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阁 > 重生之侯门嫡妻 > 第二百四十六章 杀人夺女

第二百四十六章 杀人夺女

一秒记住【笔♂趣÷乐 www.texmedinfo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郁珩道:“原想去看你,但是听闻你去了太子府,察觉到似乎要下雨,索性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拿着帕子要为她擦拭发上的雨水。

    紫菀和苏叶眼观鼻鼻观心,暗暗笑了,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见有人在,沈妤有些不好意思,微微侧头躲过:“这种小事让紫菀做就可以。你可是堂堂亲王,怎么能做这些?”

    郁珩唇角微弯:“我喜欢。”

    沈妤面色微红,抢过他手上的帕子,递给紫菀:“不劳烦殿下。”

    郁珩轻轻一笑,随她去了。

    他本就生的美如冠玉,这一笑仿若天上皎月,冰上白雪,优雅又蛊惑人心。沈妤暗道,薛恬如如今要嫁给他只是冲着他的身份去的,若是有一天看到他这幅容貌,只怕更会要死要活的嫁给他了罢?

    有高贵的身份和出色的容貌,追逐他的姑娘定然如过江之鲫,届时她的对手可多了。

    郁珩笑道:“阿妤为何盯着我看?”

    沈妤轻咳一声,以作掩饰:“没什么,就是想到了大姐。方才出府的时候,遇到了吴惠然和郑盈绣,那点心思都写在脸上了。虽然大姐没说什么,但我还是怕她会难过。”

    郁珩皱眉:“你又遇到太子了?”

    沈妤一怔:“……是。”

    郁珩笑容冷嘲:“每次都如此巧。”只要沈妤一去太子府看望沈妘,郁珩十有八九会出现。

    沈妤心知他又打翻了醋坛子,无奈的笑笑:“他有意出现,我总不能将他赶出去,否则大姐会怎么想?”

    郁珩淡淡道:“他到底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妤目光盈盈:“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舞阳公主的确是个蠢人,利用起来倒也不算困难,但景王不是好对付的。”

    沈妤笑道:“这就是太子要考虑的了?”

    紫菀和苏叶听着两人的对话,心中纳闷,不知道两人到底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马车停在了定远侯府门口,沈妤脱下外衣递给他:“好了,我到家了,你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郁珩掀开帘子,看见外面的绵绵细雨和朦胧的景色,不敢置信道:“下着雨我去接你,你却要我回去?”

    沈妤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眉眼染上笑意:“不然你坐着沈家的马车回去,明天再让人送来?”

    郁珩落下帘子,依旧坐在马车里:“这么冷的天,我总要讨你一杯热茶再走罢?”

    这就是不肯现在回去了。

    沈妤抿唇一笑,颇为无奈,给苏叶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苏叶冲着门房挥挥手,门房知道沈妤回来了,立刻把门打开,马车进了大门。

    沈妤道:“我先去见过祖母,苏叶,你带着殿下去青玉阁。”

    郁珩满意了,悄悄勾勾她的手指:“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沈妤不理会她,整理下衣服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沈妤才回到青玉阁,原以为郁珩已经等的不耐烦,谁知他还安然自若的坐在窗前。

    这时候,雨已经停了,但还是迷迷蒙蒙的,再加上天色渐晚,反而更成了一种独特的景致。

    沈妤走过来,把窗子关上:“你身子不好,为何要坐在这里吹风?”

    对于她的这句话,郁珩有些不满:“谁说我身子不好?”

    沈妤忙改口道:“我只是怕你着凉。”

    郁珩觉得他不该让沈妤误会,道:“我没有外面传言的那么病弱,只是为了让某些人放心罢了。既是做戏,自然要做全套,所以我还是会每天让人熬药的。”

    沈妤打量了他一下,点点头:“原来如此,只当是调理身体了。听闻你母亲体弱,所以生下你没多久就崩逝了,难怪襄王他们都觉得你是病秧子。不过这样也好,可以让他们放松警惕。”

    虽然郁珩并不是什么病秧子,但较常人比起,还是弱一些的,碍于他身为男子的自尊心,沈妤就不拆穿了。

    郁珩不知道她脑袋里的弯弯绕绕,声音幽怨道:“你怎么去了这么久?”

    沈妤有些愧疚:“我陪着祖母说了会话,又用了晚膳。”

    郁珩叹道:“我等了你这么久,没想到你却把我冷落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沈妤这才想到什么,轻声道:“你冷不冷?”

