着实不知。父皇,儿臣是什么样的人,您是看在眼里的,儿臣绝不会做出这种事,求您明察!”

    说着,他磕了一个头,脸上的震惊和委屈不似作伪。

    皇帝沉默了。宁王的为人,他是了解的,仔细想想,指使新月刺杀他,宁王不一定能做出来,可是新月口口声声说太子是罪魁祸首,这不就是要对付太子吗?

    他可以不相信宁王会让人刺杀他,但是他觉得往太子身上泼脏水倒是有可能。

    他现在还年富力强,能活许多年,这几个儿子夺皇位还要等很久,但是要换太子就很容易了。只要坐上太子之位,继承皇位就是名正言顺的。所以宁王自然可以一边做他的好儿子,一边想办法让太子被废。景王失宠,太子再被废,太子之位不就是他的吗?

    虽然他不喜欢太子,也欣赏宁王。可是,他绝不希望宁王在对付太子的时候威胁到他的性命!若是宁王真的为了对付太子,让新月刺杀他,他绝不能让宁王继承皇位。

    思及此,他看向宁王的眼神多了几分探究和沉郁。宁王心下一惊,但还是保持镇定,无论谁看他,都觉得他是一个被冤枉的人。

    周王愈发奇怪了,新月到底是怎么回事?先是刺杀太子不成被关押到大牢,然后假死逃出,现在竟然又刺杀皇帝。而且看事情进展的方向,分明是要将这个罪名扣到宁王身上。

    他到现在都不明白,新月为何要做出这么多奇怪的举动?

    难不成新月是被景王收买,对付太子的同时栽赃给宁王?

    这样想着,他回头看向景王。

    景王读懂了他眼中的意思,轻轻摇头。

    周王吃惊,竟然不是景王。

    正思考着,傅贤妃闻讯赶来,跪倒在皇帝脚下:“陛下,瑄儿绝不会做出这等大逆不道之事,一定是有人陷害他!”

    一看到傅贤妃,皇帝就想到他被傅贤妃‘抛弃’的时候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傅贤妃心一沉:“陛下?”

    宁王埋怨傅贤妃给他拖后腿,可是这是自己的亲生母亲,只能忍着。

    他又磕了一个头:“父皇,这么多年,儿臣一直孝敬您,尊重太子,爱护兄弟,从不敢做出有违天理和孝道之事。儿臣以性命起誓,绝没有指使人刺杀父皇、陷害太子,更没有派人杀新月灭口,求您明察!”

    皇帝看见一向从容不迫、温文尔雅的宁王这般焦急无措,心中有了几分动摇。

    看起来他的焦急不像是心虚,是怕真的被冤枉。

    景王心思百转,看出些门道。想来,这是宁王自导自演的一出戏,先设计自己被冤枉,然后事情又有翻转,届时不知道是谁倒霉。

    而他作为宁王的死对头,难保宁王不会拖他下水。

    思及此,他暗骂宁王狡猾,也跪下道:“父皇,儿臣也相信二哥不会做出此等谋逆大事,求父皇明察。”

    沈妤在人群中,唇畔轻勾,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看来景王也不傻啊,他已经看出宁王的计划了,想将自己摘出去。

    但是,他注定不能如愿了,这个黑锅一定会扣在他身上!

    皇帝看看不喜欢的景王,又看看宁王,犹豫片刻道:“好,既然你们都认为宁王是被冤枉的,就再查一查罢。”

    景王道:“父皇,儿臣以为此事事关重大,想来一时半刻也查不清楚,不如先带着这几个刺客回京,交由吴大人慢慢追查?”

    看来景王是想拖延时间,想办法彻底让这个谋逆大罪扣在他头上。宁王心下冷笑,口中道:“父皇,儿臣有话要说。”

    皇帝道:“说罢。”

    宁王道:“说句大不敬的话,即便儿臣让人去杀新月灭口,也该准备的万无一失,怎么会让刺客带着宁王府的腰牌呢?若儿臣果真要对付太子,应该偷偷拿到一块太子府的腰牌让刺客带上。届时,儿臣既不会被冤枉,又可以对付太子,一箭双雕。儿臣不是蠢人,怎么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明白,难道生怕自己死的不够快吗?”

    宁王这话说的很有道理,身为皇子,除了太子这种出奇蠢笨的,谁不长几个心眼?宁王做事怎么会留下这么大的漏洞呢?

