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阁 > 重生之侯门嫡妻 > 第二百章 嫌隙已生

第二百章 嫌隙已生

一秒记住【笔♂趣÷乐 www.texmedinfo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..,

    沈妤没想到沈妘这么敏感,竟然察觉出什么了。

    她踟躇了一下:“大姐……”

    沈妘正色道:“阿妤,殿下瞒着我,你也要瞒着我吗?难道在你心里我这个长姐就这么没用?”

    “自然不是……”沈妤握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沈妘苦笑:“你是知道我多在乎殿下的,他的每句话每个表情我都牢牢记在心里,虽然他近来仍旧是对我和颜悦色,对舒姐儿和我腹中的孩儿关怀备至,可是我却察觉出他的勉强。有一次我旁敲侧击,问他废太子和废太子妃的事,他的脸色立刻变了,然后找借口出去了。阿妤,他以前不是这样的。这是不是可以证明,外面的传言是真的,他果真为了谋夺太子之位不择手段?”

    沈妤轻声劝道:“大姐,你不要胡思乱想。既然大姐嫁入皇室,就该知道少不了明争暗斗、刀光剑影,殿下选择隐瞒也是为了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沈妘笑容酸涩:“这个道理我自然是明白,他要和太子、景王斗也没什么奇怪的,只是我觉得愧对废太子妃,这个位置本该是她的,她的孩子也该平安出世的,还有那些枉死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沈妤道:“姐姐,这怨不得你,你什么都不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沈妘摇头轻叹:“人人都说他温润如玉,有君子之风,是个贤王,一开始我也是这么认为的。可是慢慢的,景王失宠,失去了成为太子的资格,接着太子被废,他被立为太子,我就算再傻也明白过来了。阿妤,我知道身为皇子,难免你争我斗,我也不怕他与人争斗。但让我寒心的是他骗了我这么久,我嫁给他这么多年,每天都面对着一张假面,你说我能不惊悸吗?”

    沈妤低下头,眼波泛出几丝愧色。

    沈妘紧紧握着她的手:“阿妤,你告诉我,殿下现在的处境如何?”

    “姐姐不生殿下的气吗?”

    沈妘面色闪过几分无可奈何:“我的确是怨他,可是他毕竟是我夫君,是我孩子的父亲,我还是最担心他的安危的。”

    沈妤明白了,沈妘和大多是深闺女子一样,永远不发做到怨恨自己的丈夫,无论他做错了什么,她还是要为他担心。

    要让沈妘彻底对郁瑄寒心,除非触碰到她的底线。

    见沈妤犹豫,她又催促道:“你快说呀。”

    沈妤看着她的眼睛,一字一字道:“听闻阮昭容病重,卧床不起,太医院的太医都请去诊治了,病情却没有什么缓解,现在阮昭容是等死。”

    沈妘面色发白,手上的书一下子掉落在地:“是陛下?”

    沈妤点点头,低声道:“除了陛下,还有别人吗?”

    “陛下果然还是怀疑了殿下。”沈妤有些忧虑。

    沈妤淡淡道:“不是怀疑,是确信,只是隐忍不发而已。”

    沈妘神情悲悯:“那阮昭容的孩子呢?”

    沈妤道:“听闻陛下将孩子交给吴昭媛抚养了。”

    吴昭媛和阮昭容一样都是正二品,倒也够资格抚养小皇子。况且吴昭媛不争不抢,没有孩子,她一定会好好爱护小皇子的。

    当然,皇帝还可以让皇后抚养,只是皇帝到底还是不放心严家和各大世家。

    若是小皇子养在皇后身边,就等于半个嫡子,也就有了争夺皇位的资格。若是等郁瑄和景王斗的两败俱伤,有人存了捡漏的心思,让小皇子登上皇位怎么办?小皇子年纪小,不能处理朝政,难保皇后不会垂帘听政,还会有那些外戚权臣把持朝政,这绝不是皇帝想看到的。

    所以皇帝随便将小皇子丢给不受宠的吴昭媛抚养,扼杀了那些人蠢蠢欲动的心。

    但是他却不知道,阮昭容病重根本就是假的,只等着时机一到金蝉脱壳逃出皇宫。再过一段时间,小皇子也会‘病逝’,阮昭容就会带着孩子回慕容国了。

    沈妘不知道这些,问道:“那么阮昭容到底是景王的人还是殿下的人?”