    郁珩神色幽幽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沈妤笑笑,吩咐了紫菀一些话,又道:“准备些吃的。”

    很快,云苓就提着食盒过来了,拿出里面的饭菜摆在桌子上。因着不能让别人知道郁珩在这里,所以只能悄悄地去厨房拿来。

    紫菀推门进来:“姑娘,这是从许公子住过的院子找到的,看起来应该是新的。”

    沈妤从紫菀手中拿过那件青色长衫,抿抿唇道:“殿下若是不嫌弃,就凑合着穿罢。”

    郁珩想到许暄和曾经爱慕过沈妤之事,迟迟没有伸手去接。

    紫菀以为郁珩是嫌弃衣服被人穿过,忙解释道:“殿下,许公子在府上住的时候,太夫人吩咐人准备了许多穿的用的,可是许公子大多时候穿的事自己带来的衣服,奴婢特地检查过了,这件衣服是新的,没有被人碰过。”

    沈妤笑笑:“你不想穿就算了,就这么冷着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将手缩回去。

    郁珩及时握着了她的手腕:“我去去就回。”

    说着,深深看她一眼,去了屏风后面。

    一刻后,他才出来,面色却是不好看。

    沈妤还是第一次见他穿青色的衣服,不由笑了:“不错,倒是很合身。”

    而且多了几分烟火气,比以前多了几分温雅。

    闻言,郁珩脸色好看一些了,只要不丑就好,他可不想在沈妤面前丢脸。

    沈妤笑道:“用饭罢。”然后吩咐紫菀几人下去。

    只剩下两人,郁珩这才放开,执起筷子。

    沈妤陪在他身边,突然道:“你今天去太子府并非是临时起意罢?”

    郁珩并未隐瞒,点点头:“是,我一直在找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挑衅太子?”沈妤眼尾挑起。

    郁珩握着筷子的手僵了僵:“我只是想让他认清自己的身份,也认清我是什么身份,不该想的事不要想。”

    沈妤轻叹一声:“太子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沈妤摇头,神色怅然:“我只怕姐姐会伤心,还有舒姐儿,他毕竟是舒姐儿亲生父亲,若是有一天他死在我们手上……”

    即便她知道郁瑄不是什么好人,但是面对沈妘和舒姐儿时候不免会心存愧疚。

    郁珩似笑不笑:“不是还有安王吗?”

    沈妤诧异:“你这都知道?”

    “听闻你近来在查安王之事,查他和太子妃有何交集,我就想到了。”

    沈妤道:“那你觉得安王如何?”

    郁珩却是嗤笑一声:“算是个好人罢。”

    沈妤哭笑不得:“哦,听你这话的意思,倒是对安王颇为不喜?”

    郁珩慢慢道:“阿妤,安王不是傻子,相反他还有几分小聪明。他多年来与郁瑄交好,真的是手足情深吗?不,他其实早就看清了郁瑄的为人,之所以故作不知,只是为了心里那个人罢了。可是到了现在,他明明知道太子妃留在郁瑄身边不会幸福,甚至以后还会成为一对怨偶,就像康和帝和严皇后一样,同床异梦互相防备,他仍然只是把自己当做一个看客,置身事外的模样,难不成他多看太子妃几眼,一切问题就能迎刃而解吗?郁瑄能纳了吴惠然和郑盈绣,登基之后定然更是美人无数太子妃不会好过,届时他只能看着,那么他再心悦太子妃又有何用?”

    沈妤不赞同道:“他能一直对一个嫁为人妇的女子不改真心,已经很难得了。毕竟他和太子是多年的兄弟,总不能太冲动,做出逾矩之事,这样对大姐的名声也不好。”

    郁珩不以为意道:“不过是他太懦弱罢了,总是顾忌这个顾忌那个,他明知道郁瑄是什么样的人,却始终不想办法让心上人脱离苦海,重新开始新的生活,那么他的一片痴心只是个笑话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这样认为的?”沈妤犹疑道,“你觉得若是喜欢的人嫁为人妇过得不好,就要想办法把她带走吗?”

    郁珩突然握住她的手:“我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你过得不幸。”

    “那,你前……”说到此处,沈妤立刻止住了。

    “阿妤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妤摇摇头,兴许因为前世陆行舟太会伪装,人人都觉得陆行舟对她爱若珍宝,所以郁珩才没有察觉到她的不幸罢?

    是啊,就连她自己都觉得陆行舟对她一往情深,她如何指望别人救她呢?但,前世有些事她始终还是不明白,只是不知道从哪里寻找答案了。

    她道:“若我被人害死了,你会如何做?”