    傅贤妃趁机道:“瑄儿说得对,陛下,一定是有人要陷害瑄儿,您一定要明察……”

    皇帝沉思不语,目光扫过几位皇子,最后落在太子身上。

    太子以为这又是宁王的阴谋诡计,是用来对付他的。他心头暗恨,大声道:“父皇,您可不要被宁王的三言两语骗了,儿臣根本没有要陷害他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蠢货,太子说这话,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?

    皇帝相信太子这个脑子,也想不出这么复杂的计策,只是冷冷瞥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太子却误以为,皇帝已经相信是他设计陷害宁王了。

    他慌张惊惧,差点哭出来:“父皇,真的不是儿臣做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给朕闭嘴!”皇帝不耐烦的斥道。

    太子愈发慌张,赶紧匍匐在地,身体也在颤抖着。

    皇帝看着宁王道:“你有什么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吗?”

    宁王道:“父皇,腰牌不能造假,却可以被偷走。儿臣不可能将腰牌交个刺客,说不定是有人偷了儿臣的腰牌,以陷害儿臣!”

    景王回头看他,一双手紧紧握着,生怕别人看出他的不安:“哦,二哥的意思是,你身边出了叛徒?”

    宁王道:“的确如此。父皇,求您让儿臣审问一下身边的人。”

    皇帝点头:“来人,将在宁王身边伺候的人都带过来!”

    康公公带了一群侍卫,到了宁王的帐篷。过了一刻,匆匆赶来道:“陛下,陛下——”

    皇帝皱眉:“发生何事了?”

    康公公身后跟着无数人,除了侍卫,就是宁王府的人。可是此时,一个黑衣侍从,脖子上流淌着鲜血,面色苍白,呼吸细微,似乎立刻就要断气。

    宁王明显认出了他,拧眉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皇帝面色更沉:“这是谁?”

    宁王道:“父皇,他是儿臣的长随,一直在儿臣身边伺候。”

    众人没有怀疑什么,他们的确见过此人,此人的确是宁王最常用的长随,应该是他的心腹,康公公到宁王府宣旨的时候也见过。

    康公公道:“陛下,奴婢带人到宁王殿下的帐篷时,刚好看到他要抹脖子自尽,所以就让人阻止了他。”

    宁王目露怀疑:“这是怎么回事,康公公刚带人去拿人,他就要自尽?”

    康公公苦笑:“殿下,奴婢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宁王起身,到了长随面前:“覃忠,你为何要自尽?”

    覃忠眼中流露出一抹愧疚。

    宁王道:“覃忠,我待你不薄,一直很信任你、重用你,难道你不肯说实话吗?”

    覃忠流下两行热泪。

    宁王有些着急:“覃忠!”

    “殿下,属下对不住您,欠您的恩情,来世做牛做马再报答您。”覃忠道。

    宁王道:“我不要你做牛做马,我要你一句实话。覃忠,你为何要自尽?”

    “属下……属下知错……”

    宁王松开手,退后一步:“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?”

    覃忠犹豫了好半天才道:“那块腰牌是属下偷的!”

    宁王不敢置信:“什么,你……你竟然……”

    覃忠满面愧疚:“属下也是鬼迷心窍,背叛了殿下。可是……可是属下也是没办法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敢背叛我,难道还有谁逼你这么做吗?”

    覃忠面露难色。

    宁王又道:“好,这件事一会再说。你先告诉我,你为何要自尽。”

    覃忠一副豁出去的模样,从怀中拿出一张纸:“殿下请看……”

    宁王快速看完,头上冷汗连连,然后将纸交给一旁的康公公,康公公立刻呈给了皇帝。

    皇帝沉声道:“这张纸上写的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在皇帝的注视下,覃忠吓的浑身颤抖,膝行上前:“是……是假的……”

    皇帝一下子将这张纸扔了:“胆敢有不尽不实之言,立刻乱棍打死,株连九族!”
彩票走势图 北京快3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万彩票网 500w彩票 <波克棋牌>| <免费小说下载网>| <棋牌游戏>| <58免费小说阅读网>| <豆豆小说网 言情小说>| <完美世界小说人物月禅>| <莽荒纪快眼看书>| <波克棋牌>| <斗牛棋牌>| <完美世界游戏下载>| <棋牌游戏>| <仙侠奇缘之花千骨有声小说打包下载>| <小说完美盛宴sodu>| <完结全文阅读小说网>| <59燃文小说阅读网>| <完美世界小说最新>| <完美世界 起点5200>| <豆豆小说阅读网古灵>| <完本小说>| <修真者穿越玩网游>| <美男十二宫>| <校园全能高手小说>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