    沈妤笑道:“这我就不清顾了。其实阮昭容到底是谁的人并不中重要,重要的是陛下怎么认为。”

    沈妘沉思片刻,道:“你说的不错,最重要的是陛下的态度。”

    沈妤宽慰道:“姐姐不要太过忧心,陛下虽然怀疑了太子殿下,却是没有要换太子的意思。再者,姐姐很快就会临盆,若届时是个男孩,那就是陛下的嫡长孙,看着孩子的份上,陛下也会对殿下既往不咎的。”

    沈妘请抚着高高隆起的肚子,勉强露出一抹微笑:“你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这样一想,她越发盼着这一胎是个儿子。

    “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了。听闻周家少夫人有了身孕?”

    沈妤笑笑:“是。”

    沈妘笑意温婉:“严姑娘不过比你大半年而已,却已经成亲,还有了身孕,顾王何时上门提亲?”

    沈妤笑道:“还需再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沈妘奇道:“还等什么?你今年已经十六岁了,年纪倒也不算大,可是顾王已经及冠一年,他愿意等么?”

    沈妤微笑颔首:“姐姐,他愿意等的,横竖宫里也不能催他成亲。”

    “祖母也答应了吗?”

    沈妤道:“若是祖母不答应,我怎么敢私自做决定呢?”

    沈妘嗔道:“你自作主张的事还少吗。你就是仗着祖母疼你,拿你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沈妤笑眯眯道:“这不也有姐姐的功劳吗?”

    沈妘看看舒姐儿,打趣道:“看来我今后要做一个严母了,免得舒姐儿将来和你一样,不让我省心。”

    郁瑄在门口站了一会了,恰好听到沈妘说起沈妤和顾王的亲事。本就心情郁郁的他,一股无名火从心底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顾王,又是顾王,沈妤是嫁顾王嫁定了吗?更让他惊怒的是,沈老夫人竟然也同意了。沈妘也知道顾王和沈妤定下终身的事,却是没有告诉他。

    在掀开帘子的那一瞬间,他又换成了一副如春风般温和的笑容,大步走进去:“宁安也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沈妤起身施了一礼:“姐姐就要临盆,我实在不放心,就只好每天过来。”

    郁瑄克制隐忍的目光在沈妤那张芙蓉面上扫过,笑道:“我每天都记挂着妘儿,只是近来公务繁忙脱不开身,忽略了妘儿。你们姐们一向关系亲厚,妘儿时常念叨着你。就如此,宁安何不搬过来住一段时日,也方便陪伴妘儿,免得她胡思乱想。”

    沈妤恭顺道:“宁安也想每时每刻陪在姐姐身边,只是这样会打扰殿下。”

    郁瑄抱起舒姐儿,朗声一笑:“这算不得什么打扰,剧烈妘儿生产的时间越来越近,有娘家人住在这里陪伴也实属正常,宁安不必拘礼。”

    他重视这个孩子,做出这个提议自然是为沈妘着想,同时他也想多见见沈妤。

    他被沈妤不着痕迹的拒绝,若是他看重尊严,就该暂时远离她,等大业成了再得到她。许是男人都是这样,越是得不到的越想得到,越是冷漠的女子却是想融化她。与其说他喜欢沈妤,不如说他的求胜心和占有欲在作祟。他认为,他看上了沈妤,沈妤就该属于他,越是倔强的女子,越是想造个金灿灿的笼子,就像养金丝雀一样,将她好好圈养起来。

    一直为他出谋划策的女子,这么与众不同的女子,他不能拱手让人。

    沈妤自然知道他的心思,他不想和他站在一个屋檐下,但是为了沈妘,她还是答应了。

    郁瑄笑道:“如此,我就放心了。宁安,妘儿就交给你照看了。”

    沈妤眉眼淡然:“殿下放心就是。”

    郁瑄点头,又坐到沈妘身边,关心了她几句。

    沈妘一想到他做的那些事,笑容有些不自然:“殿下最近一直在忙,怎么现在有空过来了?”

