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阁 > 重生之侯门嫡妻 > 第二百四十三章 大喜之日

第二百四十三章 大喜之日

一秒记住【笔♂趣÷乐 www.texmedinfo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襄王的人笑容僵在脸上:“这话怎么说?”

    沈妤笑道:“殿下听不明白吗,那个自作聪明的人就是你啊。”

    襄王觉得心中一慌,面上却故作平静:“你想说什么?或者是在刷什么花招?我提醒你,你现在可是在我手上,根本就无法逃脱。”

    沈妤浅浅一笑:“是吗,希望殿下不要后悔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襄王道,“你到底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妤站起身,扬声道:“元骁,出来罢。”

    襄王一惊,抬眼望去,却看见一个身穿褐色窄袖劲装的男子飞身下来,手中拿着一把剑,拱手道:“郡主。”

    沈妤笑道:“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襄王面色一变,不敢置信:“你……你是怎么进来的?”

    此处如此偏僻,为了看住这个狡猾的女子,方圆百里都有人在守着,就算沈妤侥幸逃脱,也会很快被抓回来,更何况她根本就逃脱不了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元骁为何会到此宅院如入无人之境,明明此事他做的天衣无缝。

    他四下环顾,大声道:“钱六,钱六!”

    但是周围鸦雀无声,无人理会他。

    他意识到了不对,回头盯着沈妤:“我的人呢?”

    沈妤眉梢挑起:“你心里很清楚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们……”襄王仍是不敢置信,扫视着沈妤和元骁,“你是如何做到的?”

    沈妤看了元骁一眼,元骁道:“郡主,咱们的人都在外面等着,已经将这里控制住了,属下特来救郡主出去。”这样说着,他瞥了襄王一眼,“当然,其他人也任凭郡主处置。”

    襄王跌坐在椅子上:“沈妤,我是慕容国的亲王,你敢杀了我吗?届时破坏两国盟约,你要如何向大景皇帝交代?”

    沈妤低眉一笑,清妩婉约:“我既然能脱身,自然做的滴水不漏,就算你死了,也怀疑不到我头上。”

    襄王强坐镇静,冷笑道:“沈妤,你未免太过自信,我若是出了事,二哥不会善罢甘休,就算没有证据指认是你做的,大景皇帝也为了给慕容国一个交代也不会饶了你。”

    沈妤哂笑:“哦,看来襄王殿下很清楚,我不能杀了你是吗?”

    襄王道:“我相信表妹是个顾全大局之人,你现在可是楚王的未婚妻,一辈子都要生活在大景,两国结仇,于你有什么好处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一点我自然清楚,但是让我就这样放了你,委实是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襄王皱眉,警惕道:“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妤看着元骁:“既能惩罚一个人,又让他不敢说出去,有很多刑罚罢?”

    元骁了然,笑道:“只要郡主吩咐,属下自会让郡主满意。”

    沈妤微笑:“既如此,就将襄王殿下带下去罢,记着,一定要好好招待他。”

    元骁应了,挥挥手,几个护卫出现,直接拉起襄王,要将他带走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襄王死死盯着沈妤,“你的确是个聪明人,我败在你手上也不算委屈,只是我不明白,你是什么时候看穿我的计划的,我明明计划的这般严密。”

    沈妤轻嗤一声:“襄王殿下,你说你自作聪明你还服气,你以为我若是没有防备,敢光明正大的出府吗?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,我身上藏着这么珍贵的宝物,夜能安枕吗,为了我这条命,我自然要千防万防。你们从一年前就开始计划这一天了,同样的,自听闻你们要出使大景的第一天起,我就开始防备着。好在,你们没让我失望,也不枉我提心吊胆这么久。”

    襄王看着眼前玉面芙蓉般的美人,讥笑一声。沈妤居然也会提心吊胆吗,他算是看明白了,沈妤一早就挖好了陷阱,就等着他们掉下去呢。

    他喃喃道:“看来二哥说的不错,你果然是个狡猾多端的女子。”

    原以为她只是有些小聪明,她再厉害也不过是个女子,女子总比男子好对付,没想到是他们低估她了。

    沈妤徐徐道:“殿下,以后再下手的时候,可要想好万全之策,在没有完全了解敌人之前,不要轻举妄动。你们既然调查过我,就该知道我是什么人的,可惜啊,你太自大太自信了。”

    襄王闭了闭眼睛,恨恨道:“是我轻敌了,你要如何出这口气?”