    郁珩哑然:“为何这么问?”

    沈妤道:“我昨晚做了个梦,梦见我被亲近之人害死了。”

    郁珩神色不虞,握着她的手越发紧了,认真的道:“我怎么会眼睁睁看你被人害死?若真有人这么做,我定然会不惜一切代价让他们给你陪葬。”

    “若害我之人身份很高呢?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会为你报仇。”

    “如何报仇?”沈妤道,”难不成你能放弃自己所有的一切?”

    郁珩眸光冷漠:“没了你,我拥有再多又有何用?大不了同归于尽。”

    沈妤望进他的眼睛,眼睛有些酸涩。少倾,她眨眨眼睛,笑道:“这话你可千万不要让你父亲听到,你可是一国太子,身上承担着重任,怎么能为了一个女子不管不顾呢?”

    郁珩声音低沉:“只要你一直在我身边,我自然不会做出那么疯狂之事?”

    沈妤低下头:“阿珩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回想起前世之事,她觉得自己好可笑,好愚蠢,放着这么好的人不喜欢,却被陆行舟骗的团团转。她怎么会那么蠢?

    郁珩不知道她心中所想,只是觉得她突然情绪低落。挑眉笑笑,戏谑道:“如此感动吗,打算如何谢我?难不成你要像话本子写的那样……”

    沈妤一下子推开他,嗔道:“吃你的饭。”

    郁珩笑容越发浓郁,沈妤看着他的侧脸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郁珩在这里用了饭,磨蹭了许久,直到沈妤以要休息为由赶她走,他才不情不愿的离去。

    沈妤面上嫌弃,心里我却是觉得甜甜的,只是一想到前世之事,心里就想被一团棉堵住了,难受得紧。

    或许,她有机会再问问陆行舟?

    到了子时,沈妤才沉沉睡去,翌日天才亮,就被紫菀叫醒了。

    沈妤怔了怔,才坐起身:“发生了何事?”

    紫菀脚步匆忙的走过去,掀开雨过天青色的帐子,面色震惊:“姑娘,兵部尚书家的幼女失踪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沈妤仍是睡眼惺忪,但脑子确实清醒了。

    “姑娘,昨天晚上,冯尚书的嫡幼女被人掳走了,第二天冯夫人见奶娘迟迟不带着冯姑娘过去,便亲自去女儿院子里寻找,却是发现嬷嬷丫鬟们都断气了,姑娘却不见人影,冯夫人立刻告知了冯尚书,赶紧派人去京兆尹衙门了。现在衙门外围了不少人,听说冯夫人哭的差点晕过去,在衙门前不肯走,非要等到京兆尹把女儿找回来。”

    云苓端着水进来,闻言,也满面惊诧:“冯姑娘今年才六岁,是冯夫人和冯尚书的老来女,对女儿十分宠爱,旁人为了与冯尚书交好,故意让自家夫人与冯夫人亲近,连带着也讨得冯姑娘喜欢,谁会伤害她呢?”

    沈妤怔忪许久:“苏叶呢?”

    正说着,苏叶就跑进来了,在沈妤耳边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沈妤抓着锦被,冷笑道: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紫菀和云苓一头雾水,苏叶低声道:“不知道冯姑娘被带到了何处,但是以她的恶毒的性子,冯姑娘怕是凶多吉少……”

    沈妤黛眉拧起:“我真是又一次见到了她的胆大妄为。”

    不敢想象,以舞阳公主对沈妘和沈妤的憎恶,若是舒姐儿落到她手上,会是什么下场。

    苏叶道:“是啊,直接派人深夜潜入人家府邸,杀人夺女,不但胆大妄为,而且心狠手辣。”

    默了默,沈妤道:“服侍我梳洗,我一会去瞧瞧。”
彩票走势图 北京快3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万彩票网 500w彩票 <波克棋牌>| <完美世界最新章节>| <豆豆小说阅读网古灵>| <免费小说阅读女生版>| <斗牛棋牌>| <棋牌游戏>| <258全本小说网>| <莽荒纪快眼看书>| <完美世界人物原画>| <免费全本穿越小说>| <bl高h文 书包网>| <完美世界最新章节>| <有声小说>| <大主宰txt全集下载>| <78免费玄幻小说阅读网>| <莽荒纪快眼看书>| <混沌剑神>| <混沌剑神>| <免费小说阅读网全本>| <小说网txt免费下载>| <高h禁忌恋txt小说下载>| <女生小说>|