    自然是听闻沈妤在这里。

    郁瑄满脑子都是沈妤,哪里注意到沈妘细微的表情?他道:“有些事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,剩下的交给底下人做就好。最近没有怎么陪你,好不容易挤出一些时间,我自然要赶紧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郁瑄温柔的笑容,沈妘的心有些动摇。她微笑道:“殿下公务要紧,横竖我这里有阿妤和嬷嬷丫鬟陪着,无碍的。殿下莫要为了我耽搁了公务。”

    郁瑄笑道:“我知道妘儿贤良淑德,但在我眼里还是你和孩子更重要。”

    沈妘面色微红:“多谢殿下。”

    郁瑄状似随意道:“宁安,最近北缙三王子没有再去烦你罢?横竖在五公主和周王成婚后他就要回北缙了,这段时间你避着他些罢,免得他做一些不该做的事。”

    沈妤道:“殿下提醒的是。不过三王子很快就要离京,我想他也来不及做出什么事罢?”

    “凡事谨慎小心些总没错的。”郁瑄意味深长道,“说不定有人一时冲动就做错了事呢。”

    沈妤与他对视一瞬,明白了其中的含义。她移开了目光,笑了笑:“也有这种可能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话,房间里沉默了,郁瑄想再和沈妤说几句话,却不知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这时沈妤起身道:“殿下,既然我要在府上小住,陪伴姐姐,请容许我先回府告诉祖母。”

    郁瑄道:“你去罢。”

    沈妤行礼告退。

    帘子落下,阳光洒落进来,沈妤的衣角拂过门槛,似乎与阳光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郁瑄不敢再多看,抱着舒姐儿,哄道:“舒姐儿有没有想爹爹?”

    舒姐儿扭过头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郁瑄笑道:“生气了?”

    沈妘轻笑道:“她是怨殿下许久没有陪她玩了。”

    郁瑄揉揉她的脸:“等爹爹不忙了就带你去玩好不好?”

    舒姐儿回头看了他一眼,却仍是顾忌着面子道:“爹爹骗人。”

    郁瑄点点她的鼻子:“你这个鬼机灵,哄你却是越发难了。不然这样好了,你四叔无事可做,我让你带你去玩好不好?”

    听到郁瑄提起安王,舒姐儿顿时咧嘴笑了:“好。”

    沈妘知道安王真心喜欢舒姐儿,倒是没有怀疑什么。随口道:“安王是你弟弟,你怎么也不操心一下他的婚事?他这么喜欢舒姐儿,为何不快些娶正妃?”

    郁瑄十分无奈的模样:“我劝过他多次,他就是不肯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又逗的舒姐儿大笑。

    少倾,他放下舒姐儿,道:“说起亲事,你不替宁安想一想吗?”

    “殿下说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宁安和顾王。”郁瑄正色道,“京城一些流言我已然听说了,有人说顾王早就恋慕宁安,还有人说宁安和顾王两情相悦,就连父皇也听闻此事,还隐晦的问过我。”

    沈妘微惊:“陛下说什么?”

    郁瑄道:“父皇没说什么,不过我瞧着父皇话里的意思,怕是不太满意这桩婚事,否则他为何不招顾王进宫,询问他的想法呢?”