    “很快你就知道了。”沈妤淡淡道,“好了,带他去罢,好好让他享受一番。”

    襄王张张嘴,一个字没出口,就被打晕扛起来了。

    元骁道:“郡主,主子正等着您呢。”

    沈妤颔首,抱起舒姐儿:“走了,跟姨母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出了这所宅子,在门外看到了被绑住的钱六和那个女子,还有不少黑衣护卫。

    钱六恨恨的盯着沈妤,好像要将她生吞活剥了。苏叶终于可以不必忍了,她拔出剑架在钱六的脖子上:“看什么?再看我将你眼珠子挖下来!”

    沈妤默不作声,任由苏叶处置此人。她讨厌被人威胁,钱六一个护卫,方才气焰如此嚣张,她自然要挫挫他的锐气。

    舒姐儿见此情景,一点也不害怕,还一脸新奇。沈妤捂住她的眼睛,温柔的笑道:“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抱着她上了马车。在帘子落下的那一刻,听到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车里的舒姐儿在听沈妤讲故事,对外面发生的事一无所觉。

    少倾,苏叶上了马车,元骁坐在车辕上驾车,调转马头。

    舒姐儿扒着窗子,依依不舍:“我还想出去玩。”

    沈妤笑道:“乖,下次再带你出来。”

    舒姐儿很是失望,抓起一块桃花酥塞进嘴里。

    紫菀一颗心一直提着,终于逃脱,她才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方才真是吓死奴婢了,幸好姑娘早有准备,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苏叶得意的笑笑:“傻子,你何曾见姑娘输过?”

    紫菀道:“我又不像你们习武之人一样大胆,总会害怕的。”

    当然,她最担心的还是沈妤的安危。

    “姑娘,襄王如此胆大妄为,咱们就这样放过他了?”

    苏叶也义愤填膺道:“就算姑娘杀了他,也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沈妤微微笑道:“杀了他只会打草惊蛇,我暂时不想引出来自慕容国的麻烦。更何况,襄王也算不上多恶毒。”

    苏叶吃惊:“他这样对您,还不算恶毒?”

    沈妤用帕子为舒姐儿擦擦嘴,道:“各为其主罢了,他对我们算得上手下留情了。”

    紫菀不解道:“您怎么还为他说话?”

    沈妤笑道:“他若果真是恶毒之极的人,就不该留怀庆公主的性命。既然他们和景王暗中结盟,杀了怀庆公主,破坏太子和南昭的结盟不好吗?但是他没有,反倒是信守承诺放了她。而且,他知道怀庆公主是个柔弱女子,派了一个女护卫送她回去。”

    苏叶恍然大悟:“他是了解钱六是什么德行,为了怀庆公主的安全,所以没有吩咐钱六做这件事?”

    沈妤笑着道:“是啊,他虽然是我们的敌人,但是内心深处还保留着一丝良善。因为各为其主,他必须全力帮平王做事,却又尽量不伤害无辜之人。”

    苏叶道:“他在魏贵妃身边长大,耳濡目染,却没有坏到家,也着实是难得。”

    “能在魏贵妃和平王手下生存,也着实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苏叶正色道:“但是他敢帮着平王对付姑娘,就是我的仇人。”

    沈妤道:“他这次的事情办砸了,你以为平王不会怪罪他吗?”

    苏叶一怔:“姑娘将襄王带走是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沈妤淡淡一笑:“看在他没有对怀庆公主下死手的份上,我姑且帮帮他。吩咐下去,一直关到慕容国使臣出京前一天再放他出来,表面上多给他身上添些伤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一来,平王就不会很怪罪襄王了,只会将所有的怒意转嫁到您身上。”

    沈妤满不在意道:“我们本就是仇人,他多恨我一些又何妨,更何况——”

    更何况,这也是为去慕容国做准备,于她而言,平王越恨她越好,届时他才会先出手对付沈妤。

    “原来您什么都想好了。”苏叶道。

    回到城内,天色已经不早了,是以沈妤并未去太子府,直接带舒姐儿回了沈家。

    为了不让太夫人忧心,沈妤没有将今日之事告知她,她只以为沈妤真的去太子府看望了沈妘。

    *

    驿馆。

    “哗啦”一声,舞阳公主将桌子上的白玉花瓶摔到地上。

    她表情狰狞:“四哥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,不但让沈妤逃脱了,还将自己搭了进去!如今,我们还要浪费时间去救他,早知如此,二哥就不该让他去做这件事!”

    平王也是心中郁闷,他起身踱步:“舞阳,他毕竟是你四哥。”

    舞阳公主鄙夷的哼了一声,明显不瞧不起襄王。

    “无论如何,还是要想办法救出死四弟,否则无法向父皇交差,届时父皇查起来,发现我们对付沈妤一事就不好了。”平王冷冷道。

    舞阳公主气呼呼道:“不用想就知道,四哥在沈妤手中,她会放过四哥吗?”