    沈妘心下微沉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郁瑄面色严肃:“妘儿,此事你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沈妘想了想道,“沈妤的确和顾王郎才女貌。”

    郁瑄心中冷笑,面上却是担忧之色:“你该知道顾王的身份,他的处境在宗室中很是微妙。说句大不敬的话,父皇看似处处优待顾王,实则无时无刻不在防备他。顾王的确出身高贵,仪表堂堂,可京城各府,竟无一人愿意将女儿嫁给他,你难道不知道为什么吗?若是再任由事情发展下去,就是将沈家置于水深火热之中。”

    沈妘越发担忧:“殿下所言,我自然是明白的,只是我不愿左右阿妤的婚姻大事,祖母也希望她高高兴兴,嫁给自己喜欢的人,不想让她抱憾终身。”

    郁瑄抓住了重点:“你是说,沈老夫人也同意了?”

    沈妘点点头:“祖母不愿逼迫阿妤嫁给她不喜欢的人。”

    郁瑄皱眉:“可是这事关家族安危,怎么能如此草率的做决定?”

    沈妘并不知道郁珩的真实身份,闻言轻声道:“祖母太疼爱阿妤了,舍不得她受一点委屈。”

    郁珩压制住怒火,淡淡道:“归根结底,还是宁安自己愿意罢?”

    沈妘又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也一样看着她任性而为吗?”

    沈妘叹了一声:“阿妤的性格一向如此,她做出来的决定谁劝也没用,胆子大得很,这一点殿下也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她以为郁瑄怕沈妤嫁给顾王连累他自己,并未想到他的龌龊心思。

    郁珩似乎真的有些生气:“她已经及笄一年,该懂事了,不曾想你们仍旧如此放纵她。”

    沈老夫人都同意沈妤和顾王在一起了,那他所做的一切算什么,他对沈妤的喜欢算什么?太可笑了

    这一刻,他萌生出一众沈家人和沈妘背叛他的错觉。

    “殿下,事情或许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,顾王一直安分守己的……”沈妘道。

    郁瑄道:“顾王安分守己并不妨碍父皇防备他。”

    沈妘还想说什么,郁瑄起身道:“关于北缙,还有些事要处理,你好好歇息,孤去书房。”

    沈妘柔声道:“殿下慢走。”

    少倾,春柳和春雪进来了,春柳将沈妘扶起来半倚在榻上:“娘娘,殿下生气了?方才我看见殿下的脸色不太好看。”

    沈妘道:“殿下处理政务,许是遇到了什么为难之事。”

    这样说着,她却是没有注意到,郁瑄第一次在她面前自称‘孤’。

    她也是左右为难,一边是疼爱的妹妹,一边是多年的夫君,她不想被迫选择。

    她以为沈家是郁瑄一派的人,沈妤执意和顾王在一起,会损害他的利益,他才生气的。

    若是她知道了自己的丈夫想效仿舜让姐妹俩一同嫁给他,她会以何种态度面对郁瑄呢?

    沈妤出了府,半路上郁珩却是突然闯进了她的马车,她也没有赶他出来。

    马车平稳行驶,很快就远去了。这时候,从一面墙后走出两人,正是五公主和纪晏行。

    纪晏行面色晦暗,盯着前面的马车。五公主心中欣喜,道:“你看的了罢,宁安郡主已经心有所属了,你为何还想着她,不是自讨苦吃吗?”

    </div>
彩票走势图 北京快3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万彩票网 500w彩票 <完美世界小说人物月禅>| <东方玄幻小说完本>| <重生小说排行榜>| <520免费小说阅读网>| <有声小说打包下载>| <97言情阅读小说网>| <军旅言情小说排行榜>| <刘猛小说txt下载>| <天天棋牌>| <免费全本穿越小说>| <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>| <完美世界小说txt下载>| <校园全能高手小说>| <58免费小说阅读网>| <无弹窗小说阅读网>| <东方玄幻小说完本>| <小说阅读网青春校园版>| <完美世界小说全文阅读>| <小说阅读网签约作家>| <exo小说阅读网np>| <都市言情小说排行>| <棋牌游戏>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