    平王心烦意乱:“若是沈妤够聪明,就该知道,襄王不是她能随意处置的。”

    “万一沈妤睚眦必报,一定要杀了四哥出口恶气呢?要知道,咱们要对付她的时候,可没打算手下留情。”舞阳公主嫌恶道,“二哥要不要去找沈妤谈判?”

    平王握了握手心:“先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二哥很快就要回朝了,此事可不能耽搁。”舞阳公主恨不得掐死沈妤,“没想到咱们有一天还会去求沈妤那个贱人,都怪四哥。”

    平王拳头握的咯咯作响:“求沈妤放人倒也罢了,关键是我们损失了不少暗卫,实在是可恨。”

    培养一个暗卫要花费多年时间,却一下子损失这么多,他怎么能不痛恨呢。

    舞阳公主气的跺脚,越想越不甘:“看来金麟令是无法拿到手了,对吗?”

    平王冷笑:“沈妤已经给了我们警告,先不要出手了。好在沈妤没有嫁给大哥,否则更难对付了。”

    大景人鲜少知道金鳞卫,但是慕容国皇室却是比较清楚,只是苦寻不到罢了。

    舞阳公主道:“父皇就是偏心,明明就是个病秧子,却费尽心思的保护他,亲自为他寻找支持者。好在沈妤看上了大景的楚王,才让那个病秧子失去一个助力。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她咬咬牙:“不对,不还有容家吗?没了沈妤,父皇就会考虑容家了,他定然会让容家女儿做太子妃,如此一来,容家定然会全力支持太子。”

    平王不耐道:“好了,你不要操心这些了,我心中有数。你和景王大婚过后,我就要离开大景,再不能护着你了。我给你留了些人保护你,你万事小心,不要冲动,明面上不要和沈妤对着干,明白吗?”

    舞阳公主不以为然:“我知道。我就不信了,我堂堂公主殿下,还斗不过沈妤?”

    “总之,不可轻举妄动。”平王警告,“嫁给景王后,你们就是一体的,他倒霉,你的日子也不好过。”

    舞阳公主撇撇嘴:“二哥放心,我记住了。我可是慕容国的公主,大景皇帝看在慕容国的面子上也会让我三分的。”

    总之,大景朝的皇后,她当定了,谁也不能和她抢!

    “你明白就好。”平王道,“这几天你老老实实的,准备着大婚罢。”

    半月后,景王和舞阳公主大婚。与此同时,两位公主出嫁事宜也准备好了,等大婚过后,就分别去往慕容国和南昭。

    两国结亲,自然是要昭告天下的喜事,因着一对新人身份尊贵,婚礼也十分盛大。

    宫里张灯结彩,布置的华丽喜庆,因着舞阳公主在宫中待嫁,沈妤又是她的表妹,是以一早沈妤就进宫陪伴她了。而沈妘身子也养好了,也同沈妤一同入宫。

    舞阳公主坐在梳妆台前,身穿着火红的嫁衣,一身锦绣,头戴着华贵的凤冠,衣服上缀满珍珠,用金线绣着花纹,和栩栩如生的凤凰,似乎展翅欲飞。这般璀璨夺目的嫁衣,映照的整个房间金光闪闪。她本就生的容色娇媚,这样的盛装打扮,更是美艳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身为魏贵妃的爱女,嫁妆也是极为丰厚,大景所有公主出嫁的排场都及不上她。

    事关皇家颜面,皇帝只能吩咐人多为寿宁、怀庆两位公主备些嫁妆,不能被慕容国比下去。

    舞阳公主心中得意,但是一看到沈妤,就想到了还未找到的襄王,一张花容月貌的脸沉了下去。
彩票走势图 北京快3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万彩票网 500w彩票 <59燃文小说阅读网>| <完美世界小说人物月禅>| <玄幻小说完本下载>| <已完结免费小说阅读网>| <58免费小说阅读网>| <exo小说阅读网超能力>| <exo校园小说阅读网>| <高h禁忌恋txt小说下载>| <棋牌游戏>| <完结全文阅读小说网>| <豆豆小说网 言情小说>| <棋牌游戏>| <80%好评>| <斗牛棋牌>| <免费全本小说txt下载>| <520免费小说阅读网>| <小说教育网作家中心>| <斗牛棋牌>| <人皇 笔趣阁>| <全本小说免费阅读txt>| <棋牌游戏>| <小说阅读网作者专区>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